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尘没多说什么,只是踏出一步,将这女子挡在自己的身后。

    他笔直的挺立在那里,仿佛目空一切,包括眼前的那头巨大的蛮熊。

    “我对近身战还有些心得,可以拖住这头熊,你先逃吧。”苏尘淡淡道。

    “胡闹,你的修为才多少,你怎么可能……”

    “吼!”

    就在那女子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那蛮熊发出一声怒吼,一只巨大的手掌从侧面向苏尘拍了过去。

    这蛮熊的力量十分巨大,苏尘自然不敢硬接这一掌。

    他翻手抽出紫纹剑,踏地一闪,腾空而起,躲开了这一掌。

    紧跟着,苏尘紫纹剑立刻挥出直接在这蛮熊的手臂上砍出了一道口子。

    这道口子,很浅,并没有对蛮熊产生什么实质性伤害。

    但是,这样的一道伤口,却激怒了这头蛮熊。

    一个本来在它眼里应该会被自己一掌拍死的炼体境人类武者,竟然能躲过自己的攻击并且反而伤到它。

    这让蛮熊十分恼怒。

    而这一切看在那女子眼里,她更加清楚苏尘刚才做了什么。

    那是她绝对无法做到的事情。

    “刚才那一闪,是身法类武技?这家伙,拥有身法类武技?他是谁啊,为什么要用面具遮住脸?难道长得很丑?”

    一时间,她竟然对苏尘感到好奇起来。

    身法类武技向来是非常稀有的武技,对于她这样的擅长远程战斗的武者十分重要。

    她一直以来都想要获得一份身法类武技,但是怎奈这东西太过于稀缺,她始终得不到。

    如果拥有这样一套身法类武技,她可就不怕这头蛮熊近身了。

    蛮熊再次向苏尘拍出一掌,这次苏尘再次闪身躲过,并再次发出一道月轮剑气斩向蛮熊。

    这次,又在蛮熊身上留下了一道口子。

    “他的剑技也十分了得,威力很大,这家伙,修为这么低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实力?”

    苏尘又是闪过了蛮熊的一次攻击,这蛮熊感觉自己简直是被苏尘戏弄一般,它始终无法碰触到苏尘。

    而苏尘在和蛮熊之间的缠斗中,也在自己熟悉着这套《踏空闪》。

    这样的武技,就是应该在这样的战斗中才能获得更好的修炼。

    那女子见到这蛮熊竟然一时半会儿伤不到苏尘,也强忍着伤势站了起来。

    她再次祭出弯弓,一支散发着白色光芒的箭矢出现在了弯弓之上。

    嗖!

    “透心箭!”

    一箭飞出,趁着苏尘和蛮熊刚好在纠缠,直接射中了蛮熊的胸膛!

    箭刺入了蛮熊胸膛三寸之内,只是稍稍地伤到了这拥有着巨大身躯的蛮熊。

    这蛮熊外表的防御力实在太强了。

    它的实力,怕是达到了锻骨境三重。

    而苏尘通过这一箭的威力来看,这女人的修为怕是也才锻骨境一重而已。

    “锻骨境一重的竟然一个人狩猎锻骨境三重的强悍妖兽?不过这峡谷外围怎么能有这么强的妖兽啊?”苏尘一边闪躲,一边进行着猜测。

    而蛮熊连续多次攻击都没有攻击到苏尘,这让它有些恼火。

    这时候它又发现了那个已经有些伤,而且身法完全比不上苏尘的女人。

    随即,蛮熊挥出一臂挡开苏尘,直接冲向了那女子。

    “真是个狡诈的家伙!”苏尘看到这一幕,立刻闪身过去想要拦住蛮熊。

    这时候,他发现蛮熊竟然立刻停下身来,然后迅速转身,给了苏尘凑过来了一张有些凶煞的巨大熊脸。

    “糟了!”苏尘实在没想到,这蛮熊竟然能狡猾到这种程度。

    故意装作去攻击别人,然后再转身反攻自己。

    这下,蛮熊直接用它的双臂将苏尘给扣了起来,让苏尘直接没有办法使用身法了。

    苏尘只能在这时候强行用出覆盖全身的木之铠,紧紧保护着自己。

    而那女子这时候则是不停地对着蛮熊的后背施展她的各种箭技。

    只是,她对于蛮熊的伤害,确实有限。

    蛮熊完全无视了她的攻击,而是想要全力将苏尘给收拾掉。

    这时候,苏尘看到了蛮熊的手臂上依然还存在着自己砍伤的那两道伤痕。

    “雷霆外放!”

    苏尘立刻释放出了他如今十分强大的雷霆之力。

    蛮熊的表皮虽然也对雷霆之力有一定的抵抗能力,但其实它在这方面是比不过饮血鹿的。

    而且,它的身上已经有几道血口了,这下雷霆之力完全可以顺着这几道口子窜入了蛮熊的体内!

    受到苏尘的雷霆之力的作用,蛮熊难忍疼痛只能松开了苏尘。

    “好险,必须尽快解决掉它!”苏尘觉得这时候就不要考虑修炼身法的事情了。

    要趁着蛮熊被雷霆之力麻痹着,直接用全力灭掉蛮熊。

    他双手握紧紫纹剑,直接向前刺出一击。

    这一剑,已经完全融入了《竹隐剑法手札》的剑道意境。

    而且,苏尘这一剑刚好瞄着蛮熊被那女子的箭刺透的伤口处。

    一剑刺出,恰好刺在了那被箭刺透的伤口上,紫纹剑径直穿入了蛮熊的胸膛里。

    紧接着,苏尘将自己的雷霆之力推入了紫纹剑中,也顺便引动了紫纹剑里的雷力和雷之铭文!

