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这样的他,和她。

    他们今天都失控了。他固然,而她,想来也好笑,好像昨天自己才信誓旦旦说了不在乎,说了学会忽视和忘记,可今天居然像个泼妇一样逼他……

    这不是她,一定不是……她喝多了,才会这么不受控制……是的,一定是……她给自己找到一个很好的借口……

    头依然痛得要爆炸一样,她用力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无意识地,陆向北吻着她额头时那软软的暖暖的感觉又在她皮肤上爬行,她闭上眼,回忆着,好像刚才他吻她的时候,头真的一点也不痛……

    停!

    在她快要沉湎于这样的回忆时,她及时强迫自己悬崖勒马,她不可以再想下去,这样的温柔,她要不起!既然要不起,就不要抱太多的希望!今天的她已经不正常了,不能再继续下去!

    可是,她不否认自己对如娇的好奇心。如娇,显然是他最重要的人,他说她死了,什么时候死的?又是怎么死的?她心中画满了问号。

    很少一个人在陆向北的办公室滞留,她脑中灵光一闪,不知道办公室里会不会有线索?

    从沙发到他的大办公桌,她几乎是扑过去的,手忙脚乱地在他的办公桌抽屉里翻来覆去地找,结果当然什么都没找到,然而,却发现了一份新做好的计划,正是关于城东那块地的……

    她不禁皱眉,该死的陆向北,这个计划明明已经做好了,为什么还要她再做?简直是耍着她好玩!

    正咬着唇在那生闷气,办公室门被推开了,童一念闻到一股馄饨的香味,不禁努力吸了吸鼻子。

    颐朵却误将她的动作理解为感动,把馄饨放到她面前,赶紧撇清,“喂,别感动啊!是你家陆先生交代我去买的!”

    陆向北?那样盛怒下的他还记得她一大早起来就没吃过东西?

    她确实饿了,恼恨陆向北犯不着拿自己的胃出气,她先喝了一小口汤,入口鲜美无比,连头痛都有所缓解,顿时胃口大开,用调羹舀了个馄饨来不及吹冷就往嘴里送。

    颐朵急得跺脚,“你慢点啊!小心烫!”

    果然烫!吃进去了又舍不得吐出来,她呼哧呼哧的,一边吐气,一边让馄饨在嘴里面翻滚。

    颐朵看着她无奈地摇头,眼神里多了几分暧昧的促狭,“你这猴急的性格啊!难怪你家陆先生脸上会有个印章……”

    该死的颐朵,又想到哪里去了!

    她翻了翻白眼,“你让不让我好好吃东西了?”

    颐朵吐了吐舌头,笑,“当我没说!当我不存在……”

    “出去!”她皱着眉,还没追究这丫进来不敲门的过错呢……

    颐朵嘻嘻笑着施施然出了办公室,而她,则好好地享受了这一碗馄饨,其他的事情都等她吃完馄饨再想吧……

    她必须记住,自己是童一念,对生活没有太多苛求的童一念,从不强求,也不争取,她必须把自己小心翼翼地包裹起来,蜷缩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这样才不会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