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苏然回来了

    梵小桡起身,抚平自己身上的裙子,深呼吸了几下,这个过程中,她的视线一直紧紧的盯着出机口,直到看到一抹熟悉又陌生的背影走了出来。

    她站在那里,双手无意识的绞在一起,想要上前,脚步却始终不敢跨出去。

    苏然从出机口刚出来就站在了那里,梵小桡并没有告诉他,她是不是会来接机,而他也不敢确定。

    突然,视线中闯入一抹熟悉的身影,那身影深入骨髓,他永远不会认错。

    扬起嘴角,大步走向那抹熟悉的身影,“小桡桡。”

    “然……哥哥。”

    她一个“然”字刚出就被苏然抱到了怀里,“小桡桡,你能来接我,真好。”

    几年不见,他长高了好多,说这话的时候他的下巴抵在梵小桡头顶。

    苏然并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回了酒店,车上,梵小桡咧嘴询问,“然哥哥,你这次回来还去国外吗?”

    听见她的话,苏然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摇了摇头,笑着开口,“不去了。”

    车子在酒店门口停下,梵小桡跟着苏然下车,看着头顶金光闪闪的几个大字,她转头,有些不解的看向苏然,“然哥哥,你怎么住酒店?”

    没回答她的问题,苏然将她揽到自己怀里向酒店里面走去,“进去了再说。”

    苏然订的是总统套房,房间里,梵小桡坐在沙发上,苏然进去卧室冲澡了,他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早已经疲惫不堪。

    出来的时候他身上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是白色衬衣外加亚麻色九分裤,衬衣是偏休闲风格的,手里还拿着毛巾在擦头发。

    看见他出来,梵小桡从沙发上起身,走到他旁边。

    注意到梵小桡的动作,苏然站在那里,低头看着她。

    梵小桡抬手,推着他的后腰,将他推向沙发。

    苏然也顺势坐下,等到他坐下之后,梵小桡从他手中拿过毛巾,开始为他擦拭头发。

    小时候,她每次洗完澡都不喜欢用吹风吹头发,那时候他也这样拿着毛巾给她擦头发。

    坐在沙发上,感受着她手指的动作,苏然一脸满足的闭上了眼,等到梵小桡将他头发擦的半干的时候她开口,“好了,差不多了,等会儿就干了。”

    她这话说出去后并没有听到苏然的话,踮起脚才发现苏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了过去。

    梵小桡抿了抿唇,将毛巾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而后又从沙发另一头拿起小薄毯子盖在他身上。

    看了下时间,已经六点了,她看了眼正在睡觉的苏然,从包里掏出纸和笔,给他留了个小纸条,而后向外走去。

    回去的时候房间里面只有陈妈,看见陈妈,梵小桡好奇的开口,“陈妈,穆泽城呢?”

    “你刚出去不久先生就出去了。”

    听见陈妈的话,梵小桡耸了耸肩,对着陈妈开口,“陈妈,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快饿死我了。”

    “你干嘛去了?这会还没有吃饭?”一边说话,陈妈一边向厨房走去,“稍微等会,饭一会儿就好。”

    “我一个同学回国,我去接他了。”

    说着梵小桡跟在陈妈身后向厨房走去,陈妈一转身就看见梵小桡,赶紧伸手将她推出厨房,快出去在外面待着,厨房里面油气重,等会儿熏的你一身子油烟味。

    梵小桡虽然竭力辩解自己不怕,不过还是被陈妈给从厨房推了出来。

    被推出厨房,陈妈做饭还得一会,她干脆向楼上走去,刚走了几步台阶,房门突然被打开,她转头就看见穆泽城走了进来。

    穆泽城进来后,直直向楼上走来,梵小桡干脆站在那里,等着他上来。

    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穆泽城开口,“干什么去了?”

    “接了个人。”

    “男的女的?”他的声音冷冷的,有些不对劲。

    梵小桡挑眉,有些疑惑他今天的问题怎么这么多,也有些好奇他的脸色为什么不对劲,不过她还是开口,“男的,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一个邻家哥哥,我小时候他很照顾我的,今天他回来。”

    听见她的话,穆泽城的脸色并没有好一点,没理会梵小桡直直向楼上走去。

    留下梵小桡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不解又迷惑。

    当然,任由她怎么想都不会想到穆泽城这是吃醋了。

    那会儿她刚出去,他就接到了邵博的电话,说是叫他吃饭,而且陆少铭也会在,因为陆少铭平常都是全国各地的跑着拍戏,比较忙,很少和他们一起吃饭。

    所以挂了电话他就出去了,到达约定的地点,中途的时候他出去上了一趟厕所,然后就看见一楼大厅里,梵小桡和一个长相儒雅,笑容温和的年轻男子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

    中间的时候那男子还抬手揉了揉梵小桡的头发,而梵小桡也没有拒绝。

    再之后,他一直目睹着梵小桡和那人在前台取了个房卡,而后两人双双上了电梯。

    房间里,梵小桡进去的时候穆泽城正坐在沙发上,想到他刚才的举动,梵小桡撇了撇嘴,他不说话,她也没说话,放下肩上的小包就向浴室走去。

    外面天很热,她出了一身的汗。

    洗到一半才发现她没有带换洗的衣服,而刚才的衣服,上面因为溅了水已经完全变成了透明色。

    咬了咬唇,纠结了半天,她还是打开浴室的门,对着外面依旧坐在沙发上的穆泽城开口,“我忘了拿衣服了,你可以帮我取一下衣服吗?”

    听见她的话,穆泽城从沙发上起身,“要什么衣服?”

    “睡衣就好,在柜子最下面。”

    不一会,穆泽城就拿着她的睡衣走了过来,她伸出一只胳膊,准备从穆泽城手中接过睡衣,没想到就在她伸出胳膊的时候穆泽城却突然手向后一甩,直接将她的睡衣扔回了床上。

    然后在梵小桡惊愕的目光中,他另一只手抵在门上,掀开门走了进去。

    她刚洗完澡,此刻全身上下一件没穿,看见穆泽城进来,她下意识的一手遮上面,一手遮下面。

    看着站在她面前的穆泽城,梵小桡不由得急声催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