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晓佳放下电话,不住的摇头,傅馨说的对,沈凌虽然天赋异禀,但是骨子里渴望做普通正常人。只要把赵博翰甩在话前,她什么话都会听。

    既然做了当家,就该有个当家的模样,要不然家世再显赫,没有脑子,也会被人贴上傻子的标签,还会对秦家的这个小姐身份产生质疑,要再被人挖出来原来是个女贼,那可就不光彩。

    摆在自己面前的,是追杀温浅。她伙同琴悠悠,先惹了傅家,现在又开始对秦家公然挑衅。关键时刻,逃到地表上的温浅杀光了秦家所有的留守人员,炸毁了通路,抢走了已经发现的黄金饰物。

    黑市上已经开始出现了一批黄金饰物,再不能顺藤摸瓜,可就让她占了便宜。

    “帮我订机票,我们去看看黑市上流动的是什么。”她冲身后的随从下令。

    沈凌放下电话,听着秦昂反映情况,劫案是下午五点的时候发生的,几乎是例行的运钞车路过银行,司机就被人远程放倒了。

    警方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出警控制了劫匪。至于拦下运钞车的人,也已经第一时间,被秦家人掌握,留在酒店房间,现在就看有没有结交的价值,需要她来拍板。

    一进酒店,就有两排男女排队迎接,“欢迎总裁视察工作。”

    吓了沈凌一跳,什么总裁,是我吗?

    秦昂凑来说了一句,“这酒店是家里的产业。这批人不是。”

    沈凌点点头,明白了。

    “沈小姐是新任的总裁,第一次来视察工作,我们提前已经给总裁准备好了接风,您一定要赏脸啊。”一个体面的胖子走了过来。

    他身边一个胸大腰细的眼镜女,带着腻死人的微笑来握沈凌的手,“沈小姐,可算见到真人啦,真是大美女啊。”

    她美眸含情,朝着身边的胖子看了一眼,“我是酒店的财务总监田宁。这是我们经理李彦斌。”

    沈凌有些不太适应。回想起刚进赵氏公司被接待员奚落的场面,跟演戏一样,昨天还是打工的,摇身一变成总裁了,不过一声清咳,也大致从两人面对的眼神中看出猫腻。

    这两人一定有一腿。

    “我们去12楼,沈小姐很累了,需要休息,你们不要来打扰。”秦昂成了沈凌的代言人,把李彦斌拉到一旁招呼。

    “好的,有什么需要,我就在8楼的办公室。”李彦斌点点头。

    “沈姐,我们上去吧。”秦昂扬起手,请沈凌乘坐电梯。

    “滴答,滴答......”沈凌似乎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响声,不过在看到接待处墙壁上的一排不同时差的钟表,也没多想,跟着秦昂上了电梯。

    12楼,一个年轻男人在酒店房间默默等着被沈凌审阅,他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毕竟温浅给予他的安家费已经足够了。

    体内抵抗子弹的异能已经开始逐渐消失,他的存在就是鱼饵,等着秦晓佳或是沈凌的到来,就给早就住进酒店的温浅信号。

    无论来的是谁,都再不可能在明天早晨,走出酒店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