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点三十分,苏辰准时来到了主基地的总部大楼。

    走进大厅,苏辰看到这里此刻已经站满了人,有自己的上司卡德兹将军,有ghost的同事,也多出了许多从曾谋面的人,其中一些是身穿白色研究服的科学家,还有一队戴着防毒面罩头盔、黑色战术服的联邦士兵。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名相貌不凡的年轻男子,他有着一头优雅的金色长发,五官俊美无比,一双蔚蓝色的眼眸深邃迷人,穿着类似军装的典雅白色制服大衣,肩膀上和袖口都镶嵌着暗金色的流苏纹路,手上戴着白手套,似乎是个有洁癖的人,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

    苏辰觉得他应该出现在上流社会的交际舞会中,也许会引得一众花痴女人的爱慕青睐。

    那名金发男子见到苏辰,当即露出淡淡的微笑,迈着步伐缓缓走上前来。

    “很荣幸见到你,零号ghost苏辰,鄙人是联邦议员,安德烈·雷扎斯。”

    “久仰了,大名鼎鼎的「炽天使」,联邦十议员之一,北爱尔兰雷扎斯公国的王子兼储君,一个人就能让一支百人军队全军覆没的高阶异能者。”

    苏辰平时最反感的两类人,一是联邦高层官员,二是异能者,眼前这位却是两者结合在一起。

    在他心中,那些大人物一个个都高傲无比,都是伪善者,表面上用冠冕堂皇的和平理由蒙蔽世人,背地里却为了自己的野心和私欲掀起暗流,他们每一个人都拥有极其恐怖的政治影响力,一言一语都有可能引发一场战争。

    卡德兹也并没有像平常一样出言训斥苏辰的说话语气,很明显这位忠义的沙场老将也不是很喜欢政治家。

    “呵呵,我有那么可怕吗?如果要说异能者的话,其实你那只被你刻意挡住的漂亮左眼似乎也有很不可思议的能力吧?”虽然苏辰的语气显得有些无礼,不过安德烈对此却并没有在意,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容。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每个人都有他的秘密,所以我也不打算追问到底,回到正题吧,你父亲是佣兵界的神话,也是拯救过世界的英雄,想必你一定可以继承他的优秀血统,再次创造奇迹。”

    “嘿……他是他,我是我啊,也许他可以打垮恐怖组织、化解生化危机,但我只是个小警察,最多也就欺负一下古惑仔和吓吓奸商吧?”

    “你太谦虚了,听说死在你枪下的怪物不计其数,新时代的大门已经开启,联邦选择了你作为穿梭时空的先驱者,这是一个孤注一掷也是一个深思熟虑的决定,你身上肩负的使命是全人类未来的希望。”

    “过滤掉华丽的语句,简单来说就是要把我送进那个黑洞般的漩涡对吧?噢,科学专业术语叫做,虫洞。”

    “你也不用太过担心,联邦的科研组已经完全掌握了定位虫洞的技术,并且也足以保持磁场能量稳定以达到开启虫洞之门的条件,毕竟政府这几年可是投资了几百亿的实验资金。”

    “事到如今,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能够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穿越者,就算死了也荣耀加身吧。”

    “联邦高层相信你的能力,将这一次前所未有的艰难任务交给了你,或许它的确很沉重,但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漂亮地完成,此行之后你的名字将会被这个世界铭记……”顿了顿,安德烈才又补充一句,“就像你父亲那样。”

    “与其说这些题外话,不如先告诉我任务的目标吧。”

    苏辰并不喜欢活在父亲的光环之下,那个男人或许是一个合格的战士,但绝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好的,接下来我会请我身后的克里斯博士为你解说有关这次任务的相关内容以及注意事项。”安德烈说完便退到了一边,从他身后走上来一个戴着眼镜、身穿白色研究服的中年男人。

    “啊,真是一位年轻的联邦精英士兵,因为你实在太年轻了,所以我要提醒你的是,这一次任务很不一样,你将要面对的是能够穿越过去以及未来的虫洞,没有任何人知道门的另一边有什么,也没有任何人可以给予你咨询和帮助,一切都得靠你自己的探索。”

    “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为什么会选择我穿越虫洞?联邦内部比我优秀的精英特工应该比比皆是吧?远的不说,就近而言其他的十二位ghost成员每一位都比我这个曾经的小警察要更加出色,我是吊车尾的那个。”

    “事到如今,你也有权力知道事实的真相,不管你信与不信,都请仔细听好了。”

    “愿闻其详。”

    “你的身体内部,存在着一种科学都未曾命名的能量物质,它也许来自于先天,又也许来自于你那只刻意遮住的左眼,这种能量经过提取分析后,我们发现它居然与虫洞的频率完全吻合,也就是说你的体质能够适应虫洞的时空乱流,而且这个过程中你不会有任何类似记忆丧失、头晕目眩或者是器官衰竭的后遗症,你可以健康地穿梭到另一边,比其他人的成功几率高出81.25%,不过就算你本人能够通过虫洞,你身上携带的装备有很大可能遗失在时空乱流中。”

    “那我穿梭虫洞抵达另一边的几率具体是多少?”

