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熏眨眨眼,没有回答。

    敢情秦晓佳一个命令就够了,肯定不花钱。

    “科长”这个职位,沈凌是和赵博翰商议过的。无论谁来做,最后都要背上公司亏空的罪名,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秦熏,这个活儿不好干,说不定最后会很糟。”沈凌叮嘱道。

    “姐,我的任务是保护你,你只要好端端的,我的任务也就完成,其他的我不会考虑。”

    “我说的可不是你保驾护航的事儿,我说的是这个!”沈凌伸手敲了敲桌子。

    秦熏一睁大眼,毫不在意的笑道:“我只需要发挥创意就好啊,他们有神一样的算法,我就用各种花钱的创意把账目填满,不就完了吗?”

    她松开给沈凌揉肩膀的手,走回自己的座位,使劲用着妖精的身躯坐了两下,从惬意的表情证明了这个座位相当的舒服。

    “花钱还在其次,要是某个部门伸手要钱,你知道哪些该批,哪些不该批吗?再说了,这公司......”沈凌正说着担忧,就被秦熏伸手打断。

    “姐,我是来玩的,谁还工作呀,我现在可不是一般职员,入职就是科长,当然是把和上层的关系搞好,好更上一层呀。”

    “上的越高,摔的更重。要是最后账目没搞清楚,后果可能是在玩命。”

    秦熏眼睛寒光迸射,“谁有我身手好啊,谁能打过我?”

    沈凌心里一咯噔。

    要是没有秦熏在,自己恐怕跟她的见识差不了多少,能打,抗打,没人能打得过。

    可是这份工作,靠打行吗?

    她有些恍惚,赵博翰的每一个动作和决定,都是有过一番深思熟虑的,既然安排了秦熏到自己身边,也是为了让她沈凌看到自己身上最大的毛病:粗心自大。

    “姐,麻烦你开门吧。我要开第一个财务会计部的会议。”秦熏从她脸上读到了不悦,也开始有些思考在这里生存的方式。

    会议在下午14时举行,财务会计部部长李欣不来参加。他有陈炜麟一个,就足够完成手上的工作,相反这位科长,可是其他部门一同举荐的,其中的猫腻一眼便知,他不会触碰这个霉头。

    “能和江州会计所最年轻经验丰富的会计师秦熏共事,是我们的荣幸啊。”陈炜麟在会议一开始,就先想把握主动权。

    在这里,他的话语权已经到了部长之下的最大,尽管没有职位,也不比这个科长面子小。

    “你也是会计师出身啊,我听说过你,在锦都的广利会计所对吗?”秦熏美眸顾盼,那一张粉嫩的脸精致极了,加上淡淡的妆容,让人身体发酥。

    沈凌听了这几句,重新审视了秦熏,想不到她居然是已知名的会计师。不仅仅是身手不凡、卖卖萌、撒撒娇而已。

    “跟您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陈炜麟看着发热,也顺嘴说了一句。

    “是啊,广利会计所...”秦熏微微沉吟,“那里做账可是一绝啊,真的假的都有,对么?”

    陈炜麟低头笑笑,这是业内的共知,其实能做假账的会计所,并不被人鄙弃,反而遭到推崇,说明了一种实力。

    “装蒜本事一流。”秦熏毫不给面子,从凳子上站起,双手摊在桌面,“大家第一天和我共事,我在这里重申一下我的工作风格,凡是我的指令,希望在座各位无条件的服从,只要我说过的,不要再重复询问。听清楚了吗?”

    陈炜麟眉头一簇,没有回答。

    “听清了吗!”秦熏又加重了语气。

    “要是您错了呢?”陈炜麟挑着话反问。

    “我不会错。”秦熏递给他凌厉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