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睡美人

    梵小桡摇头,这种事她并不想告诉别人,所以对于祁连杰的问题,她只能轻笑着开口,“没什么大事,哦!对了,明天我可能也来不了,你可以先找别的教练。”

    祁连杰点头,表示理解,“没事,你先处理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了给我发消息就行,至于找别的教练这事就算了,我就认定你了,除了你,我不想让别人给我当陪练。”

    听见他的话,梵小桡点了点头,“好啵,周二就可以了,到时候你要是想练了就叫我哦!”

    出去后她直接打了个车,虽然有些舍不得自己好不容易才挣的钱,但是这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出租车在胡同门口停下,再之后就进不去了,下了车,梵小桡就快步向老宅走去,刚到老宅门口,就看见李妈站在门口一脸焦急的看着门外,看见梵小桡,李妈赶紧上前,“梵小姐你可算回来了。”

    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开口询问,“熙熙怎么样了?”

    李妈摇头,“小姐的情况不太好。”

    别的她再没有多说,梵小桡也没有多问。

    两人进去的时候就看见言熙媛躺在床上,她紧闭着眼睛,皮肤苍白,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沉睡的睡美人一样。

    孙茜坐在床边,一脸担忧的看着躺在床上的言熙媛,一旁还站着一个梵小桡没见过的中年男人。

    看见梵小桡,孙茜立马起身,对着一旁的中年男人开口,“就是她了,就是她血可以救熙熙。”

    孙茜话音刚落,那中年男人救朝着梵小桡走了上来,他在梵小桡身前站定,温笑着开口,“你好,病人现在情况很严重,急需要你的血,你放心,只是少量,不会损伤你的身体健康情况的。”

    对于医生的话,梵小桡轻微的勾了勾唇,直接伸出胳膊,“没事,抽吧!需要多少就抽多少,不用顾及别的。”

    “呃……”医生本来只是依照惯例说一下而已,但是梵小桡这么一说,他就觉得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见医生怔在那里,还没有开始抽血,坐在床边的孙茜忍不住了,不由得开口催促,“怎么还不抽血。”

    因为言熙媛已经昏迷了好一会,对现在的她来说,时间就是生命,所以梵小桡直接坐在言熙媛床边,血从她的胳膊流出,直接流进了言熙媛的身体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究竟抽了多少血,到最后,梵小桡直接昏了过去,昏过去的前一刻,她好像看见了穆泽城。

    穆泽城没想到自己刚回来就看见了这么一幕,梵小桡坐在床边,整个人直接向地上栽去,如果不是他眼疾手快,她肯定是摔在了地上。

    抱着梵小桡,看了眼她胳膊上还在抽血的针管,他冷着脸对旁边的医生开口,“拔了。”

    他的声音很冷,听见他的话,医生点头,赶紧上前,手腕颤抖着拔了她胳膊上的针管。

    等到她胳膊上的针管被拔了之后,抱着梵小桡直接回了自己的卧室,给梵小桡盖好被子,他转头对着一旁的小李开口,“去把那医生给我带来,让他带个挂瓶。”

    小李出去不一会,就走了进来,进来的时候,他身后还跟着刚才那个医生,看见穆泽城,那医生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快速上前给梵小桡挂了吊瓶,挂完吊瓶后,他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穆泽城站在那里,出声询问,“刚才抽了她多少血!”

    “大概五六百毫升吧!”

    “具体一些。”说这话的时候,穆泽城的声音已经变冷。

    “七百五十毫升。”医生开口。

    他话音刚落,穆泽城突然一脚,直接踢在了他身上,他的脚上用了大力,那医生直接摔在了地上。

    “你不知道人一次最多只能抽四百毫升吗?你还抽她那么多血。”

    医生躺在地上,感觉到穆泽城的怒意,他直接躺在了那里,也不敢起身,只能默默的感受着他的怒气。

    他也很委屈啊!他说不能抽了,但是孙茜非说言熙媛还没有醒过来,让他继续抽。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

    另一边,看见穆泽城一脸怒意的进来,直接抱着梵小桡走了出去,孙茜的心里突然开始动摇,今天下午刚知道梵小桡的血可以给言熙媛换的时候,她以为穆泽城娶梵小桡是因为她的血,但是依照刚才看来,显然不是这样。

    抬头,对着旁边的李妈开口,“李妈,你说泽城娶梵小桡到底是因为什么?”

    听见孙茜的话,李妈摇了摇头,“夫人,少爷的心思我猜不到。”

    “唉!”孙茜低叹一声,“也是,儿子大了不由娘,他根本没有将我这个妈放在眼里,我说什么他都不会理会,他都只会觉得我是在害他,可是我是他妈啊!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好,他怎么就不明白我的苦心呢。”

    李妈也是母亲,所以她很能理解孙茜此刻的感受,摇了下头,她开口,“太太你也别这么想,你知道的,少爷他从小就比较独立,而是他只是不善于表达,但是太太您对他的好,他肯定都是知道的,而是他做事的时候肯定也有他的理由,少爷那么懂事,太太您就不用担心他了。”

    听见李妈的话,孙茜低头,自嘲的开口,“但愿如此吧!”

    这时候床上的言熙媛突然“嗯”了一声,听见声音,孙茜赶紧起身,“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问完言熙媛,孙茜转头对着李妈开口,“李妈,快去叫医生,告诉他熙熙醒了,让他过来看一下。”

    “哎!”应了一声,李妈快速向外走去,不一会,她带着医生赶了过来,他们身后还跟着穆泽城。

    看见穆泽城,言熙媛微微的勾起唇角,有些虚弱的开口,“不好意思,又给大家添麻烦了。”

    听见她的话,孙茜开口斥责,“你这孩子,说的这是什么话,都是一家人说什么麻烦不麻烦。”

    虽是训斥的话语,却是宠溺的语气。

    一旁的穆泽城也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