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敏看上去视线却盯着房门处的莉莉·伊万斯教授和斯内普。她也许是在盘算如何能够拿回一开始被卢平用缴械咒击飞到门外的哈利的魔杖。但在没有魔杖、不能使用飞来咒的情况下,要经过斯内普和伊万斯教授两人身后去拿魔杖是不可能的。

    一通混乱之后,西里斯终于成功抢下了那只老鼠,看起来想把它丢在那架废钢琴上好施咒让他恢复人形。

    可是他刚一松手,那只老鼠就窜了出去,在钢琴上乱跑,又从钢琴上往琴凳上跳,看起来似乎想钻墙洞逃跑。

    西里斯和卢平咒骂着追着那只老鼠,甩出一连串反咒,可惜都没有击中它。

    那只老鼠跳上了琴凳,看起来似乎想往斯内普和柳泉这边的墙角冲过来。它身后一连串的咒语追过来,击中了钢琴和地面,掀起一阵灰尘和白光。

    柳泉及时松开了手,斯内普飞快地用手中的魔杖一指那只老鼠,一道白光从他杖尖射出来。那只老鼠正从琴凳跃往地面,但他在半空中就陡然被那道魔咒击中了,突然变成了一个矮胖的男人,砰的一声摔在斯内普脚旁。

    斯内普迅即上前,用魔杖指着他,看起来好像还想在他身上踩上一只脚似的,咬牙切齿地冷笑道:“好久不见啊,佩迪鲁?”

    那个矮胖的男人抖抖颤颤地抬起头来。他长着一张极其猥琐的脸孔,有一对像老鼠般尖而突出的大门牙。也许是变成老鼠太久了,他的双手还像老鼠的爪子一样弯在胸前,神经质一般地抓挠着,嗦嗦地吸着鼻子。他挤出一个极其丑陋的、讨好的笑,哆哆嗦嗦地说:“斯内普……”

    他又转向已经赶过来的另外两个男人,乞怜般地满脸堆笑道:“莱姆斯!……西里斯!……哦,我的老朋友们!”

    他似乎想要爬起来扑向西里斯和卢平,但西里斯一脚就把他踢翻了。

    他又改变了目标,向着哈利伸出了手。“哈利!瞧瞧你,你长得多么像你的父亲!你真像詹姆斯,我们是好朋友……”

    西里斯怒气冲天地赶上去,好像想一脚把他踩死在地上一样,又狠狠踢了他几脚。

    “你怎么敢和哈利说话!你怎么有胆在哈利面前提起詹姆斯!”

    彼得·佩迪鲁顺着西里斯那几脚的劲道往一旁滚了几圈,立即一骨碌爬起来,想在屋里找个躲避的地方。

    西里斯和卢平追着他,用魔杖指着他,卢平愤怒地喊道:“你把詹姆斯和柏丽尔出卖给了伏地魔,是不是!”

    彼得·佩迪鲁绕着那架废钢琴,躲到钢琴后面去,似乎想躲避掉他面前这两位昔日的好友随时有可能慷慨赠送给他的阿瓦达索命咒。

    “我不是故意的!你不知道黑魔王拿什么来对付我!要是你们碰上了这种事情该怎么办?”他抽着鼻子,显得很委屈的样子,转向西里斯。“西里斯,要是你,碰上了会怎么做?”

    西里斯暴怒而痛苦地大喊:“我宁愿死!我宁愿死也不会背叛朋友!!”

    ……

    从刚才起,斯内普就被柳泉紧紧地拉着,不让他上前去参与掠夺者三人组这场追逐和恩怨。他极为愤怒地想要甩掉柳泉的手,但是柳泉似乎不管不顾了一样拼命扳着他的手臂,不让他那只拿着魔杖的手抬起来。

    斯内普恼恨地紧盯着柳泉,低声吼道:“放开!你这个冒牌货!”

    柳泉不甘示弱地用力按住他的手臂,“然后让你当着这些人的面给他一个阿瓦达?”

    斯内普暴怒地低喝道:“那是他应得的!”

    柳泉的怒火也涌上来了,为什么一提到柏丽尔·波特——真正的莉莉——他就这样不计后果地不要命了一样!“对,没错!那么你呢?给他陪葬?你可以随便使用不可饶恕咒而不用负责任?魔法部还没有正式确定他的罪名!……”

    斯内普顿了一下,突然停止了反抗,冷笑起来。

    “你害怕魔法部那些大脑空空的蠢货?”

    这个表情一瞬间令柳泉想起了十几年前的某个时刻。那个时候,他也是这样冷笑着,对她说:一切都结束了。是一切。

    everything。

    柳泉倏然爆发出来:“我是不想再看到你陷入一场充满了偏见的不公平的审判!!”

