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救回了古娜,倒让三人感激不尽,萝塔算是见多识广的,一下便识破了他的身份,待谴散周围围绕的众人后,萝塔单手拂胸,身体微微前倾,向弗兰鞠了一躬。天  书  中 文 网    “多谢弗兰大人出手搭救。”萝塔甚是恭敬的话脱口而出。    古娜和另一师妹一听,眼里是大骇不已。只是她们本没见过这位人族的黄金骑士,倒怪不得她们了。    不过,阿斯加特的传言倒不晓得是真是假了,如果是真,那此人便是师傅的爱慕之人了。只不过,像这种爱情故事在这种古时代通常都是悲悯怜人的。听到之人,不免惋惜。    传说,筱月之前与弗兰相识时,二人都不是黄金骑士,从小青梅竹马,相依长大,但随着各地局势的动荡不安及外族侵略者的横行无忌,让他们彼此都尝到了颠沛流里,离乡背景的痛苦。尤其在亲人残受迫害后,弗兰就立誓要作一名骑士,筱月虽不情愿但却无力阻止他的行为。    因为,她知道,一旦成为神的骑士,是要效忠苍曦神,更不可能顾及到其它,神的骑士是没有爱情的。所以在她的力阻下,他还是离她而去。之后,筱月以泪洗面,站在河边,几次欲要轻生,但偶有一次,再她再次来到河边时,竟意外救起一名弃婴,陡然一下,让她也明白了生命的价值。过了若干年,当新一轮神族的骑士降临时,她也成了一名黄金骑士,由于她灵活运用水源,所以维卡教皇让她掌管镜水神宫,她也就是司水的黄金骑士——筱月。    之后的一些事情大概都能想象得到,人族祸乱不断,其圣骑士位置一直空缺,维卡教皇预备让一名黄金骑士去人族摆平战乱,作为黄金骑士之首,司火的弗兰立即请命……随即也留在了那个平凡的人族。数十年如一日,从未有回到神族。这次陡然让镜水神宫的众弟子见到,资历浅的倒是真的不识。    ………    弗兰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微点了点头,便转朝紫若兮走去。此时站在紫若兮身旁的洛基不禁暗喊糟糕,再想侧身逃逸已然晚了一步。    “洛基,看你还往哪跑?”旁边一个最小的师妹大喝一声。一个剑步冲上前,抽到配刀,指着他的头颅,眼睛恶狠狠地瞅着他。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洛基已当场不知死多少回了。    接着,古娜和萝塔也冲上前,将洛基和紫若兮二人团团围住。    “紫若兮啊,怎么办?”洛基有些吓不过,身体紧紧靠着紫若兮。    “不要慌,洛基。”紫若兮安慰道。自知根本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这家伙却怕成这样。    “弗兰大人,救命啊!”洛基陡地冲着走过来的弗兰大呼道。    “哼,小王八蛋,叫什么叫,就是神祗也救不了你。”古娜愤愤地骂道,想到刚才这家伙使诈,才让自己险些送命,不觉得心底都发痒,恨得咬牙切齿。抽出配刀,对准他的眼睛狠命挖去。    “咣铛~”配刀再次落地,并被水平投掷过来的一个火焰弹球给蹦出了好远。刀落声到人到。    “他是我朋友,你们不能伤他。”弗兰说道。顺势在三人脸上一扫而过,紫瞳里最后映着萝塔的倒影。    一听此言,萝塔,古娜三人顿是咋然,众女皆想,如果弗兰大人出面保他的话,那洛基的眼睛倒是保住了,可是……难道就让他白占了便宜不成。萝塔向古娜递了个眼色。    “不好意思,此人既是弗兰大人的朋友,我们自不会为难他。”萝塔娓娓言道。随即语锋即传,“不过,此人有辱镜水神宫,我们奉命将他擒回,听候尊师发落。还请弗兰大主不要为难属下。”    弗兰听着,看着三人的表情,只怕自己一走,那洛基便成了“盘中餐”。随即冷冷扫视过三人。    “他是本次骑士格斗赛的选手,如果他不能出战,这个责任只怕你们师傅是负不起的。”弗兰淡淡地说道。    说罢,没有再看众女的表情。料想她们就算齐上,也不可能从自己手中将人给带走。    “紫若兮,洛基,我们走。”弗兰说完,便一手一边拉着二人的臂膊,从三人面前擦肩而过。是丝毫没将她们放在眼里。    萝塔和古娜三人是气节得没有话说。只得眼睁睁地瞧着。没办法,谁叫洛基那小王八蛋运气好,有黄金骑士袒护他!不过,这个叫弗兰的黄金骑士不只没把她们当回事,连师傅都不瞧在眼里。    ………    三人行了一段,此时已过了华纳圣族的边陲小镇。洛基不时回望了下身后,只瞧见她们三人远远地跟着,却不敢靠近,此次他们与她们的目地的相同,都是要去阿斯加特的爱瑟神族,也难怪她们会一路随行。不过,这去阿斯加特的路线很多,小路、大路、山路,可是,她们却偏偏选择与他们的步伐路线一直。这不禁让洛基想到,此等镜水神宫的人显然不会就此罢休。这群娘们倒是真能缠人!    这两路人倒让路上有些怪异,不过,相隔百米,一路上,倒也相安无事。路行涧,紫若兮向弗兰提到祁隆有事要办离开的时候,弗兰只是简单应了声。表情却十分地冷淡。这倒让紫若兮有些意外,心涧那抹不明一点点逐渐堆积,成为一团迷雾,让人看不清,摸不透………    到了夜间三人投宿在一家静寂的旅店。这家旅店是临近大海的、为数不多的旅店之一,夜风吹拂着他的脸颊,却吹不散心涧的迷雾。    紫若兮站在窗边,听夜色那滚滚浪啸声,眼前一团漆黑,今夜意外地没有星,没有月。那心中的感动正一点点流失。不知为什么自从眼瞎后,这听觉倒是愈来愈灵敏了。    “来了,为何不出来呢?”紫若兮问道。早已发现身后有人窥探,可那人却一直不作声,也不靠拢。    “紫若兮………”弗兰唤了声他的名字,意外他竟能发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