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夜半三更

    可是李楠这会儿已经被吓傻了,看见她伸出的手,不但不上前,整个人反而向后退缩。

    这时候,还是一旁的刘颖反应了过来,伸手推了他一把,大声斥责着开口,“你这人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姚静都已经这样了,你拉一下她的手怎么了。”

    被刘颖这么一斥责,李楠才反应过来,颤抖着伸出手,将自己的手放到姚静伸出的,沾满了鲜血的掌心里。

    终于握到李楠的手,姚静咧开嘴角,露出一抹满足的笑,“我……我是……真的……喜……喜欢……你。”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嘴里一直在向外冒着血,看见她这样,李楠跪在地上,不停的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可是姚静还不满足,她其实已经很累了,很想睡了,但是她还在继续,好不容易李楠愿意和她好好说说话,她舍不得就这样睡过去,她怕她睡过去后再醒来就看不到李楠了,她更怕她这一睡过去就再醒不过来了。

    “你……你有没……没有……一点点的……的喜欢我?”

    李楠原本是想摇头的,这时候蹲在他身后的刘颖突然伸手掐了他一下,他点了点头,“有,我有喜欢过你。”

    听见他的话,姚静嘴角露出一抹微笑,眼睛渐渐闭在了一起。

    看见她这样,李楠想要伸手摇她,但是看见她这样,却又不敢动,只能不停的呼唤,“你别睡,我陪你说说话。”

    姚静张嘴,有些艰难的开口,刚说完一个“好”字,她的嘴里又开始冒血。

    这时候一旁突然响起救护车的声音,李楠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一脸惊喜的看着姚静,“救护车来了,再坚持一下。”

    姚静依旧在笑,想要开口说好,却只是吐出一嘴的鲜血。

    救护车上,李楠的手依旧被姚静紧紧的拉着,进手术室时候,姚静依旧紧紧握着李楠的手,医生怎么抽都抽不出来,再加上姚静的情况比较危急,医生临时决定,让李楠换上手术服,跟着他们一起进入手术室。

    手术室里,李楠坐在手术台旁边,看着医生拿着那些医疗器械在姚静身上动来动去,他看见有鲜血喷出来。

    手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姚静停止了心跳,医生宣布死亡,李楠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躺在手术台上的姚静,整个人像是失了魂。

    他无法接受,不久之前还好好的一个人现在就这么……离他而去了。

    他更无法原谅自己,如果不是他说话说的那般绝情,那么姚静现在可能还好好的。

    他没有回学校,而是去了城外的山上,整个人坐在山顶,看着山下的一切。

    梵小桡回学校后不久就听说了这件事,和唐娆对视一眼,她赶紧拨通了李楠的手机,电话迟迟没有人接听,梵小桡转头,对着唐娆开口,“没人接。”

    “那怎么办?”唐娆皱眉。

    收拾好书包,梵小桡开口,“不行,我得去找他。”

    “我和你一起去。”

    两人沿着校园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李楠,唐娆双手支着腰站在那里,摇了摇头,气喘吁吁的对着梵小桡开口,“能找的地方我们都找了,再这样下去,天都黑了,你再想想,师兄还有可能去哪里?”

    听见唐娆的话,梵小桡站在那里,仔细回想了一下,突然,她拉起唐娆的手腕就向校外跑去。

    唐娆被梵小桡拉着,疑惑的开口,“桡桡,你要带我去哪?”

    梵小桡转头,“我知道师兄去哪了。”

    “哪里?”

    “山上,师兄去了山上。”

    两人回到唐娆租住的小区,开了唐娆的车,车上,唐娆一边将车速调到最大码,一边出声询问,“你怎么知道师兄会去那里?”

    “直觉。”她记得之前有一次和李楠聊天的时候,他说过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他都会去城外那片山上,坐在山顶上,俯瞰着全城,然后心情就会好很多。

    两人到达山底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幸好唐娆车上有备用手电筒,两人打着手电筒向山上走去,山上,寒风刺骨,梵小桡不由得裹紧了身上的衣服,两人找了一圈,才在一个角落里找到李楠。

    他抱腿坐在那里,梵小桡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师兄?”

    李楠没有回答,依旧坐在那里,仿佛没听到一样。

    梵小桡上前,在他旁边坐下,唐娆也在梵小桡旁边坐下。

    “师兄,姚静的事我们已经听说了。”

    听见梵小桡的话,李楠才像是反应过来,他抱着头,痛苦的开口,“都怪我,如果不是我说话那么绝情,她不会跑出去的,她如果没有跑出去就不会被车撞,她还那么年轻。”

    这些事情梵小桡早就已经知道了,贴吧上早就已经将事情的完整过程描述了出来,所以听见李楠的话她并不意外,伸手拍了拍他的背,出声安慰,“这不怪你,这只是个意外,谁都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可是,姚静死了,她因为我的原因死了。”

    说这话的时候,李楠的声音里充满了自责。

    唐娆本来坐在梵小桡身边,听见李楠的话,她将自己抱紧,低头声音有些闷闷的开口,“师兄你别太自责,这事不怪你,主要怪我,中午那个时候我是故意的,我是故意那么问你的。”

    但是她那样做只是因为单纯的看姚静不顺眼,谁让她一开始那么欺负她。

    她没想到让姚静死的,梵小桡本来只是在安慰李楠,听见唐娆的话,她转头又开始安慰唐娆,三个人一直在这里坐了大半夜,梵小桡安慰完这个安慰那个。

    到最后,她安慰了大半夜,那两人依旧很难受,梵小桡无奈,其实不光他两,她也很难受,但是这里那两个人都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自责中,她不敢再让自己陷入悲伤。

    还好一旁有个寺庙,半夜的时候实在冷的受不了了,她起身,拉着还在自责的两人向寺庙里面走去,进去的时候,里面只有一个打更的小和尚,看见小和尚,梵小桡上前,对着小和尚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