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送不送!”欧阳克的手指开始用劲。

    “等一下!欧阳,你知道你怎么死的吗?”沈凌头大的说道。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要引起欧阳克的注意,得有相应的筹码。

    “我死了?”欧阳克一愣,看着地上的碎纸片,“被黄蓉郭靖害死了吗?”

    “相信我,你放了慕清,我告诉你,绝对让你意想不到。”

    “我腿都瘸了,谁能害我!我叔叔能饶了他们吗?”欧阳克仍不松手,想要从沈凌的表情里得到答案,他用了他们,是绝不相信自己被一个人害死。

    “事实上,你们父子的下场都不是很好,你死在他之前,最后你爹爹还疯了。”

    “我不信,我比叔叔年轻,绝不可能死在他前面。”

    “是这样的,你觊觎穆念慈,被杨康下手害死,杨康另有计较,要拜你叔父为师。”沈凌说出了原因。

    “杨康杀我......”欧阳克震惊之余,松开了手,仍保持狐疑,“他是小王爷,求我的地方还多,没有道理要杀我......”

    慕清吸了口气,总算没被他一把抓死,看着欧阳克正转动眼珠,知道他正思索其中的缘故,“你白驼山一脉单传,你的腿那时已瘸,无论如何,武功天下第一是别想了,杀了你,西毒才有个传人啊。”

    “书呢,还有么?我要看!”欧阳克伸手展开。

    “我电脑上有。”慕清说着去拿自己的笔记本。

    看着欧阳克一脸茫然,沈凌不知道怎么的,开始有些同情,不管他在书里做过哪些伤天害理的事,被自己扯到现实里,却还都没有发生。

    “就让他静静吧,咱们今天晚上,更重要的,是要偷资料。”慕清收拾好了一切,看着欧阳克盯着电脑入神。

    “不行,得带上他,让这玩意在家里,估计锁不住他。”沈凌说道。反正这个流氓是送不走了,还不如想办法引导,至少还有三尸脑神丹,谁还能跟自己的命过不去?

    做好了准备,沈凌和慕清带着抱着笔记本的欧阳克出发了。

    不同的是,出了一次状况的沈凌,不被慕清看好,他放心不下,这次他决定去试试,就算被人抓住,也不会毁掉沈凌的名声。

    慕清走后,沈凌和欧阳克坐在慕清的面包车里,半晌无话。

    看着欧阳克身上的古装,沈凌扁扁嘴,“等到事情完了,得给你换身衣服。”

    “你毒倒了我,是良心发现吗?”欧阳克铁青着脸说道,合上笔记本,长叹了一声,闭目休息。

    他阅女无数,不算是个儿女情长的人,但是知道了一切的他,有些患得患失,“要是我不沉溺于女色,多在武功和心智上多下功夫,可能叔叔就不会到最后发了疯。”

    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愿承认,欧阳锋是他爹爹。

    沈凌也不挑破,有的时候,人需要时间来慢慢消化认知。这里没有他显赫的叔叔,也没有成群的姬妾女眷,在高楼林立的现代化都市,就是他一身无敌的武功,也没用武之地。

    等一下。他是个武林高手啊!这一点到哪里都不会改变!

    沈凌像是想到什么,“你偷过什么东西没?”

    他就是一个极佳的老师,有了他的传授,自己要是会了轻功,要偷什么也都容易了吧。

    “我只偷过人。”

    沈凌呃了一声,没有细问,“你能教我吗?”

    “那你先得找张棉被来。”

    沈凌苦笑,算了当我没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