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紧吧?有没有受伤?”少女蹲下身,关切地询问苏辰。

    “嗯,没事,差点就没命了。”虽然莫名被袭击有点委屈,但事情已经过去,苏辰也不再追究了。

    “十分抱歉,是我没管好家仆,差点酿成大错。”少女表情略带歉意,长呼一口气,还好他没事,要是真被自己的护卫斩杀,那自己这辈子就要活在懊悔和自责中了。

    “误会澄清了就好。”苏辰淡淡笑了笑,对眼前少女多出了几分好感,她其实挺善良的。

    见他挺大度,少女也露出一丝微笑,仿佛拥有治愈人心的温暖魔力,如沐春风,这份真挚纯洁的笑颜让苏辰不由一痴。

    随即,少女似乎才醒悟过来什么。

    诶?等一等,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这个人偷窥自己洗澡,为什么最后道歉的人反而变成我了?

    啊!好气呐!再纠结下去也不合适,那样会显得自己度量小……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不然我就太亏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于是,少女没好气地瞪了苏辰一眼,让后者顿时觉得一阵莫名其妙。

    ???

    这女人前一秒还是灿烂的笑容,下一秒就立刻转变,翻脸速度太快了吧?

    ……

    经过一段小插曲,苏辰也算是与眼前的少女,还有他身边的中年男人初次结识。

    少女有着一个十分唯美的名字,叫「优莉雅」,姓氏她没有透露,或许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至于那名中年男人,叫做「雷加德·费伦特尔」,是优莉雅的护卫。

    “苏辰?好奇怪的名字,你是哪里人?”优莉雅可爱地歪着脑袋,觉得苏辰的名字十分特别,才两个字,而且是姓在前、名在后。

    “我的故乡,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远到我都不知道是否还回得去。”苏辰忧郁地叹了口气,模棱两可地回答。

    “噗……差点以为你是多愁善感的吟游诗人了。”优莉雅掩嘴轻笑出声,谈吐举止中无形富有一股大家闺秀的淑女气质。

    从她的服装打扮以及携带护卫来看,苏辰觉得她很有可能出身于这个世界的高贵人家。

    “你的眼睛,好漂亮呀。”优莉雅忽然凑近了几分,直直盯着苏辰那异于常人的金色左眼,像是欣赏某种唯美的事物。

    “是吗?你的也不错啊。”苏辰笑了笑,注视着少女美丽的蓝色大眼睛。

    “唔……”互相对视良久,优莉雅顿时觉得一阵尴尬,赶忙移开视线,这样盯着别人看在她心中是略显失礼的事情。

    “小哥,刚才真是对不住了,看到你这身盔甲才误认为你是帝都来的。”雷加德还是那副慵懒的模样,叼着一根不知从哪儿捡来的草叶。

    “如果我说,这副盔甲是我捡来穿的,我根本不是什么帝国士兵,你们信么?”苏辰无奈地打量了自己身上的银制盔甲一眼,这玩意差点害自己出师未捷身先死。

    “信,当然信,听你的口音并不像南方人,帝国士兵可不会把他们的剑拿在手上,而是别在腰间,那是古老的传统骑士礼仪。”

    “那你不好奇我是谁吗?”苏辰撇了撇嘴,反问道。

    “嘿嘿,我猜猜?某个服兵役被征走的倒霉平民然后成了逃兵?偷了盔甲打算卖钱的盗贼?落魄贵族的私兵?……嘛,只要不是帝都派来的,你是谁都没关系,不过要是让我察觉到你会对做出威胁我家小姐安全的举动,我会毫不犹豫杀了你。”

    “那个……不小心看到她的完美身材,算是威胁到安全吗?”苏辰半幽默地问。

    “你……你在说什么?!”优莉雅没想到这人居然哪壶不开提哪壶,气得直跺脚。

    “呃,这个嘛……我个人觉得只是这样的话,不算吧。”雷加德摸了摸脑袋,直说道。

    “那就好,我还以为要偿命呢。”苏辰不由松了口气。

    “哈哈,没那么夸张,看一下又不会少块肉,你说是吧。”雷加德咧嘴一笑,作为一名粗人,他自然永远不会理解女孩子的矜持是何物。

    “……”一旁的优莉雅见两个男人聊得你一句我一句,还当面调侃自己,顿时皱起秀眉,有些不悦。

    “雷加德,你是不是要联合外人一起欺负我?!”

    “哇,小姐,我哪敢啊!别激动,您坐着就好,我和这位小哥去捡一些木柴生火,把这只野兔烤熟吃了。”

    说罢,雷加德轻轻晃了晃手中拎着的野兔,看了一眼苏辰,后者自然只能答应,对方肯定不放心自己和他家小姐二人独处,还是带在身边比较稳妥。

    “小子,赶紧跟我溜啊,小姐要发飙了,她的「冰封术」已经达到3级,我可不想被冻成冰雕。”雷加德对苏辰使了一个眼色,压低声音道。

    “雷加德!别以为我没听见!”

    “我错了小姐,下不为例!”

