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悠悠和秦叔两个人走回演播厅。

    “那个女孩是谁?”琴悠悠冷冰冰的问。

    “是傅宸的新女友吧,”秦叔真的很不情愿回去看电影,有那时间不如去按摩。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琴悠悠就是想不起来,可是沈凌的反应她看的明白,那是一种不死不休的情绪。

    有人发现她的身手了吗?还是整个计划出现了破绽?

    “找个人处理一下,查一下她的底细,要是个寻常人,我不想再看到这个女孩,傅宸的女友,只能是咱们的人。”琴悠悠道。

    “赵家搬倒之后,你想弄傅家?”秦叔心里一惊。

    “一个个吃掉,咱们才能大展宏图,你不想被温家压一头吧?”

    秦叔没有吭声,野心真不小。

    不过,傅家要是倒了,秦家会不会是下一个目标。秦叔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两人回到座位,琴悠悠又恢复了那份恭谦。身边的赵博翰睁开了微眯的双眼,继而又闭上了。

    抢了一条裤子,身边的这些人都没有发现,可见环境该有多糟糕。

    沈凌和傅宸呢?怎么不见进来?他凤眉拧成了麻花,从秦叔的旁边站起,“我上个洗手间。”

    傅宸也不挑拣,真当成了沈凌给他买的裤子,就近在洗手间里换,“凌,你买的裤子刚好,不长也不短。”

    “嗯,那个,卫生间还有人吗?”

    “你要进男厕啊?”傅宸系好裤带,又开起玩笑,“里面没人,你进来吧。”

    鬼才要进去!

    赵博翰已经不在卫生间了,难道他光着屁股参加首映?正在脑补,肩膀猛地被一只手拍中,回头一瞧,不是他还能是谁?

    “出去谈。”

    强横的白骨爪扣住她手腕上脉门,这次赵博翰做好了准备,不容许她有半点反抗。

    “你别抓了,好疼啊。”

    “你也知道疼了?说,昨天晚上干什么了!”赵博翰这句话憋了很久,已经不吐不快,看着影院后门的小巷子里没人,索性也就放开了喉咙。

    “晚上干什么要你管,我喝酒了,怎么了!”沈凌也不客气。

    “你能和傅宸一直光膀子喝到天亮?”当晚的情形他清楚,赵子玲膀大腰圆,把打昏的傅宸和李晨分别捆绑,扯了傅宸的衣服,沈凌这才冲过去制止,也就是说,傅宸就一直光着被沈凌背回了家。

    那么到了屋子,会不穿一件衣服?直到第二天中午被张兴发现?

    整整超过十二个小时,傅宸上半身就没穿?搁到谁面前,也不会说什么事也没发生,更别说智商146的他了,脑海里瞬间就能脑补近三十种可能。

    但任何一种可能,都能分分钟气得吐血,谁能碰自己的女人?谁要给自己绿帽子带!

    在这东麟市,谅谁也没有这个胆量!

    “就光着膀子喝了,我也光着呢,不能吗!什么时候你在乎我喝不喝酒,跟谁喝了?你不是让我自便吗?我就自便喝酒了,跟谁喝,怎么喝你管的着吗?”跟赵博翰相比,她的“积怨”超过三天,早就爆了无数次了。

    “啪!”

    赵博翰的九阴神爪拍断了沈凌左侧靠在墙面的木条,“你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