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此时正值中午,苏辰感到肚子有些饥饿感涌上,于是便想着打几只山鸡野兔来烤着吃,这个世界应该会有的吧。

    就算没有山鸡、野兔,树果蘑菇之类的也成啊,肚子快饿扁了,早知道穿越前应该先吃一碗牛肉拉面当作夜宵的……

    “贤者,你能搜寻到附近的野生动物吗?”苏辰用意识询问脑海中的芯片。

    “可以,生物侦测的有效范围最大是100米。”

    “那我的午餐就拜托你了。”

    “正在进行生物侦测。范围:100米。当前进度:5%。”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贤者的进度条达到100%时,苏辰也收到一声悦耳的轻响,代表芯片的工作已经完成。

    “已侦测到范围内有其他人存在。数量:1。暂时无法判断是敌是友。”

    嗯?这附近有别人?

    苏辰下意识保持警惕,手指按在腰间的长剑之上,前行的速度也放缓了下来。

    是路过的人么?还是打算埋伏自己?

    “贤者,对方的位置?”

    “西北方,十一点钟方向,距离97米。”

    苏辰顺着指示的地方望去,视野所向是一片繁茂的树林。

    他将脚步放轻到几乎无声的频率,身影依靠着周围的树木草丛等天然掩体往目标位置缓慢移动。

    九十米,七十米,五十米……

    距离在不断接近,苏辰的心跳也略微加快了几分,身体始终紧绷,随时能够应付突然情况。

    小心翼翼地贴着树林边缘前行,绿荫遮蔽了阳光让人感到凉爽,苏辰只觉得四周格外寂静,仅有耳边传来的风吹树叶发出的沙沙声。

    穿越树林,苏辰发现前方是一条清澈的河流,流水声让人不由感到身心放松平静,阳光映照在水面上产生波光粼粼的唯美光影。

    正好有些渴了,来尝尝这纯净的山泉之水吧。

    刚走两步出去,他忽然觉得自己脚下似乎踩到什么东西。

    低下头打量,居然是一件精致典雅的女性服装外套,以白色为主色调,领口和袖口处都镶嵌着精美金边的设计,充满一股点缀的优雅贵气,布料与工艺都堪称上等,像是一些欧洲皇室贵族小姐穿的礼服。

    在这件外套的旁边,还整齐地叠放着一些别的衣物,干净的衬衣、蕾丝短裙、白丝袜、蝴蝶结发带,甚至还有白色的胸衣和内ku……

    这是谁的衣服?怎么放在这里?

    苏辰的脑海中浮现疑问,稍微又往前走了几步,随后映入眼帘的画面,让他当场愣在了原地!

    碧波荡漾的水潭中,一道曼妙倩影正侧对着自己,背靠在岸边。

    那是一名相貌极美的年轻少女,精致漂亮的脸蛋像是一个洋娃娃,可爱迷人,却也隐隐散发出红颜祸水的气息。

    她微微闭着双眼,长长睫毛几乎覆盖眼帘,轻轻仰起下巴,薄嫩的嘴唇微张,似乎在哼着小曲,神态无比惬意,享受洗浴的舒适感。

    少女的侧脸轮廓绝美无比,一头金色长发为了不浸湿而高高盘起,性感的香肩与一大片白皙肌肤完全呈现,如雪般吹弹可破,她此刻身无片缕,上半身娇躯勾勒出完美的弧度。

    以苏辰的角度侧面看过去,能隐约目睹到那高耸饱满的诱人轮廓,不过由于少女几乎上半身全都泡在水中,倒是没有露出太多不雅的春光。

    这一幕香艳画面,让苏辰直直愣在了原地,大脑都短路,完全不知所措。

    仿佛注意到了有人走近,少女缓缓睁开眼睛,侧过头正好对上了苏辰的眼睛。

    一秒、两秒、三秒……四目对视。

    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一丝同样的惊愕。

    “啊!!……”