    室内顿时一片安静。就连在钢琴附近纠缠得你死我活的当年的掠夺者三人组都停止了辩白和声讨。大家的视线一齐落到门口的斯内普和柳泉身上。

    这寂静持续了一分钟,然后彼得·佩迪鲁好像突然醒悟到了什么一样,他突然矮身从钢琴底下手脚并用地爬了过来,然后拼命地冲向门口,在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抓住柳泉的双臂。

    “莉莉!莉莉!求你……你知道詹姆斯是个对朋友多么好的人,他不会希望我被杀掉的,他会原谅我的,他会可怜我……求你,帮帮他的朋友,看在他曾经对你……”

    他身上散发着一股属于老鼠的下水道里的腐烂的霉味和骚臭气息,熏得柳泉一阵反胃恶心。她厌恶地皱紧了眉头,右手刚想反手将魔杖向上指向他来一记统统石化,西里斯和卢平就冲了上来,一左一右将佩迪鲁硬扯了回去,然后拿魔杖指着他。

    柳泉被他们的拉扯之势弄得重心不稳,向一旁踉跄了几步。一只手及时伸过来扶住了她。她下意识反手揪住了那只手好站稳身体。然后她意识到,那只手是斯内普的,宽大,微凉,衣袖一直包到覆盖掌心的位置。

    可是马上,斯内普像是触了电一般用力把她的手甩开。他一脸嫌恶地瞪着自己那只方才被柳泉捉住的手,好像柳泉的手上带着什么病毒,传染给他了一般。

    哈利、赫敏和罗恩在一旁,就好像已经被迭生变故的事态吓得石化了一样。他们从刚才开始,就惊吓地瞪着门口,看着全霍格沃茨最令人恐惧和厌恶的魔药课教授与最温和亲切、善解人意的麻瓜研究课教授拉拉扯扯,你来我往,最后还开始争吵——

    罗恩喃喃地说:“梅林的袜子!这简直比斑斑是个大活人还可怕!”

    赫敏狐疑地拧着眉毛,来回观察斯内普和莉莉·伊万斯教授,轻声自言自语。“这一定有问题。我从来没见过斯内普教授会去扶任何人——即使对方是霍格沃茨的教授也一样。”

    哈利的大脑都要短路了,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好在西里斯和卢平的注意力都在那个卑鄙的小矮星身上。

    “彼得,即使伏地魔没有杀了你,我们也要联手杀了你!”

    哈利及时反应过来,出声制止了他们。

    “不行!我们得先带他去城堡……”

    佩迪鲁看起来是那么狂喜,像是要扑倒在他脚下亲吻他的鞋子。“哦,哈利!梅林保佑你……”

    哈利厌恶地闪开了。

    “我们现在带你去城堡,然后让摄魂怪来处置你。”

    彼得·佩迪鲁像筛糠似的抖成一团。

    ……

    打人柳下面的地道十分狭窄,最后他们决定,由西里斯带着三个小巫师走在最前面。

    卢平和斯内普虽然相看两厌,但在如何处理彼得·佩迪鲁的问题上还是可以暂时摒弃成见,携手合作的。他们决定先用石化咒,再用漂浮咒,把佩迪鲁弄回霍格沃茨城堡去。

    斯内普让柳泉走在最后。他跟在卢平身后,他们两人一前一后,把被石化的佩迪鲁夹在中间,谨防有变。

    这样一来他们就比走在最前面的三个小巫师和西里斯多花了一点时间。柳泉表示可以帮忙,但斯内普不耐烦地把她往自己身后一推,大步走在她前面,翻滚的黑袍简直要把整条地道都堵上,柳泉基本上是一点也看不到走在他前面的卢平和被他们漂浮着的石化小矮星了。

    这段地道高高低低并不太好走。柳泉也不是夜行动物,这一夜她的精神始终紧绷着,既不能让哈利像原著中那样小没良心地向斯内普发射咒语,又不能让本应被击昏在地的斯内普参与太多剧情进程,以免那个该死的“剧情的惯性”发现端倪、引发它的混乱或自我修正,继而影响整个世界的安危;而且她还要提防着斯内普一怒之下对小矮星彼得使用不可饶恕咒,使得他自己又被充满偏见和易被/操纵的魔法部卷入什么不公正的指控中……因此她现在一松懈下来,才发觉自己又是疲乏又是困倦,脑子都不太清醒了,走路也走得跌跌撞撞的。

    她在路途中两次在台阶上绊了一下失去平衡,虽然每次她都及时清醒过来稳住了自己的身体,也足够让前面黑袍滚滚的男巫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瞪着她,大鼻子里喷出不耐烦的气息。

    她抱歉地冲着他笑了笑,而斯内普因此好像更生气了。他不耐地冲着前面的卢平喊了一声,示意卢平来漂浮被石化的小矮星彼得。然后他停在原地等着她追上来——她刚才的行动速度已经愈来愈慢了,到她第二次险些摔跤为止,她已经落后斯内普六七步远了。

    柳泉极力维持着脚步的平稳,走到他面前,冲他粉饰太平般地笑笑。

    斯内普却没有立刻转身往前走。

    他的脸上有一条肌肉不明显地抽搐了几下,看起来似乎在做着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一样。柳泉开始有点疑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