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假假真真让人难辨。他没有夜景宸那么真诚,夜景宸……    想到这个名字,她又忍不住痛起来……夜景宸,你真的是真诚的吗?你对紫若兮的心真的是真心的吗?为什么男人都是这样,说一套做一套,口里说着爱你,怀里却还能拥着别的女人……    看着紫若兮走神的表情,乔俊烈心头的妒意又烧了上来,他一把抱住她。    “我不准你想别人,这世人没有人会像我这样对你好,紫若兮,没有的是不是?你告诉我,你爱我!我想听,我好想听!”乔俊烈情难自禁地说着。    “我对你的爱……早就逝去了……”紫若兮漠然地说着。她头脑有些混乱,现在她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她想抗拒这些压力,可是,她却骨弱难挡……    乔俊烈抚摸着她的脸颊,神经微微地有些扯痛。    “不要紧不要紧,我会让我们的爱火重燃的!我会让你回心转意的!”乔俊烈说着,伏下脸庞,就要凑上她的脸。    谁料,紫若兮竟倔强地别过头去,下一秒,伸出纤臂,想将他推开。乔俊烈双掌捉握住她两只纤手,蓝眸里放出狠光……    性感的冰唇倾袭而上……紫若兮慌乱地左右摆着头,企图躲开他的袭击。可无奈,本就虚弱不堪的刚流过产的身子哪里经得住这种折腾。    一年多的思念仿佛在这时爆发出来,乔俊烈强势的吻着她,每每在午夜梦回之时都孤枕难眠,他实在是太想她了,高傲的灵魂却又不愿轻纵自己的感情。    吻了好久好久,直到气息加重,他才离开她的唇。    “紫若兮……紫若兮……我好爱你啊!我真的好爱你……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我要娶你,我要你马上嫁给我!!”乔俊烈忽而情深款款地喃喃。    呃……    一顿亲吻搞得紫若兮的头都是晕的,再听到他声声的表白,她的头更痛了!    为什么,一下说要她做他的奴役做佣人,一辈子不得嫁人,一下又说要娶自己。汗死,她都要崩溃了!    她始终是逃不开他的吗?不,有一个方法,她可以逃离掉他,那就是那个一亿美元的债务……可是,一亿美元啊!她到哪里去弄那么多钱哓!    “乔俊烈,你让我考虑考虑!”紫若兮缓缓地说道。    “你还考虑什么,一年前你就答应了,而现在……我不嫌弃你,你应该谢天谢地才是!”乔俊烈冷漠地说道。他越不想去刺痛对方,可是嘴里却是越要说出那样伤人的话。    “………”紫若兮咬着内唇瓣,一语不发。她知道对这种人再多说都无意,所以,何必浪费唇舌!    紫若兮沉默了一阵。再抬起头来时,褐我眸子里变得清亮多了。    “……我可以留在你身边,不管你是想娶我还是想让我做女佣都好,如果你答应我三件事,那么,我会履行我的诺言。”紫若兮句斟字酌地说着。    乔俊烈冷漠地看着她。    “哼!那要看你说的是什么事情了。”乔俊烈淡而无味地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用多费口舌了,强扭的瓜也不会甜的,少庄主,你请自便。”紫若兮默然地说道。眼光直视着他,一怔不怔。    “好,你说!是我做得到的,我会依你。”乔俊烈阴阳怪气的声调,蓝眸里冰冷透寒。    紫若兮看着他,心底划过一抹悲凉。    “如果你想娶我……第一,我们就先订婚;第二,婚后,我不想回美国,我要留在a市;第三,我们结婚前,你不可以碰我。”紫若兮平静地说着。    “订婚?呵呵,你是又在想什么鬼点子吧!拖延时间?”乔俊烈冷冷地道。    一阵无语。他对自己根本就没有半点信任,这样的婚姻真是可悲。紫若兮不禁低下了头。    “我没有骗你。信不信由你,做不做得到也由你。”紫若兮低沉的声音。    “婚后,你还不愿意跟我回去?你叫我如何相信你,紫若兮!”乔俊烈拉低磁音。    “那里有太多的不愉快的记忆,我不太适应那边,我更喜欢a市。”紫若兮回道。    “难道婚后你还要让我忍受两地分居的寂寞吗?这一点我不会同意的,嫁给我就是我的人,你没得选择!”乔俊烈漠然地拒绝道。接着眼光直视着她,话语清楚有力,“其它两点我可以答应你。你骗得我那么惨!难道,你一点悔过之心都没有吗?其它话我也不想再说,总之,你身体养好后,我们就准备订婚吧!这已是我忍耐的极限,希望你好知为之。”    乔俊烈说罢,站起身来,快步地走出房间。    留下紫若兮一人空留在病床上。忽而一股极大的孤独感袭上心来,她感觉到冷,好冷!    一个星期后。    一个倩丽的身影走在宜南的街头,呼吸着这边干净清爽的空气。也许以后都没有机会再欣赏这边的风景了。    紫若兮苦涩地笑了下。她回到了阿蛮的住处,可惜这里已经没有人了,门紧锁着,仿佛他就人间蒸发了一样。紫若兮愣在门口,呆了呆,她是来跟他说再见的。阿蛮是个好人,无数次帮过她,可,连最后一面也没有见着。    紫若兮拖着蹒跚的步伐走下楼,不意外地看到那个俊美修的长的身影已经在那里等她,他背对着她站着,好像已经等了好久。    紫若兮没有说话,从他身旁静静地走了过去。    “你还是忘不了你的野男人?”乔俊烈冷漠地回道。    突然,紫若兮恼怒地回过脸来。    “我和阿蛮是清白的,我不准的侮辱他!你以为你拥有权势就可以为所欲为吗?就可以随意地贱踏别人的自尊吗?其实,你这种行为很可笑,很幼稚!”紫若兮驳斥回他的话。    “说得好,虽然你的身体不再干净,可,你的脾气倒是一点没改啊!还是那么伶牙俐齿!就凭这一点,好像还有一丝值得怀念的地方。我娶你也不算太亏!”乔俊烈漠然地说着。面色冷若冰霜。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