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到这里,思思突然眨巴着眼睛开口,“麻麻,外婆是什么啊?”

    闻言,梵小桡怔了一下,而后轻声开口解释,“外婆啊!妈妈的妈妈就是外婆。”

    “哦!那麻麻,我肿么都木有见过外婆啊?”

    抬手,将思思额前散落的碎发拨至脑后,梵小桡轻声开口解释,“因为思思的外婆啊去了很远的地方,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

    说着她拍了拍思思的小胳膊,“乖,快睡。”

    说着她继续开口讲,““我会做好所有的事!”小红帽对妈妈说,说完就和她拉拉手告了别。外婆可是住在村外的大森林中,离村子有半小时路程呐。小红帽一走进森林就碰着一头狼,可她却不知道这是一种多么凶残的动物,因此并不怕它……”

    讲到这里,梵小桡看着躺在床上,呼吸平稳的念念思思,直到两人已经睡着了,她起身,抬手替两人捏好被角,而后向外走去,出去的时候动作极轻的替两人关上了房门。

    回到卧室的时候穆泽城并不在里面,不过浴室里面却是传来了水流声。

    听着浴室里面的水流声,梵小桡的脸颊不由得红了起来,赶紧抬手,拍了拍自己有些发烧的脸,上床从一旁床头柜上拿过一本书。

    耳边回荡的是浴室里面的水流声,她看了半天却什么都没有看进去,脑子里一遍遍的回放着穆泽城现在的样子,他此刻定然是全身*的站在蓬头下,水流从他的发梢一直向下,滑过脸颊,滑过脖颈,滑过胸肌,滑过腹肌,一直向下延伸,直到……

    想到这里,她的脸突然爆红了起来,因为脑子一直在跑神,所以她连穆泽城是什么时候出来的都不知道。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穆泽城一张脸就在她不远处。

    她吓了一跳,不由得“啊”了一声,反应过来之后,没好气的开口,“你干嘛离我这么近啊!吓人吗?”

    听见她的话,穆泽城耸了耸肩,一脸无辜的开口,“这就要问你自己了,想什么呢,脸都红了。”

    说着他低头,看了一下她手中的书,好意提醒,“还有,你的书拿反了。”

    梵小桡本来还没注意到,听见他的话,赶紧低头,果然,她还真的拿反了,都怪穆泽城,平时有事没事一直色诱她。

    穆泽城的视线一直放在梵小桡身上,看见她的脸又红了起来,有些好奇的开口,“想什么呢?脸这么红。”

    听见他的话,梵小桡佯装淡定的将手中的书拿正,然后一脸坦然的开口,“没想什么啊。”

    “真的?”穆泽城挑眉。

    梵小桡点头,“当然真的了!不是蒸的难不成还是煮的?”

    虽然她尽量让自己表现得自然,但是那闪烁的小眼神却骗不了人。

    穆泽城见状,邪笑一声,“说,你刚才是不是想我了?”

    “你怎么知道?”话刚说完,梵小桡就看到了穆泽城那副满含笑意的脸。

    知道穆泽城这是故意的,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也就是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穆泽城这会儿竟然一丝不挂,赶紧抬手捂住眼睛,“你怎么都不穿衣服。”

    闻言,穆泽城轻笑,“进去的时候忘带衣服了。”

    抬手将梵小桡挡在脸上的手拉了下来,“该看的不该看的你都看了,还遮什么?嗯哼?”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笑意。

    正常人都能听出来他话语中的调侃之意,但是梵小桡自己脑子里面装满了不纯洁的东西,所以自然而然的没有听出来。

    穆泽城最喜欢的就是她这副羞涩的样子。

    单膝跪在床上,伸出两只手抓着梵小桡的手腕,将她的两只手从脸上拉开,然后一脸笑意的看着梵小桡。

    见状,梵小桡的身子不由得向下缩去,直到最后,她完全平躺在了床上。

    也就是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两人的姿势,她躺在床上,穆泽城就压在他身上,再看他的眼睛,原本漆黑的眸子此刻已经一片氤氲,梵小桡张口,刚想说些什么,穆泽城的唇就压了下来。

    经过和梵小桡的多次练习,他现在的动作已经很是娴熟。

    没一会儿,梵小桡就气喘吁吁,躺在床上,只能任由他索取。

    二者合为一体的时候,穆泽城低头,在梵小桡耳边轻喃,“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我爱你。”

    说着,他将他的精华全部释放在了他的体内,梵小桡只觉得自己好似入了云巅,身体轻飘飘的,像是快要飞起来了一样,而耳边穆泽城的那声低喃,她听了进去,却只是以为那是自己的幻觉。

    毕竟,以穆泽城的性子,怎么可能说这么暖心的话。

    床上,被穆泽城揽在怀里,她的眼前是穆泽城的胸肌,鼻尖萦绕的是他身上的强烈的带着阳刚味的男儿气。

    她不由得抬手,环住他精瘦的腰,将头埋在他怀里,声音闷闷的开口,“阿城,你说我们还会分开吗?”

    听见她的话,穆泽城抬手,将她紧紧的抱住,低头,在她发顶轻吻了一口,然后才开口,“不会,这辈子都不会,不光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都不会。”

    闻言,梵小桡抬手,轻锤了一下他的胸口,“谁要和你生生世世都在一起啊!你不嫌弃我,我还嫌弃你么。”

    她话音刚落穆泽城就开口,“你敢。”

    梵小桡抿唇,轻笑着却是没有再开口,只是环着穆泽城腰部的手不由得加紧。

    这一刻的感觉太过于美好了,而她,对于眼前的男人,爱到了骨里。

    没有拥有的时候,倒还不觉得什么,若是一旦拥有了,再次失去,那种感觉,生不如死,好像身体被掏空,就连看见一个相似的背影都会忍不住追上去。

    那种感觉,她已经感受过了一次,所以她再也不想感受了。

    虽然梵小桡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她就在他怀里,穆泽城自然也感觉到了她的害怕,抬手拍了拍她的背,轻声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