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天牢。

    苏尘有些犯难。

    带着崔渐寒这样的天牢重犯,是绝对不能回慕清宫的。

    那是妃子的寝宫,岂能让崔渐寒进入。

    就算银狼,也只是跟在苏尘后面才能进入宫内。

    苏尘不在慕清宫的时候,银狼都是在慕清宫以外的地方戒备。

    现在崔渐寒又是天牢重犯,如今又是衣衫褴褛、落魄模样,苏尘自然不能带他回慕清宫。

    这样,苏尘就只能带他去慕容家或者天武学院。

    而刚走出天牢,苏尘就遇到了何青阳。

    “贤侄,刚拿到查案权就直接把人从天牢里给带出来了?”何青阳看到崔渐寒诧异道。

    “自然,在天牢内查案,不方便。”苏尘说道。

    “先带到我的何宅去吧,我那里方便一些!”何青阳主动道。

    苏尘自然也没什么推辞,直接应了下来。

    何王府在皇城的宅院,也坐落在内城。

    位置不错,倒也不算大。

    不过依然也有四五个院落,两三个楼阁。

    银狼将崔渐寒带到了一处很雅致的院落的房间内,先让他在这里休息。

    崔雅柔则主动留下来照顾他。

    苏尘也没有急于查明事情,他觉得还是应该留下一些时间,让崔渐寒父女二人先单独待一会儿。

    而他自己则主动到了大殿内与何青阳聊起天来,也顺便打探一些何青阳能知道的事情。

    “贤侄,这董家灭门案有进展了?”何青阳问道。

    “崔渐寒非魔门中人,魔门中却有一些手段诡异的高手,竟然能用灵魂控制其他的武者,所以崔渐寒是被控制了。”苏尘说道。

    “魔门之中,还有如此诡异之人?”何青阳听后,都感觉非常震惊。

    “前些日子,我还听说过魔门有一个什么大祭司,乃是异相‘天眼’,可预知千里之外的地方将来可能发生之事。”苏尘说道。

    “异相武者?确实诡异!尤其是异相武者的修炼方式非常难以获得,因此一些拥有奇异脉相的武者,总会坠入魔门,从魔门寻找歪门邪道的修炼法门。”何青阳点头道。

    “如果崔渐寒是被控制的话,那么他知道神猿血池所在的可能性就比较低了。”何青阳又分析道。

    “现在可以知道的是,董家的传承之宝神猿血池,是整个被移走了,不仅仅是那些神猿血液,还包括其中的法阵与整个的构造。但是,曾经调查此事的人却通过一些魔门中人的情报查出,神猿血池现在并不在魔门的手中。”苏尘在天牢研究了一下案宗,发现了一些疑点。

    “你是说有人从魔门手里又将神猿血池抢走了?那么在皇城有这份实力的,除了皇族以外,就是神将府与国相殿了。”何青阳猜测道。

    “或许还要再加上陆家。”苏尘道。

    “虽然血池没在魔门手里,似乎更加容易收回来,但是目标忽然增多反而更加难以调查了。”何青阳也皱眉道。

    他也想要帮苏尘一些忙。

    但现在的情况,似乎何王府也出不上什么力。

    “已经灭亡的董家的神猿血池,到底是什么?”苏尘忽然问道。

    “董家曾经算是一代藩王,但后来他们的藩王领地被占据,他们最终整个家族搬到了皇城中。曾经也算是皇城之中的大家族,他们家族的传承脉相就是猿类,董家的武者普遍有着的特点就是力量强悍,防御惊人。”

    “那神猿血池就是提升董家神猿血脉浓度的传承宝物。拥有这个血池,只要有时间,就可以再制造出一个如同董家一般强悍的大家族!”何青阳说道。

    “对我这种武者也有好处吧?”苏尘忽然笑着问道。

    “当然,提升你的修为还有肉身与脏腑的强悍程度不在话下!”何青阳说道。

    “那确实是好东西。”苏尘点头。

    想了一阵子,苏尘感觉有些想不通。

    “等崔叔叔醒过来,找时间再问问他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吧,他的记忆应该是还保留着一些的。”苏尘叹息一口气。

    这时候,苏尘也想起了关于何释依所修炼的《七杀剑诀》。

    “对了,何叔叔,关于释依所修炼的《七杀剑诀》,您已经知道了吧。我在这里更详细地将心法口诀告诉你,你有时间多多指点一下释依吧。当然,若是重修这本功法,您也来得及。”苏尘说道。

