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钰躺在紫若兮身边,看着那满天的繁星,淡淡的笑着,这样的时光,对于他来说也不多了。天 书 中 文  网三天之后,便是决定着这一切生死存亡的时候了。只是,偏头看着身边的紫若兮,梁钰真的不愿意将自己所喜爱的女人卷入这场战争中。    感受到梁钰那炙热的目光,紫若兮偏过头来,看着梁钰,笑着说道:“饿了吧,要不要尝尝我的手艺?”    不说还不觉得,一说梁钰才记起,这大半天来,竟然忘记了吃东西。肚子很配合梁钰,马上响了几声,弄得梁钰无比的尴尬。    紫若兮呵呵一笑,翻身坐起,刮了一下梁钰的鼻子,笑着说道:“等着,看我的。”说着,紫若兮身体一纵,那白色的身影便在月下起舞,像是月下的仙子一般。    不一会儿,紫若兮的手中便多出了两只兔子,仔细看去,却已经是清洗干净了,用两根树枝穿插着。    “生火就交给你了。”紫若兮微微笑着说道,将兔子举在手中。抓动物对于她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在森林内生活过的她,早就会感应四周的动静,自然也能知道哪里有食物。    梁钰答应着,快速的将周围的草根拔起,扔到一边去。不然一会儿这大火燃气,不知道会烧了多少东西。割掉五十平方米的草,梁钰才停下手来。快速的找了一些干草,放在地面上。    看到紫若兮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梁钰只是微微一笑,伸出手来笑着说道:“不介意把匕首借给我吧。”    “呐,给你,一会儿你负责烤好,不然,我就不借给你。”紫若兮笑着说道,不过手中的动作却不满,伸出手来在衣袖内一掏,那匕首已经落在手内,递给了梁钰。    梁钰却是淡淡的笑着说道:“不是让我尝你的手艺吗?”说着,剑离鞘,梁钰的双手快速一动,匕首和那宝剑相碰,激起一道火花,直接落在那干草之上,下一刻,地面的草已经燃了起来。    紫若兮微笑着从那草地中找出一些树枝,仍在那火苗上,同时拿起那两只兔子,笑着说道:“好好好,既然这样,一会就不要怪我做得难吃了。这里没什么材料,我也做不出好东西来。”    “你做的东西我都吃过……”梁钰淡淡的笑着,还记得在王府内,紫若兮亲自做的饭菜。那样的味道,似乎还残留在自己的口中。    紫若兮脸颊一红,轻轻点了点头,此刻自己的温柔,只属于眼前的人,不再属于任何人。抬起头来看着梁钰,紫若兮开口道:“梁钰,谢谢你,陪伴在我身边。”    “呵呵,我也要谢谢你,因为有你,这些天来,我过得很愉快。”想到最近三日,每天与紫若兮朝夕相处,享受着人世间的快乐,顿时,梁钰心中的戾气也少了许多,甚至还想,就这样和紫若兮走下去,永远在一起。但是,那是永远不可能的事了。    紫若兮笑着将头靠在梁钰的肩膀上,轻声说道:“梁钰,你知道吗?曾经的我,不会拥有任何的感情,但是啊,我现在已经拥有了最可贵的爱情。答应我,如果下一世,我们还能够相见、相遇、相识,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都要摒弃一切。”    “不知道下一世的我会不会这样听话。但是……小兮,我答应你,下一世一定会与你相见的,你一定要等我。至于那个什么白羽寒,我希望你只是将他当作沿路的风景。”梁钰紧紧抱住怀中的紫若兮,淡淡的说道。但是那淡漠的声音里,却夹杂着无比的坚定的信念。    点了点头,紫若兮紧紧抱住梁钰,只想这样,紧紧抱住深爱着的人,尽管这样的爱情,只有短短的三天。    缓缓的睁开眼,却已经到了天亮了。今天,便是叶千蓉和梁子俊的大婚之日,时间,过得太快了。    看着身边空出来的位置,那棉被上,还残留着昨晚梁钰的气息,而现在,却是物是人非了。起身打点好一切,紫若兮穿上那属于自己的颜色,黑色的衣衫。短小的匕首藏在袖子内,淡漠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好似曾经的紫若兮又回来了一般,那么的冷漠,黑色的头发高高扎在脑后,那美丽的脸颊在瞬间变得英俊了,如果说穿着裙子的紫若兮是一个不小心落入凡尘的仙子,那么此时此刻穿着黑衣的紫若兮便是从地狱归来的亡灵。    听着楼下那喧闹的声音,紫若兮的嘴角缓缓扬起,等待的时机,终于到来了。    但见喧闹的街道上,百姓被分成了两道,站在街道的两边。留出空余的位置来,似乎是等待着皇上和未来的皇后。军队早已经在现场维持着秩序,等待着皇上的到来。    站在那客栈窗边,紫若兮端着一杯酒水,亲亲抿了一口,嘴角的笑容缓缓扬起,今天,也是狐狸露出尾巴的时候了。看着那蔚蓝的天空,紫若兮轻声说道:“放心,梁钰,我不会让你受到一点伤害。你是我的守护者,梁钰,而我,便是那天空的一抹清风,将你变得更加美丽、神秘。只不过,你这朵梁钰,不喜欢低头跟着我这风离开……”    “皇上驾到……”但听到一个太监尖着声音喊道。    下一刻,便看到穿着大红衣服的梁子俊,骑着一匹白色的骏马,笑着在朝着百姓打着招呼。而那些百姓也大叫着,纷纷跪在地面上,口中李呼皇上万岁。    但见八个大汉抬着一顶大红凤凰轿子,镶金的窗帘被那轿子上的伊人打开,露出那张娇艳的脸蛋,嘴角微微向上扬起,那如同黄鹂般的声音响起,人群更加疯狂了。    毕竟这里是古代,想见皇上一面,那比登天还难。何况现在,那轿子内的人,是当今的国母皇后。如此震惊的场面,不是随便就能看到的。而且,天子娶皇后,还这样大摇大摆在大街上走动的,也只有梁子俊才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