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夜景宸脑里在复杂着斗争着,俊逸的脸庞郁色加重,溪涧的眸子里透出愤恨的火,凄怆的悲……    “夜景宸,你快走吧!今生今世,我们是有缘无份!”紫若兮泣诉着,泪眼朦胧,一滴滴泪花挂满了倾城的容颜。    夜景宸用余光扫过她的脸,心底异常沉重,可,再也不能迟疑,自己终究要做个选择!!明亮的眸子里透出坚韧,手臂再次伸直,对准了乔俊烈……    “……紫若兮……对不起……”夜景宸默语地低喃了声,溪亮的眸子透出浓重雾茫的晶莹泪痕,拾指挨着扳机扣……    而乔俊烈此时也是冷眼凝神相视,俊美的面容冰酷释裂,抬起的手臂也是一动不动,再次瞄准,手握枪膛,战火一触即发。    “不要……”    “乔俊烈,夜景宸,不要啊……”    “昊儿……”    几个声音同时在殿上响起,大家都是面色刷~~地一下白了,都不愿看见这幕悲剧,可他们依然阻止不了对方两人搏奕生死的决心!!    就在这里,外面突然响起了警笛声,呼啸而至……    “砰——”一声枪响划破了别墅里紧张窒息的空气,同时,“卡~~”夹杂着一声哑响。紧接着后乔俊烈身后的十米远的地方的一个一人来高的大花瓶被击得粉碎……    “哗啦哗啦~~”碎片声音响在了一起。    众人一惊。此时,别墅大门已被强行给打开,一干身着迷彩服的部队官兵持枪冲了进来,领首的一人清秀的眉目上映着冷峻,赫然便是莫晓宇!    乔俊烈俊美酷冷的面庞上神情都不改一下,怔了三秒后,冷笑了一声。    “你终究是杀不了我!”乔俊烈浓重的磁声飘浮在大殿上。    夜景宸狠狠地看着他,晶莹剔透的眼里滑脱出两行清泪,缓缓地放下拿枪的手臂,心底是沮丧到了极至!    原来,刚才那一枪夜景宸并没有打中乔俊烈,十几步的距离怎么可能打偏,唯一的解释是夜景宸没有办法杀这个人。    而乔俊烈的枪里却是又放了空枪,他从叶槿手中拿到的这把枪,第一枪竟然也是没有子弹的!这倒是和乔俊烈的做法不谋而合。其实,凯撒斐庄园的人执枪,枪的第一弹都是空枪,这是乔俊烈早就立下的规定。所以,他的目的并不是想滥杀无辜,而是在行为上给对方一个震慑作用!他和慕容俊不同,他是商人,并非真正的****中人。    “夜景宸!”莫晓宇快速地朝他走了过来,一把扶住他的肩膀,清秀的脸庞上划过一抹深沉的郁重。他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悲,他的眼泪!他很少看到夜景宸流泪,而这一刻,清晰的泪痕挂在了俊逸若仙的面庞上,映染起一丝丝悲凉的气氛。    夜景宸的身体都摇摇欲坠,莫晓宇感觉到他的沉重,手臂是紧紧地箍住了他的肩头。好一会,夜景宸终于回过神来,直起自己的身体,斜睨了身边的人一眼,苦涩地扯了扯嘴角。    “夜景宸,我们走吧!”莫晓宇轻悠的声音飘浮在他耳畔。他的样子,让自己的心疼,随即直视着对面的乔俊烈,厉声说道,“乔俊烈,今天暂且放你一马,在这里,你也不要太猖狂了!最好给我安份点,不然,下一次,休怪我们手下无情!!”    乔俊烈没有应声,只是冷笑了下,蔑视地看着莫晓宇,接着眼光瞅向了夜景宸,瞧着他伤心欲绝的样子!心里掠过一丝奇异的感觉。夜景宸,你终是输了!想跟我抢人,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办到!    “少庄主,你没事吧!”一旁的叶槿赶快走了过去,刚才情急之下失控喊了声“昊儿!”不知道乔俊烈有没有听进去的。    “没事。”乔俊烈回过头来,脸庞上仍旧是冷漠酷然。    随即掠过紫若兮的脸,她此时竟完全没有自己,她的眼里映着是那个男人的身影,千思万缕的情感都溢在了她的脸上。    乔俊烈冷漠地走过去,一把箍住她的肩膀,拥着就往楼上走,紫若兮这会是泪淌在了脸颊,身体都僵直着,脚步随着乔俊烈的步子蹒跚地前行着。在转头时,看了夜景宸最后一眼,而这会,夜景宸也正迎向她的目光,溪涧的眸子里莹亮透彻,清晰可见泪光泛泛。    夜景宸,夜景宸………    紫若兮在心底不停地喊着这个名字,可惜,她知道她再也不可能喊得出来,再也不能轻易地呼喊这个名字。她怕他为了她再次冲动做出傻事……    “走了~~”乔俊烈恼道,面色不悦,箍着她的肩膀直朝楼上走去。    此时的夜景宸看着他们相佣离去的身影,别提心里有多难受了!刚才那一枪,已经是选择了放弃。他很明白,他跟她之间再无交集……这心里犹如万般的针在扎,痛,痛,还是痛……他陷入了情感的漩涡,苦苦地挣脱不出来。    “……我是不是很傻,我失去她了……”夜景宸望着她的背影,喃喃自语。俊逸的脸庞上一片颓丧和凄凉。    “夜景宸!”叶蕊喊了声,想说什么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知道她安慰不了他。    夜景宸漠然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别了神去。    “夜景宸,你的生命不是只有爱情,只有她,你还有我……”莫晓宇激动地回道,此时夜景宸的低迷情绪也严重地感染了自己。搭着他肩膀的手是更加用力,想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夜景宸没有说话,回过头来,眼底泛动着感动的莹亮。    “走吧,我陪着你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伤心地……”莫晓宇缓缓地说着。    夜景宸这会才收回目光,迈出步子,随着莫晓宇一起离开了这座伤心的“蒂莲馨苑”豪宅。    ………    别墅的二楼。    他拥着她走进她的房间,一踏入房门,紫若兮是再也控制不住地痛哭失声,伏在床沿上潸然泪下。    乔俊烈走过去,轻轻地掰过她的身子,抱在怀里,俊美的脸庞上也跟着她悲悯的情绪纠错着。他一手拂摸着她的头发,万般的爱恋与痴迷。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