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只要他亲口答应了不再来骚扰她,那么她就不必再做这些事情了,也不用再拍他果照以防万一了。

    但是,事实上,就像龙大哥所说的一样,他祁隆冰就是匹狼,不会对他的目标猎物轻易地罢手。

    “你不想被包养,那……”祁隆冰笑了下,有种在脑子里徘徊了好久,他想说,只不过怕说出来直接把这梦中女孩给吓飞了。

    “那我再想想比包养更好的其它方法。”祁隆冰暗示性地笑道。

    听得花小魔眼眸子一沉,那丝多愁善感映在了眼瞳间,此时没有了发丝的遮挡,已全然地落入了男人的眼底。

    “这么说来,你还是不打算放过我了?”花小魔看着他,眼神里透着光,“若是哪一天,我嫁人了,你是不是就可以……放手了?”

    说这段话时,她语气显得很是平静,或许是试探,或许是还在犹豫不决,毕竟她那样做的确是会对他带来很严重的后果的。

    她不是傻子,她清楚得很。

    “嫁人?什么,你说你嫁人?”祁隆冰闻言再次笑了,一双湛蓝的眼睛都泛着丝高深莫测的玄光,“你是我的人,谁还敢不要命地娶你啊?”

    “……”花小魔听得一阵无语。看来龙大哥说得没错。若是不彻底点,祁隆冰是不会收手的。

    但刚想到这些时,唇角再次被攻陷……

    他吻着她,这次带着有些狠狠地惩罚地吻着。直到把她漂亮的唇角都吻得肿了起来……他才依依不舍地罢手。

    “我发誓,下一次,一定要由下而上!”祁隆冰盯着她的眼睛说道。

    这句话直接怔得花小魔的灵魂一颤。由下而上?

    是个傻瓜,她也懂得他这话里的意思。

    更何况,她已经不止地一次地用口……用口……

    想到这些,花小魔羞得脸色都通红了起来,“祁总,你……唔……”

    再次的吻宣布了绝对的主权。

    砰地,椅子竟然倒了下来,可就在椅子倒塌的瞬间,他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下一秒一个侧身,让她翻倒在自己的身上,而他自己反而重重地摔落在地上,当了她的垫背。

    可是那瞬间的疼痛在他脸上化成了一抹笑容,倾世而绝尘。

    让花小魔都霎时看得呆了。

    “祁总!你没事吧?”花小魔关心地问道。她很快起身,可是看到对方良久没有起来的样子,不由地心跳加骤了数分。他后背的枪伤……

    “祁总!”花小魔蹲下了身体,一双手扶上了他的肩膀,可是还没有扶起他,就被他给快速地一把抱在了身上。

    “小魔……我爱你……”祁隆冰喃喃地语着,那一刻他知道他陷在她编织的漩涡里很难再拔出来了。

    花小魔听了心一颤。

    爱……

    他竟然真的说出了口?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呢?祁隆冰?你为什么要逼我?

    一时间花小魔被他抱着都一动不动,好一会儿,他才笑侃道,“是不是觉得我身上比床还舒服?”

    “呃……”花小魔立即想要爬起身来,却在抬头的瞬间触碰到他的下颚,这就像是一个另类的吻,让彼此都有着那么一霎时的专注。

    祁隆冰顿时也有些醉了,但是还没有待他多感觉一会,花小魔便快速地从他身上爬了起来。

    可是,祁隆冰却躺在地上,仿佛动不了了。

    “祁总,你快点起来吧!”

    “拉我一把。”

    花小魔看着他,却没有伸出手去,“你又想那样……祁总,这种游戏不好玩。”

    “什么游戏啊,我真是背疼得紧,快点!”祁隆冰皱起了眉头。

    花小魔看着他的样子,想了想,“我让雨豹来扶你吧。”

    “喂!”可祁隆冰哪里喊得住她,不禁望着她出去的背影恼了句,“死女人……生怕佬子骗你似的,真尼玛疼得要死了……”

    很快,雨豹走了进来,看到祁隆冰从地上起来时,惊诧了下,“祁总,你没事吧?”

    “没事……还没死!”可就当雨豹扶住他的胳膊时,祁隆冰眼眸子疼得一兮。

    “祁总,你,你是不是扯疼了后面的枪伤了?”花小魔忽而说道。

    祁隆冰看着她一眼,淡笑道,“花小魔,现在你相信我没骗你了?还不快过来扶住我!”说罢,一把松开了雨豹,朝着那花小魔走了两步。

    花小魔只得伸臂扶住了他,“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

    祁隆冰听罢,淡而一笑,“这么关心我啊!呵呵!那我这一摔还真值得!”

    “你怎么这样说,身体是自己的,自己都不爱惜的话,那还让别人心疼什么?”花小魔说完,忽而感觉到语气里的不对,她是怎么了,她干嘛要去这般关心对方?

    可那份手揽却在瞬间紧了数分,“呵呵,原来你是这么心疼本总裁啊!我的小魔……我不白疼你呢!走,你现在就送我去医院!我们在路上好好聊……”

    祁隆冰坏笑着,一手扶着她,并暧昧地时时地凑向她的脸庞,直骇得花小魔不断地侧脸。

    两人这副暧昧缠绵的样子让旁边的人可是艳慕不已。

    那雨豹这会倒是识趣地远远地跟着他们一段距离,生怕是偷听了他们总裁的秘密情话。

    最后,上车时,祁隆冰见雨豹在老远,不禁恼了句,“雨豹,还愣着做什么,过来开车!”

    很快雨豹听到召唤,一个屁颠便快速地跑到了他们的身边,

    祁隆冰瞪了他一眼,“你难道还想让我的小魔干这种这样没技术含量的体力活么?”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雨豹说道。

    祁隆冰没再搭理他,望中扶着自己的黑衣女孩,此时眼眸子都是醉的,“我的小魔……干的可都是有技术含量相当高的体力活呢!是不是啊,我的小魔?”

    说罢,一手还趁机捏了捏她粉嫩得如大白菜芯子一样白皙的脸蛋。

    直气得花小魔真想一把松开他。不过就在开门的那会,花小魔也不客气地推了他屁股一下,“快上了!祁总!”

    弄得祁隆冰差点直接就卧倒在那后座椅上,不过,他很快便扶住车椅背,回眸一笑,“你就不能温柔点吗?还这么粗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