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思在抱着念念的脚趾头啃,她嘴边,哈喇子都流了出来,再看念念,像是根本没感觉到一样,双手抱着一个小黄鸭玩的津津有味。

    再往后,思思的照片明显多一点,并且表情各异,各种搞怪,再看念念的,穆泽城摇了摇头,基本都是面无表情,看的出来很多都是抓拍的。

    正看呢,旁边的手机响了,这是他特意对的闹钟,以此来提醒他到了去接念念思思回家的时候了。

    学校门口,穆泽城只是站在那里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一米八几的个子,出色的长相,再加上身上从内而外散发的气质,念念几乎一出来就看到了穆泽城。

    牵着思思的手上前,低身,刚想将思思抱起来就看到走在两人旁边的小女孩。

    他用眼神询问念念,这是谁?

    接收到穆泽城的眼神,念念耸肩,“妈妈一个朋友的侄女,说是今天她小姑有事,先去我们家。”

    虽然念念的表情淡淡的,声音也淡淡的,但是穆泽城就是从中听出了一股子的不高兴。

    看了一眼念念旁边的小女孩,长的倒是挺可爱的,当然了,没有思思可爱。

    只是那脸上的傲气让人有些不喜欢,尤其是在看到大人后,连声招呼都不打。

    一看就知道家教不怎么样,想到这里,穆泽城皱眉,梵小桡什么时候认识了这种人。

    抱起思思,穆泽城淡声开口,“念念,既然是妈妈说的,那你就牵着小朋友吧!”

    “纳尼?”念念张口。

    让他牵着苏瑜瑶?还是算了吧!

    而苏瑜瑶,听到穆泽城的话,她的脸上露出一抹欣喜,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念念,还抬手准备去拉念念的手。

    感受到她的动作,念念侧身躲过她的动作,没好气的开口,“自己走。”

    他最讨厌别人碰他了,尤其是女人,当然,思思和梵小桡除外。

    被凶,苏瑜瑶扁起了嘴,一副要哭的样子。

    见状,念念抬头,刚准备将人丢给穆泽城,却发现穆泽城已经转身抱着思思离开,只留给他一句,“念念,跟上来。”

    看着穆泽城的背影,念念气恼,却不得不转身,对着一旁的苏瑜瑶开口,“别哭,你要是哭的话就别去我家了,我家不欢迎爱哭鬼。”

    果然,这句话比什么都管用,听到念念的话,苏瑜瑶赶紧吸了一下鼻子看着念念,“我不哭了。”

    家里,梵小桡在加班,要迟些才能回来,但是念念和思思年龄还小,又饿不得,穆泽城本来准备亲子下厨,最后想到他旁边还有个精通厨艺的小李。

    最后结果就是,小李在厨房做饭,穆泽城则是在客厅陪着几个孩子,说是陪,也不过就是他坐在一旁。

    苏瑜瑶很喜欢念念,一直跟在念念身后。

    怕地板太凉,念念思思坐着不好,所以一旁专门有一块地方铺了地毯,每次念念思思都是坐在那上面玩的。

    念念坐在旁边正在玩魔方,思思则是在一旁堆积木,苏瑜瑶坐在念念旁边,她想和念念一起玩,但是念念不理她。

    “梵翊宸,我们一起玩好不好。”苏瑜瑶眨巴着眼睛看着念念,她想拉念念的胳膊,但是又怕念念生气,所以只能这么看着他。

    听见她的话,念念想都没想就开口,“不好,你自己玩吧!”

    苏瑜瑶在家从来都是被宠着的,这也导致了她唯我独尊的习惯,被念念拒绝,她不高兴了。

    突然转头将思思已经堆了一大半,马上要竣工的积木给推倒。

    思思见状,抬头开口,“你干嘛?”

    听见思思的话,苏瑜瑶轻“哼”一声,“你堆得什么东西,和你人一样,丑死了。”

    “你胡说,我才不丑。”

    “哼,你就是个丑八怪,就是因为你丑,你爸爸才不要你的。”

    穆泽城正在沙发上坐着处理文件呢就听见了思思的哭声,赶紧放下电脑跑到思思旁边,将哭的伤心的思思抱在怀里,心疼的开口,“怎么了?”

    思思这会哭的正伤心呢,听见穆泽城的话,她打了个哭嗝,一边哭一边哽咽着抬手搂住穆泽城的脖子,“蜀黍。”

    穆泽城和念念思思在一起也好一段时间了,哪里见过思思哭的这么惨,听的他心都疼。

    好不容易将思思哄的不哭了,转头刚准备问念念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一旁的苏瑜瑶又哭了起来。

    和思思哽咽的猫哭不一样,苏瑜瑶的哭完全就是扯着嗓子嚎,穆泽城见状,不由得皱眉,没有哄苏瑜瑶,而是看着念念询问,“怎么回事?”

    声音中充满了质问,念念转头,不看穆泽城,倒是被穆泽城抱在怀里的思思哽咽着开口,“苏瑜瑶说我丑,还说就是因为我丑我粑粑才不要我的,她哭是因为咯咯不理她。”

    听见思思的话,穆泽城低头,对着正扯着嗓子嚎的苏瑜瑶开口,“别哭了,再哭把你扔出去。”

    他的声音太大,又没有一丝温度,苏瑜瑶怔了一下,不过紧接着就是哭的更大声了。

    被她的哭声吵的心烦,穆泽城直接对着厨房开口,“小李。”

    他话音刚落,厨房里的小李拿着勺子跑了出来,“首长。”

    声音落地有声。

    “她要是再哭就给我扔出去。”

    “是!”

    这话其实只是吓唬苏瑜瑶的,毕竟梵小桡说了的,要照顾好苏瑜瑶,但是苏瑜瑶不知道啊,以为穆泽城真的要将自己扔出去,赶紧的止住了哭声,只是泪眼汪汪的看着穆泽城。

    看见她不哭了,穆泽城才转身对小李开口,“好了,不用扔了。”

    等到小李进去后,穆泽城蹲下身子,将思思放了下来,思思这会儿已经不哭了,她和念念是孪生子,自然感觉到了念念的难过。

    从穆泽城怀里出来,走到念念身边,伸出胖乎乎的两条胳膊抱住念念的脖子,奶声奶气的开口,“咯咯,你为什么不高兴啊?”

    听见思思的话,念念倔强的开口,“我没有不高兴。”

    “你骗银,你就似不高兴了。”

    穆泽城这会儿才注意到念念的不对劲,想到自己刚才的话,他无奈的摇头,上前准备拉过念念,却被念念躲开,轻叹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