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一念暗想,你还下午呢,我挨着的时候文件才出炉,还是热的呢……

    “也不知这局长怎么想出来的馊主意,一定是脑袋被门夹了!不,要不就是老年痴呆犯了!”那女孩见她只是笑,不搭腔,也没了趣儿,自顾自地嘀咕。

    “老年痴呆?”童一念怎么也无法把陆向北那只狐狸兼白眼狼和这四个字挂上钩。

    “难道不是吗?当局长的哪个不是老头啊!要不就是半老头!”女孩看上去才二十出头,风华正茂的,大约看四十左右的男人都是老头……

    可是,陆向北像老头?

    正想着,教室里突然安静下来,有人低声道,“来了来了!”

    来了?童一念往门口看去,只见从门口形象高大,帅气亲和地走进来的制服男,居然是……陆向北……

    而后,讲台上,陆向北则展开他万人迷的微笑,自我介绍,“大家晚上好,在下陆向北,将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和大家每晚在此相聚,希望每一个夜晚都是难忘的!”

    旁边的女孩顿时失声轻叫,“啊!他就是陆局长?这么帅这么年轻?”

    更有人低声议论,“咦,局长亲自来给我们上课?局长有这么清闲的吗?”

    “肯定不是局长!局长怎么会来上课?”

    她的无名之火不受控制地便唰唰往上窜,完全忽略了“局长为什么要来上课”这一奇怪现象,只觉得岂有此理!明明他也是来交警队的,居然不捎她一起?还卖帅地对她喷了尾气就走?

    这个念头一出,她自己也惊了一跳,她为什么要这么想?难道她会坐他的车?可是,这个念头确实实实在在么有任何征兆地就从心里窜了出来……

    也许,在她的理念里,陆向北就该是这样的,求着她,赖着她,然后她再无情地拒绝,尖刻地讽刺……

    这好像才是他们的模式……

    接下来的时间里,陆向北说了什么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见他在上面神采飞扬,滔滔不绝的,而她的思绪早已飞远。

    仿佛又回到了童氏会议室里,陆副总也是这样,指点江山,风度翩翩,举手投足充满王者气质,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言简意赅,极具感染力……

    她托着腮,心头漫上一浪一浪的哀伤,时空交错,已不知自己身处何处……

    忽的,感到眼前突然放大的人影,随即,他的声音也清晰起来,“这位女士,请问如果是你,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她恍然回魂,他在问她……

    可是,他刚刚说了什么?

    她喉咙有点干涸,舔了舔唇,索性板着脸,“我不知道!”

    他笑而不语。

    凝视了她一会儿,转身,继续开始讲课。

    身边的年轻女孩拉了拉她,眼角全是好笑的神情,“你也看傻了?陆局长真的好帅是不是?”

    “什么看傻了?”她完全不知这女孩在说什么。

    “你刚才啊,一直盯着人家陆局长看,眼神都看痴了,只差流口水出来,还说不傻,要不,人家陆局长问你的问题是他前一秒才说了答案的,你都不知道?”那女孩揶揄地笑,然后又表示理解,“不过,咱陆局长这么帅,看傻了也很正常,对了,我叔叔的表弟的侄儿和陆局长是一个办公楼办公的,我们可熟了,要不我介绍你和陆局长认识认识?”

    咱陆局长?很熟?很熟干嘛还坐在这里上课?

    童一念瞪着这女孩,不过,马上释然了,她跟他更熟,不也坐在这里上课?

    还叔叔的表弟的侄儿……

    如果她告诉这女孩,陆局长背心有一颗红色的痣,大腿内侧有指甲大小青斑,这女孩会是什么反应?

    她再次陷入失神的状态,是啊,她对他如此熟悉,熟悉到对每一处了如指掌,可是那又怎么样?到头来,不过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可她,为什么总做不到淡定呢?为什么一看到他心里就冒刺,刺得发疼,然后非要狠狠刺一刺他才舒服呢?

    她自我审视,其实,她也并不总是一只小刺猬啊……

    就连对小妈和一菱,她都能做到忍让,甚至在如此艰苦的时刻,担负起对她们的责任,更不用说康祺他们了,在他们面前,她童一念其实是乖顺的兔子,偏偏的,只要在他面前,浑身的刺,就竖了起来……

    这样的状态,真的不是她想要的……

    叹了口气,开始专注于听他的课,就当他是老师和局长吧……

    一旦静下心来,才发觉他的课也是讲得极好的,并非教条式地念读那些规则,而是引经据典,口若悬河,外加适时的幽默和他极富感染力的声线,这堂课在结束的时候,竟然博得满堂喝彩……

    “我敢保证,长此以往,违反交通规则的人会越来越多,尤其是女孩,只为来此听陆局长一堂课!”旁边的女孩兴奋地鼓着掌说。

    九点半。

    童一念看了眼手表,交警队门口等出租的人n多,她不敢朝人多的地方去挤,远远地站在一边,且有意无意地护着自己的腹部。

    她看着那些等出租车的人群,不禁望洋兴叹,不知到十点钟她能不能搭到一辆车……

    正惆怅,身边多了一个人,她侧目一看,是小杜……

    “夫人……不,童女士,陆局有请。”小杜有礼貌地陪着笑,在“夫人”和“女士”两个称呼上徘徊。

    “对不起,请转告你们局长,现在是下课时间,不用再考勤。”伸手不打笑脸人,跟路某人的冤仇没必要强加到无辜的人身上来,上一次已经把小杜搞得头大了,所以,这一次,虽然话撂出来磕人,但态度还算和蔼。

    “可是……童女士,如果你不过去的话,我就要挨批的哎,你也知道了,陆局刚上任,我这小司机当得可真不容易,又摸不着他的性子,成天提心吊胆的,只怕做错事,童女士,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童一念斜眼看着他,难道是因为跟着陆向北,所以近墨者黑,连带着也变得死皮赖脸了?

    她心里暗哼了一声,“还不走?”

    小杜大喜,立马在前面带路,领着她来到停车场尽头,不起眼的角落,停着他的奥迪。

    小杜给她拉开车门,请她上车。

    驾驶室里的他,还是一身制服,肩章闪亮。

    她犹豫着要不要上车。

    “上车吧,我本来也不想载你,但是现在车这么难搭,我怕你背后又骂我。”他轻描淡写地说。

    他的意思是,她想多了?

    可是,他又怎么知道她为了饭店门口搭车的事心里骂他了?

    想了想,还是上了车,依陆向北这性子,在这城里,要想不和他碰面,那是不可能的了,与其花时间来生气,来玩扭头就走的那套游戏,倒不如泰然和他相对,看他到底想玩什么!

    小杜把门关上后,自己改上了2号越野车,陆向北则一言不发,开车了。

    他不说话,她自然也不会说的,车,便一路开进了童家。

    她沉着脸,打开车门下车,以为他会就此离去,没想到却响起两声关车门的声音,讶异地回头,他居然也下车了……

    “你想干什么?”她警惕地问。

    “我来取点东西。”他居然死不要脸地就堂而皇之往家里走。

    “陆向北,你给我站住!”她真的觉得这个人脑袋有问题,要么就是她自己的脑袋有问题了,这种时候,他居然还敢往家里走?

    她冷笑着走近他,“陆向北!我真佩服你的勇气!你就不怕我爸爸的魂魄在家里看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