    “87.96%。”

    “居然能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却还有百分之十多的几率会失败?”

    “这已经是很高的概率了,联邦的整个科研团队都会最大的努力确保虫洞稳定开启。”

    “希望不要触发非酋血统……”

    “即使你不幸殉职,你的家人也会因此得到一大笔抚恤金,他们这辈子都将衣食无忧。”

    “那还真是感谢联邦政府啊,很可惜我已没有任何家人,那么我的任务是什么?到那边去玩一年就行了?”

    “玩?你要那么理解其实也并不是完全错误,因为并没有明确任务指派你。但是我必须告诉你的是,联邦在今夜的人工虫洞开启计划上花费的资金已经高达近百亿,所以你应该要对得起这份投资!”

    “近百亿……我谁都不服,就服世界联邦。”苏辰不由吐槽出声。

    顿了顿,博士继续说道:“对了,有一点忘了提醒你,为了你的任务圆满完成,我们在你的心脏中嵌入了一枚纳米芯片,「贤者」,它能提供你诸多帮助。”

    苏辰一听,差点没跳起来。

    “你说什么??你们在我的心脏装了一个什么芯片?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三天前的深度体检,好了这不是重点,你要知道「贤者」是联邦最新的科研成果,仅此一枚,独一无二,造价五十亿,基本上联邦的资金有一半都用来打造这枚芯片,植入在了你的身上,你可不能辜负联邦的期待啊!”

    “五十亿?我还以为只要998呢,话说这贤者芯片对我来说又有什么用?”

    “集中精神,传达脑海意识唤醒芯片,自己感受一下,就知道了。”

    苏辰闻言,好奇地照做,闭上眼睛试着去“呼唤”某个植入自己体内的东西。

    半晌后,一个甜美而空灵的机械化女声幽幽从他的脑子里传来。

    “晚上好,苏辰,我是微型纳米芯片「贤者」,请问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

    “卧槽……”苏辰错愕地吓了一跳,这声音居然从自己脑袋里传出,有点诡异可怕啊。

    等一等,这声音和imaid有点像啊?只不过没那么冰冷,多了一些感情波动。

    仿佛看出了苏辰的疑惑,克里斯博士解释开口:

    “贤者采用的人工智能程序是imaid同款,为升级版的ii型,沟通更加人性化,并且功能也更加强大,毕竟一台imaid只要20万造价,纳米芯片需要50亿,价格就不是同一档次。”

    “你可不可以别再提50亿了……穷人表示压力很大啊。”苏辰无奈耸了耸肩道。

    接下来,克里斯博士也为苏辰详细解释说明这枚纳米芯片“贤者”的作用。

    贤者,是能够植入人体内同步脑电波,达成精神同调交流的纳米芯片。

    芯片内储存着大量知识,具备分析处理能力,可以提供良好的辅助作用,并且隐蔽性极高,能“随身”携带,是跨时代的产物,只不过由于造价太高还没有投入成批量产。

    “接下来的旅程,贤者会辅佐你。牢记自己的使命,将虫洞的情报和有关另一个世界的信息收集完善,记录在芯片中,然后在明年的这个时间准时回到传送点,那个时候我们会再次开启虫洞之门让你能够返回这边,注意虫洞的开启条件是在宇宙的天体与地球磁场能量波长同步率最高的时段,也就是每年的「1月1日午夜十二点」,如果你没有及时返回虫洞开启的地方,就得再等上一年才能回来。”

    “在明年的1月1日这个时间回到虫洞开启的传送点就行了吗?希望虫洞的那一边有闹钟之类的东西啊。”

    “是的,没错,请一定要牢记自己的使命是为了探索全新的未来,千万不要丢掉了性命。”

    “你在乎的应该不是我的命,而是联邦投资的探索基金吧?”苏辰白了克里斯博士一眼。

    “咳咳,午夜十二点我们将会开启人工虫洞之门,届时世界各地也将会出现其他的天然虫洞,不过那已经不是你要操心的事情了,不管从里面出现什么都会由其余ghost和联邦军队去对付。”

    “人工虫洞和天然虫洞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天然虫洞是在每年1月1日自行开启的,能量无比强大并且开启地点随机分布在世界各地,根本无法进行定位,更别说反向通过了,人体在进入天然虫洞的一瞬间就会被时空乱流吞噬,彻底抹消其存在!”

