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冷面首长

    唐娆本以为梵小桡要说什么,没想到她就是说这么个话,不由得有些好笑,“这高跟鞋起码也有五厘米,你穿着它和我穿平底鞋一样高,这很正常好不好。”

    梵小桡:“……”

    小眼神哀怨的看着唐娆,嘟着嘴开口,“我知道,可是我这不是好不容易才跟你一样高嘛,我高兴,你就不能理解理解我嘛!”

    “行了,告诉你,撒娇这招对我没用,你还是对你家的冷面首长撒娇吧!”说完这话,不再理会梵小桡,嘴角含笑向前走去。

    听见唐娆的话,梵小桡“啊”了一声,小跑几步追上她,两只胳膊缠上她的胳膊,低声“哼哼”两声,“娆娆,你学坏了。”

    “什么学坏了,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说着唐娆凑近梵小桡,双眼定定的看向她,“怎么,还是我说错了,你平时对你家冷面首长难道不是这样子撒娇的。”

    两人又逛了一会,唐娆买了条裙子,买了件薄外套,价钱都不低。

    两人出去的时候差不多七点,唐娆提议两人去附近的小吃街。

    她以前在家的时候唐建国虽然比较宠她,但是管理方面却依旧很严格,尤其是不准她吃这些街边小吃,说是不卫生,而且没有营养。

    这直接导致了,她到大学后,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一样,和梵小桡一起将这附近的小吃街吃了个遍。

    听见唐娆的提议,梵小桡看了下她手中提的盒子,摇了摇头,“还是别了吧!吃完了身上又是一股子味。”

    “那有什么,反正回去了也要洗澡洗衣服的,走吧!我们先去把这些东西放车里面,然后我们再去吃东西。”说着她伸手直接揽住梵小桡的肩向一旁停车场走去。

    小吃街,唐娆手里拿着一串鱿鱼,用肩膀碰了一下梵小桡的肩膀,低笑着开口,“小桡,后面有两个男的一直盯着你看。”

    梵小桡转头,却什么也发现,回过头依旧和唐娆说说笑笑,突然,想到什么。

    她整个人猛的转过头看了一眼,唐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见她这样,一脸疑惑的开口,“怎么了?”

    摇了摇头,梵小桡小声开口,“从现在开始,你别说话,跟着我走,到前面了你就往人多的地方走,然后伺机打110报警。”

    “到底怎么回事?”唐娆皱眉,梵小桡的话给她一种不好的感觉。

    不过梵小桡并没有回答她的话,正好这时候两人已经到了人群最密集的地方,梵小桡抬手,从唐娆背后推了她一把,将她推到了人群中间,然后快速的向一旁走去。

    唐娆还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呢,就被推到了人群中间,对着身边刚才被她碰到的人道了歉,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没了梵小桡的身影,想起她刚才给她说的话,她赶紧掏出手机拨了报警电话。

    另一边,梵小桡和唐娆分开后,并没有向人群稀少的地方走,而是继续向人群密集处走,刚才猛的转头的时候她看见了那两个人的样子,那两个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

    想来他们应该就是她之前帮警察抓了的那个小偷的同伙。

    后面那两人本来还只是跟在梵小桡身后,他们也是今天才找到梵小桡的,本来想着两个小姑娘而已,等她们落单的时候,他们再出场,定然可以抓住她们。

    却没想到一转眼就不见了人。

    而梵小桡,摆脱两人后,她躲在一条小胡同的拐角处。

    “我记得刚才就看见她朝这边走了过来啊!人呢?怎么一眨眼就不了见了。”说这话的人,声音沙哑,好像是声带受损。

    “哥,你说她会不会是发现我们了,所以躲了起来。”

    他话音刚落,之前那名声音沙哑的男子突然“pia”一巴掌打在了他后脑勺,“怎么可能,我们隐藏的那么好,根本不可能被发现。”

    他话音一落,另一名男子赶紧点头,“对,哥你说的都对。”

    “好了,别说了,赶紧找找,要是把人跟丢了,回去龙哥肯定不会饶了我们的。”

    梵小桡站在角落里,听着两人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她屏住呼吸,在他们走进马上要转弯的时候,她突然出来,一抬腿便放倒了一个,与此同时,她胳膊肘抬起,对着旁边另一个男的下颌就是一下。

    那两人没想到梵小桡就在这里,更加没想到梵小桡会主动出击,知道自己不是梵小桡的对手,沙哑男子脑子转了一圈,对着梵小桡开口质问,“你是谁?为什么打我们?”

    听见他的话,梵小桡冷笑一声,“你们不是在跟踪我吗?怎么还反过来问我是谁了。”

    “我们什么时候跟踪你了,我告诉你,就凭你刚才的举动,我就可以告你。”说这话的时候那沙哑男子还特意压低了声音,让自己的话听起来可信度更高一点。

    只可惜,梵小桡根本不理会他的一本正经的胡扯,一脚踢在他肚子上。

    她穿的是高跟鞋,踢在肚子上更加疼,沙哑男不由得后退了好几步,抬头一脸凶狠的看着她。

    注意到他的表情,梵小桡不屑的开口,“就凭你们,也敢跟踪我,也不去查查姐是干什么的,回去告诉你们头,要是不怕死的话就尽管来找我,我随时奉陪。”

    说完这句话不再理会这两人,向外面走去,只不过她刚走了几步周边就被人挡住,一脸上带着疤痕的男子站在她面前,“听说你找我?”

    他说话的声音倒也还算好听,人也长的还行,如果脸上没有那道疤的话,应该也还是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子。

    看见他,梵小桡就知道,他应该就是那个组织的头子了,眼睛扫过他垂在一旁的手,中指和食指一样长,很明显,这是惯偷,而且是真正有技术的惯偷。

    梵小桡抿了抿唇,不卑不亢的开口,“不应该说是你找我吗?”

    “呵,倒也有趣,我手下可是有好几个兄弟被你送进了警察局,我来见见你,不也正常吗?”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甚至还带上了一丝笑意。

    梵小桡也笑,只不过却是冷笑,有些嘲讽的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