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即也不由地走了过来。天  书  中 文 网好奇地问道,“这么晚了,你为何还不休息呢?”紫若兮,自己真正想要问你的,却不是这……    可奈何开不了口,竟随意地找了个托词。    “弗兰大人,你不一样吗?”紫若兮反问道。浅浅一笑。心中有很多心思。    弗兰没有作声,只是随他一起听这海风浪啸,仿佛这一刻是最美的音乐。    许久过后。紫若兮终于忍不住开口。    “弗兰大人,我能问你一件事吗?”紫若兮问道。    “嗯……你说。”弗兰淡而无味地应声。    “你为何不喜欢天杀候祁隆?”紫若兮平静地道盘旋心里已久的疑惑。    弗兰有丝惊诧他的问题。但,很快。    “没有为什么。”弗兰答道。    “其实………”紫若兮还想为祁隆辨解什么时,却一下被弗兰给打断,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紫若兮,你不是我,你不会了解我的心情。还有我心里的想法。”弗兰说完,恢复了以往习惯性的冷漠,“你以为,你随我几日便能了解我的想法吗?你……真是太天真了!!”    随即弗兰扭过头来,踏步离去时,那转身的话像钢刀样扎痛了彼此的心。    “我是没有感情的,没有任何情,亲情、友情、爱情都是一样,对任何人都是,包括你,包括弗蕾亚……这下,你明白了吧!”    ………    海风在呼啸,一个巨浪打过来,湮没了原本单纯的海面。这一切,都在悄然发生着改变,眼中的痛可以忘记,可,唯独这心灵的痛却没人来抚慰………    翌日,弗兰、紫若兮、洛基一行三人沿着华纳海姆的海域边际处一直前行,终于在晚间到达了阿斯加特。整个阿斯加特都被爱瑟神族所管辖,这个地区的范围分布十分广泛,大的城区就有四、五个,小的城垛也有二十多座。城堡由南至北倒是不少,大概也有数十座之多,位于正东面最大的城叫曦神域,那里面有所最大的城堡便是苍曦神住的苍曦神殿,历任的教皇是神的使者,也就住在这座神殿里。在苍曦神殿之后便有一尊高达百米的苍曦神像。传说神祗的诞生也就是在这所神殿里。    夜幕降临,三人已行入阿斯加特边缘的一个叫史尔特尔的小城里。    在这座城里,此时是万家灯火,但随着着时间的推移,也逐渐进入夜阑人静之时。三人难得晃荡在此,欣赏着夜色明珠倒也舒惬,所以并没有急着赶回旅店,而是继续在街上游逛。此时在一个普通贵族人家里却发生着不与寻常的一幕………    ………    一个年轻妇人模样的女子现出身来,她便是奴芙,只见她擦去了眼泪,把儿子露出来的小手臂塞进了被子里。    窗外,夜色迷茫得看不清方向,奴芙看着儿子熟睡的小脸,喃喃低语,“我的宝贝………我的乖宝贝………妈妈终于见到你了,见到你了………”    哗啦啦~的泪水落在了小孩身旁的物件上,那是一张旧的羊皮卷,泪水润湿了皮卷上那“封冥诀”那三个显眼的字体………这个小小的孩子不过二岁左右,此时,已甜甜地进入梦乡。    呆滞地瞅着孩子,奴芙忍不住用手指的指尖轻轻爱抚着他可爱嘟嘟的小脸蛋。    而她丝毫没有察觉,窗外,一双寒彻冰冷的眼睛正散着噬血的锋利刃芒!    忽而,当她正低下头亲吻自己的儿子时——    “砰——”    一股带着血腥味的蓝雾斗气瞬间将金窗铁栅震得支架破碎,一个黑色的影子以快若闪电的速度掠进了屋里。    寒光一闪,快得几乎听不见响声。    奴芙的神经僵硬了,那表情定格在瞬间,喉咙慢慢出现了一条血线,沿着血线,一滴滴血色滚烫的腥红流了下来,接着,液体的味道腥腻地撒溅在了空气中。    一招夺命,但,奴芙没有倾刻毙命,原因,一把绿色的匕手划伤了那黑色影子的手臂,以至于那影子的身手出现了一毫厘偏差。    “霍——”一声咆哮如雷,然后一道道狠劲强烈的斗气趄直冲向了黑影。人未到斗气已至眼前。    “哼!”这沉闷冰冷的声音仿佛是从黑影子的口中里哼出的,嗍~的一声,手臂一挥,两道绿得烯眼的光晃动,对方的那道道斗气瞬间给破解了。    “高级魔法师?”暗黄黯淡的光线下,瞧不清黑影的样貌,只能感觉他好像蹙起了眉。他从攻击他的这股气道判断出了眼前这个还没出现的人的实力等级——五级斗气。    “咣铛~~”的巨响,大门被撞飞了,一个强壮的男人冲了进来,他就是安格尔。    看到眼前的一切,他呆了,或者说惊呆了,奴芙无助地躺在地上,血溅的身体还在扭曲颤抖,腥红的血液在昏黄的灯下显得不是那么明朗,从奴芙脖颈上的伤口中流出,她的脖颈处的伤痕变得好深好浓,血像溪水一样,一直的流,在华贵的地毯上逐渐地扩散开来。    “你?”安格尔藐着眼前的人,还来不及问这个握着剑,戴着魔鬼面具的男人,对方已经向他飞骣过来。    刹那,影晃!只看到一道光,快得如流星划破宁静,一步之距,就到了安格尔眼前。    安格尔表情愣愣地望着黑影子,这个瘦削的黑衣男子戴着个黑**鬼面具,只有眼睛露在外面,不过从他眼眶的变化幅度来看,似乎在笑。    两人的目光触礁了,安格尔心底陡升了一种感觉,那就是恐惧,那是生命的瞬间定格,让人不能不胆战心惊的恐惧!    “你叫什么名字?”黑衣男人漠然问道。声音很寒,仿佛是从地冰的窑洞里发出来的。    “安格尔?波达。”安格尔颤颤地答道,声音有些抖动,颤动的振幅不大,可已经绝望!他想不出为什么自己会回答这个男人的问题,只是飓大到让他神志不清的恐骇主宰了他这一刻的思想意识!    “……嗯……”黑衣男人微微颌首,点了点头,接着,冰冻的语调划破宁静的屋,“就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