    这些雷霆之力,全部涌入了蛮熊的体内。

    已经炼化过雷灵的苏尘所施展出来的雷霆之力可是非常强悍,蛮熊失去了体表的保护,它的内脏也很难承受如此程度的雷霆之力的攻击。

    很快,它就因为完全无法承受这样的雷击而倒在了地上。

    巨大的蛮熊倒在了地上,苏尘用紫纹剑在蛮熊的体毛上擦拭一下血迹,显得波澜不惊。

    “你把它干掉了?”那女子诧异道。

    苏尘依然显得很淡定,道:“谢谢你那几箭制造的伤口,如果没有这几个伤口,我想要解决它可是相当麻烦的。”

    “你真的只是炼体境吗?刚才那头蛮熊的表现,绝对不下于锻骨境三重的实力的!”女子显然感觉有些难以置信。

    “运气好而已,正面对抗二级的妖兽,我确实会很吃力。但这头妖兽的攻击恰好打不到我,加上有你创造的伤口,这才导致这头蛮熊被我的紫纹剑刺入了。”

    “我叫白若晴,是白鹭城白家的人。你是谁,为什么戴着面具?”女子立刻自报家门,又好奇地打听起苏尘的身份来。

    “戴着面具就是不想让人知道我是谁,你又何必再问。”苏尘并不关心白若晴是谁,他刚才只是不想见死不救而已。

    毕竟白若晴刚才关心过自己的安危。

    “那么我能知道你的身法武技叫什么吗?”白若晴又问道。

    “《踏空闪》,我还没练成。这武技很难修炼。”苏尘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肢解这头蛮熊。

    有外人在,他也不能直接用储物戒,而是直接收取了这蛮熊的脏中血和掌中筋便没再要别的材料。

    别的材料对于其他一些武者来说或许是好东西,但对苏尘来说,也不值得去取了。

    白若晴看着苏尘肢解蛮熊,也知道苏尘自然不可能轻易地将这所谓的《踏空闪》教给她。

    不过她也不想轻易放弃,就开始套近乎道:“你自己一个人来的裂天峡谷?虽然你实力还可以,但一个人也太危险了吧。如今裂天峡谷非常混乱,大多数来这里的都是以四五人为一小队,结伴来的。”

    “确实是一个人,以前没来过,就想一个人来看看。你不也是一个人吗?”苏尘随口答道。

    “我不是一个人,我们白家三人加上邻城的王家两人一共五人来的。不过在峡谷深处遭到了蒋家一个实力极强的小队的围攻,我们五个实在不敌,就在分头逃走的过程中走散了。”白若晴答道。

    “蒋家的人为什么对付你们?你们白家也和蒋家有仇?”苏尘好奇道。

    “我们白家也占据了两座城池,算得上是这附近比较有名的家族了,我们白家的老祖也是进入过先天的高手。不过由于他大限将至,我们白家现在也必须依附其他的大势力生存。近期何王府崛起,而我白家曾经也是何王府的旧部,因此白家也在二十多天前正是加入了何王府。”

    说到这里,苏尘也明白了。

    既然加入了何王府,那自然就成了蒋家的敌人。

    “原来如此。”苏尘似乎明白了似的说了一句。

    “那你也是一个人,我现在也是一个人,不如我们两个合作在这裂天峡谷中历练吧?”白若晴忽然道。

    “你还是先养伤吧,而且我这几天要想办法突破到炼体八重,不打算历练。”苏尘看到白若晴伤成这样,干脆劝说道。

    “我知道这附近有一棵百骑树,那棵树想当粗壮,而在树干在地面高度五米左右,刚好有一个巨大的树洞。我之前在那里躲过几天,特别宽敞。你要是想要突破,可以去那里,我也顺便去那里养伤。”白若晴提议道。

    苏尘本来想拒绝,不过当他听到百骑树之后,就来了兴趣。

    这是一种拥有极强生命之力的巨大树木,而且,它非常地粗壮巨大。

    传闻,曾经有一棵百骑树曾经容纳过一支数百人的武者铁骑在树下避雨,从而得名百骑树。

    苏尘想要突破,自然是最好选择木系能量充裕的地方最好。

    这棵百骑树,绝对是足够了。

    “也好,那就麻烦白小姐带路了。”苏尘点了点头。

    白若晴看到苏尘竟然竟然答应了,也相当开心。

    一方面她如果有苏尘这样的帮手在身前正面迎敌,而她则利用自己的弓箭杀敌,她们二人合作好了的话,还是可以在这裂天峡谷中生存下去的。

    而且,白若晴也同样对于苏尘充满了好奇。

    尤其是他身上的竟然有套身法武技,再加上他修为不高却实力非凡,这都足以引起她的好奇心。

    “喂,我怎么称呼你啊?总不能一直叫你‘喂’吧。”白若晴问道。

    苏尘沉思了片刻,直接道:“我叫苏尘。”

    既然她不是蒋家的人,又同样是隶属于何王府,那么苏尘也没必要隐藏身份。

    其实苏尘本身戴面具就有些小心过头了而已。

    除了那个蒋元朗和他的手下还有死去的蒋玉生和穆老,蒋家根本就没人见过自己。

    而且,自己现在没有被什么人盯上。

    在这里,只要小心蒋家的队伍就好了,他们的目标是所有的何王府的武者。

    或许,无论是不是何王府的武者,仅仅是一些武者手里获得的妖兽材料,他们都会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