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乔暮云哥哥,接下来最后一局,你一定要加油哦!”紫若兮鼓励道。漂亮的大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嗯。”乔暮云应声道。随便朝着街边的台阶坐下。    “很累吧,要不,我来替你按捏两下。”紫若兮说罢,走到他的身后,缓慢地蹲下,双双纤指按捏住乔暮云的双肩,轻轻地开始揉按。    难得享受着这份温柔,乔暮云峻冷脸上一笑。    “紫若兮,你弄得我好痒啊……”乔暮云笑道。    “什么啊,怎么会呢?我按的肩膀,怎么会痒呢?”紫若兮疑惑道。手下意识地停了下。    “别停啊!我是说,你的力道太轻了,我的皮厚,不怕你多便点劲哦,呵呵……”乔暮云打逗道。心底可是乐开了花,说真的,她刚才的手虽然力道轻柔,可就像是触电一样,瞬间已袭击了他的全身,他不是肩膀痒,而是心痒~    乔暮云此时有一种感觉,他相信紫若兮并不是全然对自己没有感觉的,刚刚她的那股眼神,有刹那的呆滞,入神。他能感觉到,那就是一种吸引力,也许,她在不自不觉中已喜欢上了自己。    想到这,乔暮云眼神里充满了暖暖的爱意,是那样温柔的眼神,仿佛一瞬间能将人给融化。当然,紫若兮并没能看到他的这副表情,她在他身后,还在温柔地替他按摩。    “哦,那我用劲了啊~”紫若兮言道。接着双手带上些力道。    “哦啊~”乔暮云舒服得叫出声来。    “怎么啦?还痒吗?是不是用的劲太大了?”紫若兮关切的问道。    “不,不痒了,是舒服,好舒服!”乔暮云情不自禁地说道,突然一下,转过头,扶着她站起身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紫若兮被他盯得颇不自在,脸上尴尬地笑了下。    “怎么啦,乔暮云哥哥,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紫若兮柔声问道。    “没有,你……我……”乔暮云吞吐道,脸上有些不自然的表情。他不知道,这时该如何表白,这时……是否该表白?可是,他又骗不了自己,他明明渴望得到她的爱。    紫若兮看他脸上有些变幻莫测的红润,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现在这种情况,他须的更多的就是支持与鼓励。    “乔暮云哥哥,你放松点,不要这么紧张,不过一场比赛而已。”紫若兮安慰道。接着拍了拍他的胳膊。冲他微微笑了笑。    不,她误会了。    “……紧张……嗯,是紧张。”乔暮云说着,随意地拨了拨散落的长发。瞬间已将要说的话给憋进了肚子里。并及时地掩示住情绪。    紫若兮看着他遮住脸颊的长发,秀眉微皱了皱。打开身上的包,翻来覆去地一通,最后拿出一根黄色的丝带。    “乔暮云哥哥,我帮你把头发扎一扎吧。这样不影响比赛……”紫若兮笑眯眯地道,顿了顿,带着丝带的手有些犹豫,又道,“你看,我没有皮筋,只有这个……暂时用一下救急,行吗?”    乔暮云看到紫若兮的用心,不自觉得心底感动。    “谢谢你,紫若兮,你是最了解我的人。”乔暮云温柔敦厚的言语,微一个点头应允。    “当然啦,乔暮云哥哥,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吗?你是我最亲的人。”紫若兮缓缓地回道。停顿一会,接着,“你把身子蹲一蹲。”    最亲的人……好温暖……    乔暮云不禁在心中默默地重复着,并顺从地照做,紫若兮一双灵巧的小手拨了拨他的长发,用细长的指尜梳梳了,接着一把揪起在脑后成一个马尾,用另一只手的黄丝带缠了起来,绕过几圈之后,绑定固定。    乔暮云只感觉她的手法很温柔。那拉动头发的每一个触动的感觉都快速地反应到心脏,让他悸动不止。    “好了。呵呵~”紫若兮说道。侧过面来冲他一笑,“这样,是不是好多了。不会挡着视线了。”    “……嗯。”乔暮云答道。    这时,不知哪里又传说一阵哨声,大家齐向这边看来,瞧见乔暮云竟然扎着一根这么女性化的黄丝带,不觉得大呼起来,一阵嘘声此起彼伏着。这个比赛的夜晚,难得见这对情侣如此卖萌,都大呼过瘾!无数双眼睛好奇地打量着他们。    那之间调侃过紫若兮的那个留淡蓝色长发的青年不禁嗤之以鼻地闷哼一声,而那个金发少年雷洛眼光冷冷地藐着他们,随后一脸不屑地又点燃一根烟。接着,拿下来,优雅地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众人的目光瞧得紫若兮面颊通红。    “不好意思,肯定扎得很难看……”紫若兮低声说道。望着乔暮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别过脸去。    “很好看啊!我很喜欢!”乔暮云赶紧回答道。    这时,那个金发少年已走到了他们面前,二三步内停下。没有说话,而是叼着香烟,驻足观望了两三秒。    而此刻,由于这个少年似乎是挑衅味道的举止,大家齐目聚焦,心头都不禁兴奋起来。接着,不意外地又一阵哨声和嘘声。    “看什么看,要看回去看你妈去!”乔暮云不觉得恼怒道。看着这个大概不过十八、九岁的金发少年。心生出一股厌恶。    听此一恼,雷洛反倒不生气,细长白皙的手指优雅地拿下烟来,吞吐了一阵烟雾。    “你就是乔暮云?”雷洛问道。    “是……你爷爷。”乔暮云故意在中间停顿了下,才接着答道。一时间弄得周遭的人均大笑不止。可,只有紫若兮没有笑,她依旧面色平静地站在乔暮云身旁。并没有看那个少年。而她却不知道,别人的心思却全在她身上……左右徘徊……    雷洛算修养好的,这样说,他也并没有动怒。只是盯着乔暮云墨绿色的冰眸。    “……比赛你输了,就把你的码子借我玩两天。”挑衅性的话是句斟字酌地缓缓说出口。    话音刚落,乔暮云竟瞪大了眼睛,那墨绿的瞳仁立时有放大的趋势。轰~地一拳朝着他的脸挥出。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