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其实不是坏事,可以修正人生的错误。

    但是一群人都逆天,就有点大乱斗了,早知道的话,就不重生到这个世界了。还不如乖乖在病床上等死。

    斜刺里青光闪耀,琴悠悠再度挥刀砍来,到底是重伤,动作不复最先的快捷,当的一声响,这一刀砍在石上,火花四溅。

    沈凌却是最佳状态,闪挪轻巧,砰的一拳击出,敲在琴悠悠的肩膀,呼地掉下一张符来,落地顷刻不见。

    琴悠悠见符令终于失去作用,脸上煞白的没了颜色,本来就十分吃力,又是这生死关头,符令不早不晚,偏偏这个时候失效,那不是立刻就死的节奏?

    她看明白了,沈凌用的不是符咒,估计是什么特殊的异能,当然,沈凌也不会主动来给自己说。右手不敢再用刀劈,直接丢了刀,左手一刀刺得唰地带起旋风,就朝沈凌猛刺。

    这一下倾注了自己的全力,刀气迸发在沙滩上划出一道直线,可沈凌只是侧侧身,待刀尖马上就要触及背心衣服,左脚向后一翻,反压下刀刃,顺势踏落,将东洋刀直接踹在地下!

    琴悠悠大惊失色,整个身体顺势带跪在沈凌身下,使劲抽了两把,竟然纹丝不动,这一来冷汗直冒,要是沈凌现在一拳砸下来,到底是死路一条。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突然后悔,不是彻底的顿悟,而是后悔刚才不应该上前偷袭,偷袭成功之后,也没有立刻把沈凌的四肢都砍掉。

    “凌,沈凌!我错了,我错了!”她扯着嘶哑的喉咙大喊,手上可一点不卸力,还是捏着手上的东洋刀。

    “死不悔改的样子,凌,一拳拍下去,一了百了!”系统提示着沈凌要结果她的命。

    沈凌当然不会放过,真就捏起了拳头,俯下身体痛击!

    琴悠悠猛地一闪,突然松开刀柄,左手反向沈凌脸上狠抓,拼了命的只攻不守,系统急得大叫,“小心!”

    沈凌闪避,就觉得她左手好像变成了一条灰龙,龙爪急舞,呼呼带风,趁着自己闪避,压制得她无处躲闪。

    不行,就是受伤,也得快退!

    沈凌横着身体向右闪跃,嗤的一声,左手已被琴悠悠抓在手中,粉臂上立刻抓出长长五条血痕,鲜血淋漓!

    “死吧!”琴悠悠眼里现出兴奋的光芒,月光打在白皙如瓷的脸上,活脱脱就是一只夺命鬼,左手扣住沈凌的左手腕。

    “吐她!”系统急了,都忘了该怎么好好说话。

    还是那股温和的力道,从沈凌的左腕涌出,震得琴悠悠左臂一麻,骤然间突寒,这次琴悠悠猛地反应了过来,“是内功!你有内功!”

    了解沈凌一切的,只有她一个,不过马上也就知道了厉害,这股力量可是系统分批注入到沈凌体内的,一股脑的涌出,琴悠悠的身体就再也承受不住。

    她本就重伤,被这力气反震,全身冷得就像脱光了躺在冰窖,就连血液都似乎要冻冻住了。

    “咔咔”不停的响,骨头太脆直接一根根的崩断,就是嘶哑的嗓音,也终于说不出话,被沈凌抬起一脚,远远的踢到身后的岩石。

    “碰!”琴悠悠双臂张开,只有出的气,没进的了。

    “你……”

    “我的异能是系统。”沈凌想让她做个明白鬼。

    “难怪……”琴悠悠在沈凌面前,停止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