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咳”了一声,郝煜安开口,“哥,你好像有孩子了。”

    穆泽城这会儿正在解外套扣子,听见郝煜安的话,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你从哪听到的?”

    关于念念思思的事,他谁都没说,他和小桡还没有和好,所以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然后节外生枝。

    “不是从哪听到的,我在电视上看到的。”说着郝煜安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边。

    唐娆这两年开始进军娱乐圈,他便一直关注着她,虽然没有主动联系,但是基本她拍的每一部戏他都会看。

    而这次,看唐娆的电视剧的时候竟然在里面发现了一个小孩,虽然只有不多的几个镜头,但是那长相完全就是穆泽城的缩小版,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还有一个小女孩,酷似梵小桡和穆泽城的合体,所以刚看到那里,他就很激动的给穆泽城打了电话。

    听见郝煜安的话,穆泽城沉默了一会,而后淡声开口,“他们是我的孩子。”

    “真的?”说到这里郝煜安也笑了起来,不过紧接着他就开口,“哥,你有孩子了怎么都不说一声,我好为我的干儿子干女儿准备礼物啊!什么时候有空,也让我见见我干儿子干女儿。”

    听出郝煜安声音中的激动,穆泽城开口,“煜安。这事你先别告诉其他人,等我把这边事情处理好了再带孩子出来见你们。”

    郝煜安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好,有什么需要就说。”

    挂了电话,穆泽城坐在那里,想到郝煜安之前说的,他打开电视,电视里,正放着广告,他倒也耐心,一直等着广告过去。

    电视里,思思演的是一个富家小女孩,从小被家人宠坏了,刁蛮任性,但是又心思善良,所以并不让人讨厌。

    念念则是思思的玩伴,出镜率并不高,不过那独特的气质已足以让观众记住他。

    看到这个,穆泽城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有自豪,也有担忧。

    ……

    这天,言熙媛刚到公司就听见公司同事在议论什么,本来这很正常。

    但是异常的是,等到她进去的时候,同事们突然都停了下来,眼神怪异的看着她。

    她有些不解,不过她平时并不怎么与这些人交流,虽然不解却也只是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时候平素与她关系还算可以的一名同事走了过来,凑到她跟前小声询问,“熙媛,你有没有看最近新出来的电视剧啊?就是由最年轻的那位小影后唐娆主演的那部剧。”

    “嗯?”言熙媛抬头,“没有啊,怎么了?”

    她平日里很少看剧,更不用说是唐娆演的了。

    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那位同事好心提醒,“熙媛啊,有时间的话你还是看一下吧!”

    下午下班回到家,言熙媛躺在床上,正无聊呢突然想起来早晨同事的话。

    从一旁拿过电脑开始看剧,刚打开的时候还没有关弹幕,上面有人评论,“哇,唐娆好漂亮。”

    “我女神演技真好。”

    “集才华与美貌于一身。”

    ……

    看到这里,言熙媛勾唇,轻蔑一笑,说难听点,不也就是个戏子?

    关掉弹幕,开始看剧,每天两集,到现在也不过才十几集,言熙媛对唐娆没什么兴趣,连带着对她演的电视剧也没有什么兴趣,不过是因为同事的话所以才忍着看下去。

    第二天,刚到公司之前让她看剧的那位同事就跑了过来,神秘兮兮的看着她,“熙媛,昨天我让你看的那个电视剧你看了没?”

    言熙媛点头。

    注意到言熙媛的动作,那女的眼睛突然放大,有压抑着兴奋开口,“看到哪了?”

    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兴奋,言熙媛微微颦眉,“第十集,怎么了?”

    摆了摆手,那同事赶紧开口,“没事,就是问一下,看的挺快的,你继续看啊!”

    早晨没有什么事,言熙媛干脆掏出手机继续看电视剧,突然,她睁大了眼。

    有些不敢相信她刚才看到的,她又后退看了一遍,在看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她截屏,将那个画面放大。

    咬牙,她终于明白那些同事看着她的时候欲言又止的眼神了,怪不得。

    打开短信,已经点开了孙茜的号码,却在快要发送的时候点了退出。

    以她对孙茜的了解,要是她看到这个画面,第一反应肯定是激动,到时候说不定还会因为孩子而答应穆泽城和小桡在一起。

    想到这里,她的手不由得紧紧攥在一起。

    直到感觉到指甲镶进肉里传来的疼痛,她才松开了手,强迫自己冷静,现在首当其冲就是看穆泽城是否知道他已经有了孩子。

    想到这里,她拿着手机走到茶水间,然后拨通穆泽城的号码,电话很快被接通。

    她放软声音开口,“泽城哥,你干嘛呢?”

    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思思念念的相册,穆泽城开口,“部队呢,有事?”

    闻言,言熙媛轻笑一声,“没事,就是问一下你最近有没有空。”

    “什么事。”

    “最近马上要上映一部电影,我想着你要是有时间,我们一起去看。”

    说这话的时候,她另一只手轻轻摩挲着咖啡杯的杯壁。

    “我最近比较忙,你和朋友一起去看吧!”

    “哦!”言熙媛的情绪有些低落,不过却还是温柔的开口,“那泽城哥你先忙吧!我挂了。”

    挂了电话,言熙媛端起咖啡杯,勾唇,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只要穆泽城在部队,那么他就不会知道这件事。

    等过一段时间穆泽城回来的时候这部剧的热度说不定已经过去了,到时候那个孩子,就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了。

    另一边,挂了电话,穆泽城看着手中的相册,上面有念念和思思从刚生下来一直到现在的照片,看着眼前的这两张,念念和思思看起来不过一岁左右,两个人穿着同款碎花小衣服。

    思思在抱着念念的脚趾头啃,她嘴边,哈喇子都流了出来,再看念念,像是根本没感觉到一样,双手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