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萨殿下,不要冲动!!”紫若兮坦言道。天  书 中 文 网    “你放开我,你没看见吗?你这家伙多么地狂妄,他杀了祁隆!!”龙萨冲着紫若兮怒竭道。    但话刚一脱口,立刻感觉不妥,他的眼睛根本就看不见,不觉得郁郁道,“对不起!但……请你不要拦我!”前一句报歉,后一句坚绝。透露出此时肃杀痛快之心!    “龙萨,紫若兮说得对,你冲出去只会和祁隆一样,死路一条!”弗兰镇静地插入。心底却不能平静,祁隆是为他而死的,说什么,这个仇也要由自己来报!但,他的话刚落。身后随着空气流传来一阵低沉的噪音。    “谁说我死了?切!我祁隆的命……哪有那么容易……那么容易……让冥皇……那老儿给收走!”祁隆有些吃痛吃力的语调,声音虽低,但殿堂之上的各位还是能听得清楚。只见他缓缓地爬起身来,颤颤地双腿还是有些站不太稳,随即将体内的直气下压,好不容易,站牢了。并向前朝众人迈进了几步。    众人均惊讶不已。龙萨、紫若兮、弗兰都面露喜色,刚才一那光束拳都看得清清楚楚,他倒下去时的情况,应该来说根本是没有一点生还的可能,可是……他竟然能站起来,这,太不可思异了!    对面的摩迪和龙蒴倒也惊异了,龙蒴一脸意外的表情,斜睨了摩迪一眼,不觉忖度道,这个摩迪可是圣骑士,怎么可能会放水?难道他还想拉拢暗黑族?    摩迪自己也奇羿了,这个月族(暗黑族)的妖灵……怎么可能还能站得起来?刚才那一拳,自己可是使了十成功力,打在任何人身上都必死无疑!那仍旧被蒙住的头,脑转速也开始加快!    “原来你还没死啊!”摩迪怪诞的话脱口而出。    “你放你娘的屁,你都没死,我哪能死?”祁隆怒口骂道。愤怒燃烧了双眸,火红的头发都气得要束起来了。要不是那体内的“月明珠”护体,只怕真的一命呜呼了!当时,体内的真气乱成一团,好不容易调息顺畅,耳旁又听见此人要杀弗兰,这个冰冷的黄金骑士本来不讨喜的!但刚才对敌十三魔法师时,他救了自己一命……我祁隆可从来不欠别人的情,这才奔力跃起替他接了这一拳,没想到,真够狠地,如果不是墙体阻隔,我看自己真要被他的光束拳风给抛不见了。    “不错不错。”摩迪答道,声音淡然,忽地语气一转,阴阴地道,“把‘月明珠’交出来,本座可以饶你不死!否则,我一样把你这妖灵大卸八块!替你们月族(暗黑族)清理门户,先除了你这犯上作乱的天杀候!”    “我呸——”祁隆一句斥声,心底却是暗暗心惊,摩迪竟能一眼识破,瞧出自己有“月明珠”护体,这“月明珠”的确是自己盗窃所来,若非是暗黑帝,别人是莫想拥有的。如果说是犯上作乱那一点也不为过!    待要反驳些什么时,却被殿外一声音抢在了前头。    “禀摩迪大人,爱瑟神族,红衣大主教古鲁菲求见!”声到人到,一个衣色青灰,白盔紧领的中年男子步入殿来。这就是之前在华纳雪殿堡外所遇到白银骑士拿加。只见他一眼淡然,扫过弗兰等人。对于他胸口的伤,倒是有丝意外。    红衣大主教?    哼,这维卡还真给面子,派个大主教来……    “让他进来!”摩迪回道。    ………    拿加应了声,身形很快退了出去,不一会,另一个身着红色长袍,头戴奇怪帽子的男子随着拿加一起步进了殿堂。不用说,这个人就是那红衣大主教古鲁菲,当他看到弗兰竟然在殿堂时,顿感迷惑,再见他胸腔处的伤,顿时咋舌!早年,弗兰未被派往人族时,他就在爱瑟神族见过弗兰,自然认得他的面貌!此次相遇就更不陌生了!    难道说摩迪大人要杀弗兰大人吗?聪明如尔,自己只是来宣召的,没必要惹那么多麻烦,只是……这弗兰大人要是死了,回去也是不好交差?    随即古鲁菲眼珠一溜转,灵光一闪。朝着一旁的弗兰笑了笑。    “没想到弗兰大人也在此地啊!”古鲁菲陪笑道。    “嗯。”弗兰随即应了声,顿了顿,缓缓言道,“古鲁菲,维卡教皇大人可一向安好?”    “安好!教皇可是盼着你回去,此时捷报频传,守护人族,弗兰大人可是立了大功!教皇说不定会大大褒赏的哦!”古鲁菲说完,面朝向摩迪,一边微微鞠躬,一边言道,“古鲁菲参拜摩迪大人,受维卡教皇大人委托,此次神族将在一周后举办‘斗牛盛会’和‘勇士格斗大赛’,到时还请摩迪大人和弗兰大人一并同往阿斯嘉特!共谱盛会!”言罢,递上一份召宣书!    拿加顺臂一伸,接过那召宣书,径直朝摩迪走去,步上殿阶,来到他面前,鞠了一躬,双臂将那召宣书托上,递给了摩迪,样子甚为虔诚。    “华纳圣族在大人的领导下一派族富民强,如果教皇见到此景一定会很开心的。”古鲁菲陪笑道。    “是吗?那教皇大人倒是应该开心啊!”摩迪不冷不热地回道,双手将那宣召书摊开瞟了眼,随即收起。    “那是。”古鲁菲随即言道。    看来这家伙到来,这弗兰的命暂时是取不了了。    “你回去告诉教皇大人,本座一定会准时赴宴。”摩迪怪怪地言语,接着瞅了眼弗兰,邪恶地一笑,“至于是不是同弗兰大人一并,嘿嘿,那就很难说了!我想,他是不会愿意同本座一道前往吧!”这后一句明显暗藏隐晦。    古鲁菲看出些苗端,赶忙一旁圆场。    “随意随意。”古鲁菲在一侧陪笑道。心忖度间也隐约忧虑,还是快离开这个鬼地方,这里除了寒冷至极就是怪诞至甚。话说自己也是听闻这个华纳圣族的摩迪是见人不见面。今天得见,所言不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