    “那人工虫洞就允许人进入?”

    “是的,我们已经掌握了初步开启人工虫洞的技术,这是一项精密到任何一步都不能出差错的工作,必须要准确进行节点定位和波长同步虫洞之门才会在预设的地方开启,人工虫洞的传送频率比天然虫洞稳定数倍,但是由于限制一次最多只能进入一个人,否则虫洞就会变得不稳定,这一头和另一头的门将会同时关闭,里面的人就只能漂泊在无尽的时空乱流中,一年内得不到食物与水分供给,结局自然只有丧命。”

    苏辰默默点了点头,神情异常凝重,这一次任务可以说是根本无法预知的考验,自己将会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成功地穿越时空进行时间旅行的人,如果能够成功回归的话必将被后世人所歌颂流传。

    前提是,必须活着回来……

    一切准备就绪,苏辰感觉自己被坑得很惨,但是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时间为23:55,距离人工虫洞定位开启还剩下五分钟。

    克里斯博士早就神色兴奋而又充满期待地站立在舰桥上的总控制台前,其他各部门的工作人员也各就各位,严阵以待,一切只等待时间的一分一秒流逝。

    在这即将开启新时代的大门之际,每一秒都漫长得如同一个世纪,让人不由屏住呼吸,全身神经都绷紧,精神保持百分之一百二十高度集中。

    五分钟后,时间定格在午夜00:00。

    克里斯博士同一时间按下了那个发出淡淡红光,象征着门之钥匙的圆形模板按钮。

    舰桥下方的广场上方,无数肉眼可见的能量正在不断凝聚,天空都为之风起云涌,大地发出震颤响动。

    一个不断扭曲的黑洞凭空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从最开始的只有半径1米逐渐扩大,最后生成一扇足足有十多米高的巨大漩涡之门,犹如漆黑的深渊般仿佛能够将人的灵魂都吸入其中。

    所有人都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感受着这来自宇宙最深处的本源能量,好奇与恐惧并存。

    苏辰深呼吸一口气,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缓缓走上平台,一步一步往那黑洞漩涡之门走去。

    “一年后见了,各位,记得想我啊。”

    留下这么一句最后的话语,苏辰的身体已经走入了黑洞之内,刹那间就被吞噬进其中,消失了身影……

    ——

    题外话:

    浩瀚的宇宙充满着无数的神秘与不可思议,尽管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人类能够跨越数亿光年的距离进行星系旅行,却依旧无法去窥探它那如海般的壮阔。

    没有人知道宇宙的尽头有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宇宙的伊始起源之际是一副怎样的光景。

    万物都有其物理定律,哪怕是时空也是一样,星球的公转轨道、昼夜交替、春夏秋冬甚至是毁灭重生,一切都与时间的流逝速度相关。

    时间、空间,两个简单而又深奥的词汇,是自古以来让学者们倾尽一生也无法解开的谜题。

    时间与空间究竟有什么直接或者间接的联系?在宇宙起源之初时间是否有停止过静止过哪怕一秒钟?空间的存在是否绝对独立论?如果时间与空间在未来的某个节点上重合同步又会发生什么?

    有人提出疑问,有人做出解答,有新的理论成立,有异想天开被否决。

    一切有关于时间与空间的理论研究,被统称为“时空”课题。

    1916年奥地利物理学家路德维希·弗莱姆首次提出的“虫洞”理论引发了一阵热潮,1930年伟大的学者爱因斯坦曾经在研究引力场方程时假设,认为透过虫洞可以做出类似“瞬间移动”的空间传送转移,甚至是达成时间旅行……

    虫洞,在猜想中是指宇宙中可能存在的连接两个不同时空的狭窄隧道,是在广义相对论中出现的新概念,它们并非时空隧道,仅仅比喻宇宙中一种奇特的天体或者是说非物质化流动节点,某些学者预测它以时空断点之间的捷径形式分布,并想像虫洞连接着空洞的另一端区域。与过去或者未来的某个节点互相平行但却互不干涉。

    但这一切都只是建立在拥有无数历代学者所总结的公式和数据的演算假设之上,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虫洞的存在,这个话题也逐渐被人遗忘。

    直到后来,人们才了解到,假想全都是真的,无论过去、现在、未来,一直都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