    最后,还是由少女高分贝的尖叫声打破了安静,她犹如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白兔,将身体全都缩进水中,只露出一个脑袋,模样有些滑稽可爱。

    “等一等!少女,我不是有意偷窥的,只是偶然路过!贤者能够为我证明,对吧贤者?”苏辰连忙高举双手表示自己无辜,解释出声。

    “省省吧,我们俩之间的意识沟通,外人是无法听到的。”脑海中传来纳米芯片淡淡的回应。

    不知为何,苏辰莫名觉得贤者的语气波动中夹杂了一些像是人类的情绪,类似……幸灾乐祸?

    少女脸色绯红,双手抱胸遮掩,漂亮的蓝色大眼睛瞪着苏辰,充满杀气。

    “дюп!чrэ!”

    ???

    优美得如同诗歌般的语言,苏辰却完全一个字也听不懂。

    “贤者,你有没有翻译功能?”于是,苏辰便求助于脑中的纳米芯片。

    “正在解析语言,请稍后……很抱歉,我的语言库中没有与之匹配的语种,应该是未被联邦官方收入的一种全新语言。”

    不过就算语言不通,从少女那一脸娇怒的表情来看,苏辰也不难猜出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大致就是:变态、色狼、去死一类的吧?

    嗯,即使没有掌握对方的语言,但还是能将想要表达的意思传达出去的,那就是,肢体语言!

    想到这里,苏辰不由手脚并用开始比划,先是指了一下自己,然后做出一个抬头喝水的动作,再指了指溪流中的水,他相信对方只要不是智障,应该能看懂。

    对于他的举动,少女的脸上先是露出疑惑的表情,随即转变成羞涩,她怒瞪了苏辰一眼,挥手比了一个“走开”的手势。

    “好好好,我回避。”苏辰无奈地摊了摊手,往树林处走去,暂且离开。

    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少女才重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金色长发披肩,身上已经穿好衣物,白色的典雅外套搭配蕾丝短裙,充满一股贵族的端庄优雅,修长美腿被白色丝袜包裹,脚下是一双华丽的高跟凉鞋,就如同一位从童话中走出的王室公主,浑身散发出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

    少女的走路姿势十分矜持好看,脚步轻灵平缓,似乎经过长期训练。

    更令苏辰在意的是,她的手中拿着一柄精致小巧的短杖,首部镶嵌着一枚色泽光鲜的冰蓝色水晶宝石,散发出淡淡蓝光,美丽而又梦幻。

    接下来,少女微微闭上双眼,似乎在积蓄某种能量,一头金色长发微微飘动,手中短杖散发出一道肉眼可见的蓝色光束,径直没入苏辰的身体内!

    后者当即大惊失色,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状况,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适之处。

    “现在,你可以解释一下了,不会说通用语的士兵先生。”甜美细腻的女声幽幽传来,声线如同天籁般动听。

    少女正双手环抱静静注视着苏辰,一脸质问的表情。

    士兵先生?苏辰低头看了看穿在自己身上的银制盔甲,也明白过来。

    让他更震惊得无以复加的是,自己居然能听得懂她说话了?

    他不可思议的发现,自己的脑海中,莫名多出了一系列如海般的陌生词汇,而自己并不需要加深理解,就已经明白那些文字的含义。

    “你好,中午好,今天太阳真好,嗯……能听懂我说的话吗?”苏辰尝试着用新的语言与她交流,对方却露出一个看白痴的表情。

    “我对你使用了「语言术」,将基本的大陆通用语知识灌入你的脑中,这个能力会消耗我四分之三的魔法值,但是为了听听你这个变态要如何亲口辩解,就勉强便宜你了。”

    “呃,之前不是说过了,我是来饮水的,刚好碰见你在洗……在与水元素增加亲和力。”

    “真的只是一不小心路过吗?”少女鄙夷地盯着苏辰的眼睛,仿佛想要看穿他的心思。

    “真的,我发誓,如果有半句谎话,就……”

    “如果你敢骗我,就双目失明、天打雷劈、万箭穿心、烈焰焚身、灵魂堕入地狱……”少女恨恨地开口道,将她自己所掌握的所有词汇全部一股脑脱口而出。

    “你这也太狠了一点吧……”

    “哼,你害怕了?”

