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俊美的脸庞上带着那温温的笑,蓝瞳深处却是一片冷漠,似乎从来就不会为了眼前这个女人而融开那份灿烂。

    潘语桐笑了笑,很聪明地一言,“说得也是。”

    接着潘语桐直接走到那酒柜旁边,根本就不见外地取出一瓶大拉菲,“介意给我喝一杯吗?”

    祁隆冰余光扫向她,淡漠地回道,“随便,不过,你大概只有五分钟,五分钟后我还有会。”

    “五分钟……够了。”潘语桐倒也不在乎他语气里的冷淡,她知道像祁隆冰这样的男人没有直接开口赶她走就已经在给她面子了,更别提还让她动他的酒。

    那证明,在他心里,还是有着她的位置的。只不过,还须要时日,她才能将他给全部占有。

    花小魔透过缝隙窥探着里面的一切,尤其在看到那个女人的侧影时,那可是一个美啊,完全的s曲线尽展无遗,长长的披肩大波浪看着人都有些发酥。

    而那大坂台上的男人甚是舒惬地靠在大坂椅上,漠无其事地看着文件,不过这会配着这位红衣美女,两人竟有种浑然天成的统一感。

    “真是俊男美女啊……”花小魔在心底腹语了句,不由地想到,若是那潘语桐也能做她的画模就好了。这身材这脸蛋真棒,要是脱/光了画起来大概不亚于那维纳斯吧。

    花小魔不由地想起那副“维纳斯与战神”的画像,脑子更是神奇地模拟出了一副潘语桐和祁隆冰一丝不挂全果果地出境……模仿那维纳斯与战神的画面。

    绝地天山神地的大森林里,两两相裸,相依相偎,维纳斯与战神……

    她就在一旁画啊画啊……很快一副绝世佳作就要横空出世了。

    她花小魔就是第二个波提切尔!

    爽!爽哉了!然后她会永久地将它收藏起来。

    砰地!正当花小魔陶醉之时,忽而那总裁办公室的门被大力给打开了。

    花小魔愣了下,这会是谁呢?这么没礼貌地闯进来?

    很快她便看到了那闯进来的人,一身低胸高叉的白色洋装的女**步走了进来。

    脸庞上浓妆艳抹,一双杏眼怒气冲冲地瞪圆了。

    咦,这不正是之前在酒宴上过日生的那个龚凤娇吗?怎么会是她?

    只见那龚凤娇一进来便径直朝着那办公桌前的祁隆冰走了过去。

    “龚小姐,祁总有客人,你不能随便进来的。”ms林在一旁有些着急地说道。

    ms张也神态紧张地看着这一幕。

    “不能进来?笑话!什么时候我龚凤娇都不能进来了?”龚凤娇恼道,接着看着那祁隆冰,眼光更是快速地瞪向那在吧台前喝酒的红衣女人,忍了忍说道,“冰,我到底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我改还不行吗?”

    祁隆冰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冷若冰霜地道出两个字,“出去。”

    龚凤娇气得真咬牙,纤指指向那潘语桐,手臂发抖地痛斥道,“你就是为了这样的一个狐狸精而劈腿?冰,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我跟了你两年……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