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喝喝茶,聊聊天

    梵小桡也笑,只不过却是冷笑,有些嘲讽的开口,“我还以为你弄这么大的阵势是想干什么呢,原来你只是想见我啊!现在见也见过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轻笑一声,刀疤男开口,“别急啊!这才刚见面。”

    说着他看了一眼周围环境,“这里也不是个说话的地,我们兄弟们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地方,就等你去呢,我们到地方了再好好聊聊。”

    “不必了,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改天有时间再聚。”

    说完这话梵小桡就准备走,只不过她刚抬脚,前面就上来了两人挡住了她的路。

    她转头,有些不爽的开口,“这是干什么?”

    听出梵小桡语气中的不爽,刚才被她踹了一脚的沙哑男沙哑着声音开口,“小婊砸,疤哥对你说话客气,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你让我们五个兄弟进了警局,我告诉你,这事没完,识相的,你现在就跟着我们走,别等着我们动手,不然等会儿发生什么事,我们可就没法保证你的安全了。”

    “是吗?”梵小桡冷嗤一声,“就凭你也想带走我,也不撒泡尿照照,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行。”

    沙哑男心理素质一般,被梵小桡这样故意一激,气的恨不得就这样立马上去揍她一顿,不过想到之前梵小桡的身手,他又有些怂。

    转头对着站在他身后的刀疤男开口,“疤哥,这人太嚣张了,在您面前还敢这么放肆,明显是没把您放在眼里,怎么样,要不要让兄弟们教训她一顿,让她长长记性。”

    他的话中带着明显的挑拨意味,梵小桡站在那里听的一清二楚,唇角勾起,露出一抹冷笑。

    刀疤男能到如今这个位置,梵小桡都听的出来沙哑男话语中的挑拨意味,他自然也听的出来,不过却是没有拆穿,而是淡声开口,“是吗?既然你是这样想的,那她就交给你了,你去挫挫她的锐气,让她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

    “我……”听见刀疤男的话,沙哑男伸手指向自己,一脸的不敢置信,不过很快他就摇了摇头,有些尴尬的摆了摆手,“这个,我不行,我打不过她。”

    他话音刚落,梵小桡就毫不留情的笑出了声。

    听见她的笑声,刀疤男并没有出声阻止,只是开口道:“不知梵小姐愿不愿意赏光。”

    梵小桡知道,自己今天想要无事脱身是没有可能了,这里这么多人,她没有信心自己能够全身而退,现在只能够期望唐娆报警后,那些警察快速赶过来了。

    在警察赶过来之前,她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拖延时间。

    想到这里,她抿了抿唇,笑着开口,“今天实在是太晚了,我要是回去的迟了,家里人肯定会很担心。”

    刀疤男也笑,笑意温和,只不过配着他那张脸,却是有些狰狞,“你都这么大了,回去迟一点不碍事的,而且我们只是请你去坐坐,喝喝茶聊聊天,怎么?你连这点面子都不给?”

    “你以为你是谁啊!我还要给你面子。”心中这样想着,梵小桡面上却是“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微微颦了颦眉,有些为难的开口,“真不好意思,我以前被别人绑架过,所以家人对我外出这点管的格外的严,要是晚上九点了,我还没有回家的话,他们肯定会特别担心,说不定还会报警,这样子惊动了警察就不好了,所以,我们还是改天再约吧!”

    刀疤男目的本就不纯,听见梵小桡的话,他的眉头也不由得皱了皱,有些为难,他之所以敢在这里堵人,就是仗着这一片没有什么人。

    但是如果依照梵小桡所说,他家人等不到她,报警惊动了警察就不好玩了。

    看出他的犹豫,一旁的沙哑男赶紧上前,在刀疤男耳边开口,“疤哥,你可千万别被她给骗了,要知道失踪不超过二十四小时,警局是不会给立案的。”

    说着沙哑男阴笑两声,“她不是说怕自己不回去家人担心吗?那让她现在给家人打个电话,随便编个理由说下自己不回去不就行了。”

    他话一说完,刀疤男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说的对。”

    梵小桡站在那里,将两人的对话听在耳里,她抿了抿唇,脑子快速回转,想着办法。

    警察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来,她现在能做的就是自救。

    想到这里,她抬头,眼角快速扫过刀疤男这边的情况,他们这边算上刀疤男有十五个人,全部都是粗老爷们,其中八个手里拿着铁棒大刀一类的工具,有两个肌肉发达,不好对付,他们成圆形将她包在正中间。

    如果是硬上,她没有什么胜算。

    既然不能硬上,那么只能智取了,刀疤男和沙哑男旁边人数太多,不好突围,以他们为十二点方向,三点钟方向人力稀薄,是突围的最好地点。

    心里这样想着,她抬头,对着刀疤男开口,“盛情难却,我现在就给我家人打电话,告诉他们我会迟点回去,让他们不要担心。”

    说着她将手放进兜中,注意到她的动作,在场的人都提高了注意力,视线紧紧的放在她身上。

    突然,梵小桡脚上快速移动,两步就跨到了三点钟方向,然后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抬手击向挡在她面前的男人,与此同时,她抬脚,踢上旁边另一人的腹部,她用了十分力气,那人受了她一脚,向后退了好多步。

    中间瞬间空出了一大片空隙,梵小桡趁机跑了出去。

    人在生命感受到危险时,体内的潜力总会被激发出来,梵小桡现在就是这样,她两条腿就像是上了马达一样,快速的挥舞着,明明之前的时候她穿着高跟鞋偶尔还会踉跄,而现在,她穿着高跟鞋,依旧跑的无比的快。

    跑着跑着,梵小桡跑到了一个小胡同,转头看了一下身后,那些人依旧跟在她身后,转了个弯,正巧看见前面有一扇门虚掩着,她想都没想就跑了进去,进去之后赶紧关上了门,刚一转头,就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