    “好吧,我发誓,如果我骗你,就像你说的那样,满意了吧?”苏辰对此只能无奈妥协,他可是穿越者,才不会相信发毒誓就会真的实现。

    “这还差不多,暂且相信你了。”

    少女这才点了点头,对方既然不是故意的,那就算了,自己也不是不可理喻之人。

    近距离仔细看,这个人长得还挺英俊的呢……啊,不对,我在想什么?他可是偷看自己身体的无耻之徒!

    想起刚才自己的*酮体被陌生男人看到,少女的脸上不由浮现一丝微红……

    “小姐!中午有野味吃了!”大老远外,传来一个慵懒平淡的男人嗓音。

    说话的是一名容貌沧桑的中年男人,正拎着一头野兔,从远处缓缓向两人走来。

    他一头棕色头发,脸庞刚毅俊朗、下巴布满胡渣,隐约可以看出年轻时的英俊倒影,身穿一袭黑色轻甲,佩剑别在腰间,浑身充斥着一股深沉的肃杀气质。

    苏辰眉头微皱,他从对方的走路姿势以及举手投足间就能感觉出,这是一个高手。

    “雷加德,你回来啦。”少女一见到他,无言的安全感也随之回到心中。

    “嗯?”男人饶有趣味地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苏辰,眼睛微微眯起。

    帝国士兵?已经追到这里来了么……

    “小姐,这位小哥是?”

    “哼,只是个偷看女生洗浴的坏蛋。”少女撇了苏辰一眼,随口说道。

    “那小姐的意思是?”

    “唔?我……我不知道。”少女的表情有点委屈羞涩,支支吾吾的不知如何答复。

    “唉,那就交给属下处理吧。”

    男人说完,转过身看向苏辰,只是那双眼睛内已经没了慵懒之色,充满冷冽杀机!

    “小哥,你这帝都斥候干得不专业啊,暗中监视跟踪,居然被我家小姐发现了,她的感知可是0点啊。”

    “帝都斥候?”苏辰一脸懵逼,这人在说什么自己怎么一点都听不懂。

    望着男人已经拔出长剑的背影,少女隐约觉得这名忠诚的护卫似乎想要做出自己不愿看到的事情。

    “等等,雷加德,我没说让你……”她话才说到一半,男人已经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

    长剑在半空中出鞘,划过一道森冷寒光,带着致命的半月轨迹,朝苏辰斩下!

    苏辰只觉得眼前一道幻影闪过,转瞬之间对方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手举剑落!

    好快……这家伙很强!

    一股极度强烈的危险感涌遍全身,苏辰强迫自己保持冷静,他可不会坐以待毙。

    黄金左眼!

    他缓缓启用了自己左眼的能力,顿时视野呈一片金色的世界,身边所有的人或事物都变得缓慢无比。

    通过减缓时间流速,苏辰才得以看清对方的进攻动作,并且进行闪躲!

    短暂的一秒后,苏辰的身体已经狼狈地侧身翻滚出去,以一个极限角度躲开了男人的剑锋。

    “嗯?一个无位阶居然能躲开我的攻击?有点意思……”男人的脸上流露出讶异神色,仿佛苏辰做到的,是什么惊世壮举。

    “笨蛋雷加德!住手!你再这样我会生气的!”少女的甜美柔和嗓音从身后传来,充满了不悦。

    男人无奈地摸了摸后脑,将长剑再次收入鞘中。

    “啊……抱歉啊,小姐,剑一出手就停不下来了。”

    随后,他才转过身,意味深长地看了苏辰一眼,这个黑发的年轻人,不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