“嘉扬!走了!”队友们在召唤自己的队长了,球赛打赢,他们要去学校外面的餐馆庆贺。

    程嘉扬答应了一声,对弯弯说,“跟我去吃饭吧,吃完一起回家?”

    “这个……我要给妈妈打个电话!”她好像还从来没单独在外面吃过饭呢,就算不和爸爸妈妈一起,也定有左胖陪着的,今天真是自由到了极点啊!

    “嗯!打吧!”程嘉扬拿出一个手机给她。

    那会儿学生拿手机的人还很少呢,弯弯拿在手里,不知怎么用,程嘉扬一笑,拿回来帮她把号码拨好才还给她。

    和理科状元在一起吃饭,所在地又还是全国最好的大学,妈妈自然是同意了,只不过,她吃得却并不安心,心里好像总挂着个什么事儿似的,之前是有激烈的球赛吸引她,现在静了下来,便觉坐立不安的。

    既然是庆功,免不了要喝酒的,大学的男孩都开始喝酒了吧?可弯弯还是高中生,一时无法适应这个场面,无论别人怎么说,她一滴酒也不敢按沾,如果被左胖知道自己在外喝酒了,不劈了她才怪!

    还好程嘉扬一直护着她,把所有的劝酒都给挡了,也看出来她不喜欢这样的场合,饭也没吃,便中途带着她回家了。

    回到大院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秋夜的风,有点凉。

    弯弯身上披着程嘉扬的外套,大大的,随着她走路的节奏,衣袖前后晃荡,愈加显得走在高大的程嘉扬身边的她个子小巧。

    他的外套,有着陌生的,成年男子的气息,夜风中将她围得密密实实的,仿佛一双臂膀,将她抱得很紧很紧,透不过气来。

    她的脸,在这样的陌生里,始终可爱地红着,一路浑浑噩噩的,低着头,踢着脚下的小石子。

    周围好安静,她觉得该说点什么才不至于那么尴尬吧?可是,在程嘉扬面前,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程嘉扬也没说话,眉头微锁,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

    他一定在想自己的心事……

    她默默揣测,觉得他双眉微蹙的样子很好看,很有男子气。

    不知不觉走到了她家门口,她将外套取下来还给他,红着脸说了声,“嘉扬哥再见!”扭身便跑进了屋,身上似乎还留有他外套的气息,一直到跑进了自己房间,也久久不曾散去。

    程嘉扬手拿外套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在两人都离开以后,一个人影从夜来香花丛中出来,是左辰远,看房归来的他,已经在秋千架旁等了她很久很久……

    远远地凝望她的窗,原本漆黑一片,此时灯光已亮,淡蓝色的窗幔上印出她的身影。

    他可以去敲敲窗,然后在她开窗的时候翻进去,可是他没有,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回家。

    风起,他回眸,秋千架在风中微微摇晃,他忽然想起,这架秋千已经许久没有人坐了,自从他们长大……

    而那些夏夜里繁茂的夜来香也已开进了繁华,季节的更替,不过岁月的枯荣……

    回到家里的他,端坐在窗前的书桌旁,他面前的窗台上,搁着一盆金桔,已经结了果,果子青里泛黄。

    辰安进来,很是诧异,难得见到哥哥发呆的时候,“哥,你盯着那金桔发什么呆?谁要吃你的?”

    他没有吭声。

    待辰安取了东西出去以后,他才摘下一个未曾熟透的果子,扔进嘴里嚼,又酸又涩,他也没吐出来,拧着眉,鼻子眼睛移了位,咬牙道,“我好不容易养大的果子,眼看要熟了,怎么能让别人摘了去?”

    正想着,身后传来脚步声,他以为又是辰安,没搭理,却不曾想,一本翻开的作业本摆在了他面前,上面的字迹工工整整,无一处涂改。

    熟悉的字迹让他心中一跳,分明已乱了分寸,却强做镇静,最要命的是他嘴里金桔的味道,酸得他五官变形,现在却要在极短的时间内让五官归位……

    “弯弯……”他强作欢颜,满嘴都是又酸又苦的味道。

    “左胖……”她站在他面前,像个犯错的孩子。

    回家以后的她,心里悬挂着左胖搬家的事,终不甘心,拿了更正簿再次来到左家,以此为借口来探听虚实,甚至忘记了自己原本是要给他颜色看看,让他记住她才是主子这一大事,心里只想着,如果她认真写作业认真考试可以换得左胖不搬家,那她以后一定不偷懒了!

    他假装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和从前一朝她温和地笑,“更正完了?我看看!”他静下心来,一道一道题检查,这一次的更正,却是比从前任何一次都完美,是因为有程嘉扬这个高考状元的指导?

    他把本子合上,笑着赞许,“不错啊!做得很好!”

    她凝视着他,心中升起离愁,他怎么这么好脾气?怎么不骂她了?也不生她的气吗?也许是因为要搬家了,所以才这样的吗?

    耷拉着脑袋在他身边坐下,嘟哝着问,“左胖,我听钟柯说家要搬了?”

    “嗯,是啊!”他答得云淡风轻,“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所以没告诉你。”

    原来是真的……

    她本来还想会不会钟柯胡说八道呢!

    她第一次尝到离别的滋味,心里酸酸的,十分难受,好像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左胖,你新家在哪里?离这远不远?”如果不远的话,还是可以一起上学一起回家的……

    “远!可远了!要转三次车!”

    “啊?”她绝望了,抬起头来,明亮的大眼睛里,水珠盈然,灯光下如钻石般闪亮。

    他狠狠心,逼自己假装没看见,朝她一笑,明知故问,“怎么了?”

    她缓缓低下头去,鼻尖酸酸的,声音也闷闷的,“没什么……我……我先回家了!”

    “好的!明天要上学,早睡早起!”这也是他平日里常跟她说的话,就像她的家长……

    她头也不抬地跑了出去,心里难受死了,她必须逃跑了,再不跑她就要在左胖面前哭出来了,话说她陆恩慈的人生里,还没流过几次泪呢!她不要这么丢人!

    可是,才跑出左家,她的眼泪就控制不住了,躲在墙角里默默嘤嘤地哭了起来。臭左胖!讨厌的左胖!她这么难过,他这么却像没事人儿一样呢?还是因为他是男生,所以心肠硬一些?或者,他认为虽然搬了家,他们也是同班同学,天天还能见面,所以没啥大不了?

    但是,这完全不一样啊!天天见面的同学有好几十个,和她住在一起的左胖却只有一个呢!

    她没有看见,某人跟着她一起出来的,将她在角落里哭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却生平第一次没有上前安慰她……

    那天回去,弯弯想了很久,决定要送给左胖一份礼物,而且不是商店买的,必须得自

    己亲手做的才算有意义,可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该送他什么,她不是一个擅长手工的人啊!

    最后,她想左胖不是特爱看书吗?那她可以送给他一枚书签!

    她认为这是一个极好的主意,大院里有一棵古银杏树,如今正是落叶的季节,那一片片扇形的树叶都成了金黄色,可漂亮了,用来做书签一定美极了!

    于是,某个清早,天还没亮透呢,她就在闹钟的催促下起床了。

    她可是从来就没有这么早起过床的。平日里尽管每天都闹了闹钟,而且闹钟还每过十分钟都想一次,她还是要等到左辰远来敲她的窗,在外喊着,“弯弯,再不起来迟到了!”才能起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