    苏辰望着眼前不分尊卑的主仆二人,却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其实是非常深厚的。

    ……

    拾取了一堆木柴用以生火,苏辰也算是蹭到了一餐午饭,美味的烤兔腿。

    从雷加德口中得知,他们主仆二人此行是想要穿过这座阿尔特山脉,抵达另一边的境界,去“风花城”投靠优莉雅的舅舅,劳伦斯男爵。

    雷加德声称,他所侍奉的优莉雅小姐,是一名来自“帝都·圣亚格林”的富商的女儿,此行只是出游拜访亲戚,但苏辰却隐隐觉得他似乎没有对自己说实话。

    即使处于陌生异世,苏辰也能看出优莉雅身上那一袭典雅服装以及手中的短杖绝对不是凡品,她本身甚至能够使用一种名为「魔法」的力量,就像是把语言传输给自己那样,十分神奇。

    而雷加德这名护卫,也拥有极其不俗的实力,至少有自己认知中的联邦上校的力量和速度。

    他们主仆二人行囊所携带物品十分少,只有一个简陋的布袋,连食物和淡水也没有储备,还要靠打猎来填饱肚子,餐风饮露,仿佛出发时太过仓促来不及收拾准备。

    无论是优莉雅还是雷加德,面容看上去都显得有些疲惫,风尘仆仆,似乎经过了长时间奔波赶路。

    就像是……在逃亡一样?

    苏辰的脑海中莫名涌现这样的错觉,不过他也并不打算追问到底。

    每个人都有秘密,自己也是一样,别人问起身份来,总不能说“我是穿越时空过来的联邦特工”吧。

    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是探索、搜集情报,自然得融入这个世界中才行,眼前的两人对自己暂时不存在敌意,是可以结交利用的,他们是本土人,肯定要比自己这个天外来客的异邦人更熟悉这个世界。

    于是,苏辰也尝试着请求跟他们结伴同行,前往那什么“风花城”。

    能够抵达人类城市,才能了解这个世界的社会格局、文明程度、风土人情,比在这荒山野岭瞎转悠要好得多。

    ……

    入夜。

    篝火照亮黑暗,将苏辰的脸庞映照得半明半暗。

    望着那燃烧跳动的火苗,他的思绪逐渐迷离,直到雷加德稍微喊了他一句才回过神来。

    “在想家么?”

    “这你都猜得到。”苏辰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惊讶。

    “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想家啊……话说你为什么独自一人来到这里?”

    “被上司坑了,坑到万劫不复的那种。”苏辰默默苦笑,回答。

    “唉,祝愿我们彼此好运吧。”雷加德微微叹了口气,见苏辰不愿明说也不追问到底,侧过头看了眼自家小姐。

    优莉雅此时已经侧躺着睡着了,娇躯轻微起伏,发出甜甜的匀称呼吸声,安静的睡颜无比惹人怜爱。

    “妈妈……”少女嘴唇微张,梦呓般呢喃开口,吐字模糊不清。

    雷加德轻轻将盖在她身上的衣服稍微往上拉了一些,生怕她着凉。

    “怎么样?是个很乖的孩子吧?”

    “嗯……睡着的时候,是挺乖的。”苏辰的言下之意:醒着的时候就不好说了……

    “哈哈,小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从一个小婴儿,到长成现在这么个大美人,时间过得真快啊,不知不觉已经十八年了呢……就算拼上这条命,我也会保护好她!”

    “保护?”苏辰敏锐地听出了一些端倪。

    “啊,不用在意我说的,你就当作是个萝莉控大叔的正义宣言吧。”

    “这只已经不能算是萝莉了吧……”苏辰不由瞄了一眼熟睡中的优莉雅,她的脸蛋十分美艳可爱,但那发育良好的饱满胸脯却怎么也无法跟萝莉沾边。

    “唉,小姐长大了,越来越叛逆了,以前小时候可是很听话的,天天跟在我屁股后面一口一个叔叔地叫,又要抱抱又要举高高,把我当作是全帝都最强、天下无敌的大人。”

    “你这个大叔还真是辛苦呢……话说帝都是你们以前住的地方吗?听你提起过很多次了。”

    “是啊,那里是小姐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

    “现在为何要离开呢?是家族生意不景气吗?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苏辰好奇地询问出口。

    “小子,有些事情不知道比较幸福,到风花城我们就分别吧,若是莫名卷入奇怪的事件中,可就不好玩了啊。”

    雷加德似乎并不愿意透露实话,苏辰也不勉强他,那是别人的家事,自己一个外人自然无法插手。

    忽然间,黑夜的森林中隐约吹来一阵冷风,周围的寂静环境被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打破。

    雷加德眼神中闪过一道寒光,手指飞快地按在了腰间的剑柄之上。

    “有人来了,大约5~6个左右。”

    苏辰也紧绷神经,站起身,手中持握那把帝国制式铁剑。

    唤醒贤者进行扫描,的确是有一行6人正在往这边靠近,距离已经不到三十米了。

    “会是这附近的猎人吗?”尽管知道可能性不大,苏辰还是问道。

    “嘿,猎人可不会有如此浓烈的杀气,隔着这么远,我都感受到了。”雷加德冷笑一声,已然摆出战斗架势。

    他轻轻拍了拍还在熟睡的优莉雅的肩膀,叫醒她。

    “小姐,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

    少女揉了揉朦胧的睡眼,看到天色依旧是漆黑的夜幕,不由撇了雷加德一眼。

    “唔……雷加德你又骗我,赔我芝士奶油蛋糕!”

    苏辰一头雾水:“芝士奶油蛋糕?”

    雷加德耸了耸肩,解释道:“我家小姐有一种特殊技能,能够梦到各种世上已有的,或者还未曾问世的料理美食。”

    “她不去当厨师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