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泽城这会儿才注意到念念的不对劲,想到自己刚才的话,他无奈的摇头,上前准备拉过念念,却被他躲开,轻叹一声,“念念,对不起。”

    刚才思思一哭,他心里就乱了分寸,所以对着念念的时候也就忘了注意自己的态度。

    “没事。”话虽如此,但是任谁都听得出念念话语中赌气的意味。

    梵小桡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穆泽城蹲在一旁,念念低头背对着穆泽城,思思则抱着念念的脖子,而苏瑜瑶眼泪汪汪的坐在一旁。

    换鞋上前,梵小桡不解的开口,“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人回答,梵小桡上前,在念念面前蹲下,她本来是想问念念发生了什么事的,却看到念念泪眼汪汪。

    穆泽城的心突然就疼了一下,将念念抱到自己怀里,温柔的开口,“念念乖,妈妈回来了,告诉妈妈怎么了?”

    他一向表现得早熟,丝毫不像个三岁的小孩子,所以念念和思思在一起的时候,人们关注的喜欢的永远是思思,也都忽略了念念的真实年龄。

    正因为如此,看到念念这样,梵小桡才更加心疼。

    被梵小桡抱着,还用这样温柔的话语哄着,即便是早熟如念念,也忍不住开始流泪,只不过却依旧不肯让自己哭出声音。

    一旁的思思则发现念念哭了,吓了一跳,有些结巴的将事情的经过给梵小桡说了一遍。

    听完思思的话,梵小桡低头将念念抱的更紧,声音更温柔的哄着他。

    吃完饭后苏奕玮就来将苏瑜瑶接回家了,走的时候苏瑜瑶还想拉拉念念的手,却被念念一个眼神给吓的收回了手。

    晚上,给念念思思洗完澡,看着他们睡着之后梵小桡才动作极轻的退了出来,替他们关好房门之后,她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向楼下走去,下去的时候穆泽城正在沙发上坐着。

    听见声音穆泽城转头就看见梵小桡从楼梯上走下来。

    梵小桡一直走到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看着他开口,“你什么时候搬出去?”

    “怎么了?”穆泽城有些不解,这段时间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提起了这事。

    抿了抿唇,梵小桡开口,“我们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继续这样住在一起难免遭人诟病。”

    她话音刚落穆泽城就开口,“谁说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看见梵小桡疑惑的眼神,他开口,“你是我老婆。”

    梵小桡皱眉,“我们已经离婚了。”

    “呵!”穆泽城冷笑,“离婚,我同意了吗?”

    说着他起身,身子前倾透过茶几凑到梵小桡面前,“你以为军婚是那么好离的吗?”

    “什么意思?”

    梵小桡的声音这会儿已经完全冷了下来,离婚证她都放的好好的,穆泽城却说出这种话,不觉得矛盾吗?

    将梵小桡的想法看在眼里,穆泽城坐下,冷笑着开口,“我什么意思你已经知道了不是吗?又何必再自欺欺人。”

    “不可能。”梵小桡这会明显已经沉不住气了,“离婚证是你妈亲自给我的,你觉得可能有假?”

    勾唇,轻笑一声,“正是因为那是我妈给你的,你才更应该怀疑它的真假性,不是吗?”

    听见穆泽城的话,梵小桡突然有些坐立难安,抬头看着穆泽城,抿了抿唇。

    看见穆泽城也在看她,她抬手拨了拨自己的头发,然后开口,“那个,你对念念思思差别别太大了,他们这个年龄正是敏感,你这样子会让念念觉得你不喜欢他的,我先上去睡了,你也早点睡。”

    说完她就起身向楼上走去,因为离婚证真假的事,她整个人还是有些魂不守舍。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回想的全部都是几年前孙茜的话。

    正想呢,卧室门突然被推开,她惊了一跳,从床上坐起来,在看到那个黑影熟悉的块头之后,才松了一口气,不过紧接着她就开口,“你上来干什么?”

    没回答她的话,穆泽城直直走到床边,在他过来的时候梵小桡就打开了床头灯,昏黄的灯光下,他的双目有些呆滞,动作也有些不流畅。

    梵小桡皱眉,看着他,心里却在疑惑,这是夜游症?他什么时候得了夜游症?

    正想着呢,就看到穆泽城直直的倒在了她的床上,他的脚上连拖鞋都没穿。

    梵小桡见状,抬手捅了捅他,可是穆泽城像是没反应一样,直挺挺的躺在了那里。

    梵小桡听人说过,当夜游症患者夜游的时候你不能叫醒他,这样想着,她心里虽然不高兴,但是也没有继续强制性的叫醒穆泽城。

    而是在他旁边躺下,因为念念思思有可能在她床上和她一起睡,所以她的床很大。

    穆泽城躺在这边,她干脆躺的远远的,躺在另一边。

    她本来是睡不着的,但是这次躺下后,没一会便睡着了。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睡着后旁边的穆泽城睁开了眼,看着睡着的她一脸宠溺,抬手将她搂到了怀里。

    早晨醒来的时候梵小桡就感觉到一阵温热,迷迷糊糊间,她还蹭了蹭自己的脸。

    直到头顶传来一阵轻笑,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抬头,在看到那个熟悉的面孔的时候,她猛的推开他,从他怀中弹了出来,一脸愤怒的看着他,“你怎么会在我房间?”

    闻言,穆泽城挑眉,“我还想问你呢,我在沙发上睡的好好的,怎么醒来就到了你的房间。”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怀疑我吃饱了没事干,撑得慌所以将你从楼下拖了上来?”

    她这话本来是生气穆泽城的话,所以随便说的,谁知道听见她的话后,穆泽城还真的就点了点头,“有道理。”

    抬手,猛的拍了他胳膊一巴掌,一声响亮的巴掌声之后,不光是梵小桡,连带着穆泽城都愣在了那里。

    看着穆泽城面无表情,辩不出情绪的脸庞,梵小桡张了好几次口,好不容易才挤出几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