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博翰一爪袭来,眸子寒似玄冰。沈凌就打了突,气势不自觉的就低了,呼呼几爪,她闪得也快,始终叫赵博翰也没抓着。

    “躲得越多,等我抓住你,打的更狠。”赵博翰声音不急不缓,冷冷带着命令式的口吻。

    沈凌咬紧嘴唇,知道他脑子转得快,全神贯注十二分精神都用在了闪挪,在他攻而不守的逼迫下,一招一式谨慎保守。

    生怕他反手抓住胳膊,灵蛇拳每每挥出一半,就转了方向。

    “我叫你和他喝酒!”啪地一爪,赵博翰的指尖在墙上划过,锋利的抓痕带了些灰尘砖坯,毫不吝啬传递着他的愤怒。

    我是抓,她是拳,始终还要相交,只要有一次,就能抓住她这个小东西。

    赵博翰不急,只是用爪风罩住了沈凌,右手始终不离她头顶丈许,纯粹叫她害怕,耗费她灵活的体力,等待着她失误送手臂过来。

    沈凌连着用巧劲拨他手掌,一见他来抓,就赶紧缩臂,虽然在巷子内被赵博翰一步步的逼向角落,却始终没有被抓着。

    就这么退着退着,沈凌觉得耳朵里突然呼地一响,脚后跟贴到了后墙,完了!

    巷子已到了头,再没有地方可退了!

    啪!一旦犹豫,手臂就被赵博翰反手扣住,就听见他哼了一声,似乎是笑,就看着他的爪子贴着她小臂急速的滑向手腕。

    要糟!

    她左手急拨,赵博翰早就料到,左手也来抓,拳爪相交,就好像沈凌把小拳头塞进他手掌一样,被捏住了!

    “你惨了。”赵博翰双手已经把沈凌扣死,脑海里已经开始琢磨怎么惩罚她的不听话。

    “赵博翰!你放开我!”沈凌猛地一挣,已经不再是套路,完全是胳膊乱甩了。

    “你给我记着!”赵博翰凶巴巴按着她双臂,凑近她吃惊的脸,“从今天开始,你不准喝酒,就是喝酒,也不许跟男人喝!”

    “我爱跟谁喝就谁喝,你管不着!”

    “你要是再沾一滴酒,我就扒光你,把你吊到小区门口。”

    “你怎么这么恶毒?”

    “我恶毒吗?你不是喜欢光着膀子喝酒吗?我就让你好好醒一醒。”

    “我懂了,你在吃醋。”

    赵博翰一愣,“什么吃醋?吃什么醋?吃你的?别做梦了,就凭你,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整个身体瘦的像根棍儿,我会吃你的醋?笑话!”

    “那你为什么老是提光着膀子?”沈凌像是抓到重点了,“对了,你是说傅宸光着膀子吧?”

    “少跟我提那个娘娘腔牛皮糖。”

    娘娘腔牛皮糖。

    沈凌笑了,虽然和上次不太一样,不过让她也发现了,赵博翰还是对自己有着浓厚的兴趣,而且会为了其他男人的靠近,心浮气躁。

    这样的话,也许他是为了保持自己的头脑清醒,才将自己拒之门......啊!不对,他是不想让我进入他的那个战场,所以不愿跟我多接触!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大方给我讲嘛,”

    “我喜欢你?别做梦了,我什么女人没有?需要你?像你这样的货色我随便挑着上!”

    “那好,不用你挑,也不用你上,你敢不敢亲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