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给他帮忙的花小魔听一愣,爱他?她爱他吗?

    一份沉重的迷茫都让自己的心迷惑住了。

    好久没听到她的回答,祁隆冰那俊美的脸孔上越加地通红了起来,激火似乎再也等不得地要散逸出来。

    忽而,一道沉重又气喘的声音加得很低很重,像要穿透灵魂般让人记忆深刻,“你一定要爱我!!小魔,我的热液都是为了你而沸腾的!!”

    话落时,祁隆冰直接一把大力了按过她的头,快速朝着自己那里按了下去……

    这一秒非常快,惊得花小魔都没办法反应,眼瞳瞪大了,逼近视线的是他的……

    几乎是反射性地想要尖叫,但也就在那张口的瞬间……

    一声声闷响……

    祁隆冰抱着她的头,控制不住地在轻颤。

    而这会正好有一对情侣经过这里,在看到他们的动作时,骇得眼色顿时羞红了。

    “你看人家多恩爱,技术多好,你要爱就给我也含含……”忍不住一阵细碎的说话声音传了过来。

    “讨厌啦。”女人的娇嗔声也透了过来。

    好一会这阵声音才消逝远去。

    “舒服……”祁隆冰低低地吐了两个字,脸庞上的红潮渐渐退却,那脸色的温度正常了下来。这才一把松开了死压在她头部的手掌。

    “咳咳咳……”花小魔忍不住双手掐着咽喉,在一旁的卫生桶里狂吐狂呕着。

    祁隆冰看着她,看到她连那胆汁都有些吐了出来,不过在看到里面夹杂着很多白浊的混液时。

    他又暧昧无限地笑了。这都是他的精华啊,他的精华可绝不能浪费了,也是他爱她的证据,他要让她知道他有多爱她!

    “没事吧?要不要喝口水?”祁隆冰好心地说道,一手拍了拍她的背,一手端起水杯朝着她递了过去。

    忽而,花小魔一把接过了水杯,下一秒,手一扬,朝着他脸上就无情地浇了过去……

    祁隆冰一时没防着,正好被泼了个正着,俊美的脸庞上全部都是水淋淋的,连着衬衣的衣襟都被打湿了。

    花小魔抬起头来,恶瞪着他,咬牙切齿地想要痛骂他一顿,可是她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只要你开心,你要不要再泼一杯……”祁隆冰看着美人气怒的样子,很快又让侍者端过来一杯水,递了过去。

    他就不信他这样低三下四了地求和了,她还能这么不给面子地泼他?

    岂料,想法与现实完全相反。

    花小魔二话不说,一把端起那杯水,干脆利落地朝着祁隆冰的脸孔再次狂泼过去。

    啵……

    一阵水淋淋沐浴灌溉再次将俊美得天下无敌手的祁总大人给淋了个彻底。

    祁隆冰此时被泼得脸有些瞬间的麻木,不过很快,他一把抹了把脸孔。

    也在那瞬间,花小魔冷赤着脸孔,一把抓起自己的包包,快速地奔跑着出了这西餐厅。

    “小魔!”后面祁隆冰也飞快地拿了一杯盛满水的水杯就追了出来,很快西餐厅的门口,他抢在她之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你干什么?你松手!”花小魔恼羞成怒道。

    “我是想问你……还须不须要再泼两杯水?”祁隆冰说罢,将手中的还有半杯水的杯子递了过去。

    花小魔看着这杯子,又看了看他这张湿漉漉的俊脸,很快一把接过杯子,正当祁隆冰以为她是要再次泼向他时,却没想到她直接就自己喝了一大口水,然后,噗地……

    口中水液朝着他脸上果断地喷了一脸。

    “这样你满意了?舒服了?”花小魔看着他,眼色都沉沉地阴郁了下来。

    “呵呵……”祁隆冰抹了把脸,将那脸上的水再次擦得干净,水淋淋的视线里全是她那份绝色怒火的美颜,“我还以你不是喷水给我,而是想用玻璃杯砸我的头?”

    说得花小魔一把举起了杯子,非常邪冷不快地说道,“这主意不错,我怎么会没想到?”

    接着快速朝着他的头扔出了玻璃杯……

    那边祁隆冰连眼都没有闪一下,或许是没想到她真会扔杯来砸他,也或许是心甘情愿地愿意领她这杯!

    可是,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花小魔扔杯的点子太低,更或者是她故意那样扔歪,两人不过两米的距离竟然就从他一侧砸歪了。

    砰铛!玻璃杯摔碎了一片。

    不过,就在花小魔看到他双眸一成不变的那股柔情时,心底也怔了下。

    “你……你为什么不躲开?”花小魔看着他,双眼仍喷着不少的火气,但是莫名地这一下之后,相比之前那股盛怒是降了不少了。

    “因为我知道……你是舍不得真的砸中我的?看我猜对了吧,小魔,你心里一直有我!”祁隆冰看着她,微笑着说道。

    “不!你猜错了……”花小魔凝视着他,琥珀色的眸子里荡漾着一层自己都不懂的色泽,很沉很郁……

    好一会她强吸了一口气,才继续说道,“祁总,我没有舍不得,我是真的想要砸中你!”

    祁隆冰看着她,半晌才笑道,“好吧,那要不要我再进去给你拿一个玻璃杯过来,让你砸得痛快!”

    祁隆冰看她不说话,脸庞上的笑容也渐渐逝去,很果断地朝着那餐厅的大门走去。

    可就在那擦肩而过时,花小魔忽而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肘儿,一道低沉的女音透了过来,“祁总,我不知道,你这样做到底有意思吗?”

    祁隆冰听了这话,眼眸子里透着一层高深莫测的玄光,脚步一个快退,直接一臂捞过她的头部,倾刻间侧下自己的身子,还给她一个低低又缠绵的吻……

    不过很快速地还没等花小魔挣扎,他便放开了她,“小魔,你一直不相信我对你的真心,可是,我告诉你,我会坚持下去,一直等,等你乖乖地到我怀里来?”

    花小魔听了苦笑了一声,视线从他俊美无双的脸庞上一直看到他环住自己的手,“那这是叫什么?叫强迫吗?还是,祁总你本身就是有强迫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