    “贤侄这又是要给我一个大恩情啊,我怕是这些恩情都要还不清了!”何青阳自然是对《七杀剑诀》非常感兴趣。

    没有犹豫,苏尘直接将七杀剑诀的内容详细告诉了何青阳。

    之后,苏尘也又遇到了独自在一处院落内练剑的何释依。

    她还不知道苏尘来了何宅的里,见到苏尘,立马就扑了上来。

    “听说释依即将去绯红城修炼了?还要拜那位肖前辈为师?”苏尘摸着崔雅柔的脑袋问道。

    “可是,我更想跟着苏尘哥哥。”何释依说道。

    “我以后也会去绯红城的,你先在绯红城乖乖修炼,以后我会去找你的!”苏尘笑着说。

    何释依也只能乖乖答应。

    她不是那种一定要缠着苏尘的小女生,她会完全听从苏尘的建议。

    苏尘也带着何释依,来到崔渐寒休息的房间,给崔雅柔介绍何释依。

    给何释依讲述自己与崔雅柔的故事,也与崔雅柔说自己是如何与何释依认识的。

    总的,他觉得让两位小美人相互认识一下为好。

    虽然或许从理智上来说,她们两个最好不要走得太近,最好也不要让她们两个认识、熟悉。

    但是,事实是恰恰相反的。

    两个人竟然很快就熟悉起来了,崔雅柔本身就是苏尘的师姐,心性虽然不如苏尘成熟,但却比何释依成熟多了。

    她非常喜欢何释依,两个人就一起相互之间聊起了一些苏尘不关心的话题。

    此时,苏尘独自坐在崔渐寒的身旁。

    “谢七皇子相救,把我带出天牢,你的压力也不小吧?毕竟我可是确确实实参与了灭杀董家的事件中。”崔渐寒看着苏尘,有些歉意。

    “我能有什么压力,父皇赋予我全权查案,我自然有权力带崔叔叔出来。而且,我也确认这件事情并不是崔叔叔想这么做的!”

    苏尘的回答,很果断。

    他不认为自己会有什么压力。

    最起码,压力不会来自苏然信。

    国相殿目前的形势也不会对苏尘的所作所为感到不满。

    那么就只有神将府会不满了,苏尘会关心神将府的感受?

    他当然不会。

    “崔叔叔,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用灵魂伤害你的人,是谁?”苏尘问道。

    崔渐寒想了想,开始讲述八年前他的遭遇。

    “我遇到了一个恐怖的家伙,非常可怕。他的手下称呼他为魔魂使。遇到他之后,我就彻底陷入了他的控制之中。”

    “魔魂使?”不觉,苏尘竟然感觉这个名字很熟悉。

    这三个字曾经出现在苏尘所吸收的那个魔头恶灵的记忆之中,可以说这个魔魂使是那个魔头恶灵的同门后辈。

    这魔魂使论起来还得叫那恶灵魔头师叔祖呢。

    “后来我在他的控制之下,与一群魔门高手潜入皇城,屠灭了董家,取走了神猿血池,离开了皇城。但后来似乎是血池又突然不见了,那枚装着神猿血池的储物戒,被盗走了!”

    “于是,我们重新回到皇城内,打算寻找盗走神猿血池之人,结果却遭到了神将府与国相殿高手的联合伏击,最终一多半被杀,少数人被关入了天牢。”

    听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有用的消息。

    “神猿血池,是装在一枚储物戒之中的?”苏尘皱眉道。

    这下,他可以大概查一下,谁在那段时间,获得了一枚储物戒。

    储物戒这种稀有的东西,如果有人一旦获得了,比较容易被人传出去。

    毕竟这种事情一方面也不必被当成秘密,另一方面很多人会故意炫耀自己拥有储物戒这样的事情。

    “八年前的事情了,不太好查。”苏尘沉思片刻,决定找机会再去找慕容涛或者苏然昊来问问。

    这两个家伙算是皇城的老狐狸了,知道的消息自然也更多一些。

    他暂且将崔渐寒托付给何青阳,自己则带着银狼前往慕容府。

    这时候,在府内心情相当舒畅的慕容涛坐在椅子上,嘴里哼着小曲儿。

    哼完之后,慕容涛还不忘自言自语地夸奖一阵苏尘。

    “这么不愧是我的外孙,那般天赋,那般实力!就算不是龙相,也依然打动了皇帝陛下,将来继承皇位,希望也实在不小啊!”慕容涛赞扬道。

    “外公这是听到我来了,故意夸我呢!”苏尘一边笑着,一边走了进来。

    “天牢里的人,你就这么硬生生地给带走了?”慕容涛显然早早得到了消息。

    “雅柔的父亲,当然不是魔门中人,我有全权查案的权力,自然能够带走。”苏尘自信道。

    “想不到神将府竟然没拦你。”慕容涛一脸欣赏地看着苏尘。

    “就天牢那几个人,想拦也拦不住啊。”苏尘说道。

    “拦不住?且不说当时申博璋就在天牢附近,就算天牢内的真正的牢狱官,也是神将级的先天高手,加上天牢内的诸多法阵,就算你有先天大圆满的妖王相助,也未必能出得来!有时候,还是不要太小看皇城中的诸多实力。先天大圆满虽然很强,但还到不了连天牢都能随便出入的地步。”慕容涛提醒了一句。

    “神将府竟然主动放人?”苏尘皱眉。

    “你是不是案子有什么进展了?”慕容涛问道。

    “其实还是没有进展,但是相比较于神将府,应该有些进展吧!”苏尘猜测道。

    “这就对了,神将府的人,想要借助你的手段,查清楚这件事情。同时,他们也想要看看你的手段!”慕容涛分析道。

    “这么说,神猿血池还不在神将府的手里了?”苏尘皱眉,接着问道:“外公,最近这几年,你知道有没有哪家忽然拥有了或者多了储物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