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墨夜消失,明亮的光芒再次回到世界时陈东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篝火还在默默的燃烧,篝火带来的温暖清除了内心的饥寒,身上的肿胀酸痛已经不见,查询属性后水分和饱食度都不足一半,喝下水后,一瓶水已经宣布告竭,仅剩两块面包和两瓶水,生存的压迫感在驱赶着陈东。

    “欢迎生存者们度过第一个愉快的夜晚...哎呀呀...没想到第一晚竟然只死去了28人,真是一个不太友好的数字。”火柴人的面容再次出现在天空,嘴角带笑声音也带着充满恶意的愉悦。

    “对于昨晚死去的生存者,我表示沉痛的哀悼...噗嗤....哈哈哈...”火柴人的面部表情充满了恶劣,虽然前面还有些许的严肃的话,后面那憋不住的恶意嘲笑在这一刻显得非常讽刺。

    “好了,闲话不再多说了,第一天的适应期想必活下来的你们都已经适应,那么接下来就是真正的生存,以最坏的打算活下去哟,对了,这个世界的中立生物聚集地或许会带给你们一些惊喜...呵呵呵...努力活下去吧...”火柴人说完后再次消失在天空。

    原来之前的话都是火柴人无聊中所说的闲话,想必在火柴人的心中,包括陈东在内的一百个生存者生命也不过是路边的蚂蚁一般的价值罢了,没有人会去在意路边蚂蚁的死活,蚂蚁的愤怒人类又怎么会去在意?

    “快点起来...”陈东的大脚毫不怜惜的踹向还躺在篝火旁的岛国三人众,真不明白这几人怎么没有一点紧张意识,如果不是自己优先醒来,可能今天早上火柴人所传达的信息都无人知晓。

    岛国三人众被陈东暴力叫醒都有些神志迷糊,伊藤诚甚至还在嘟囔着什么桂言叶同学...

    看到这三人的表现陈东气不打一出来:“我数10声,如果还不清醒的话,休怪我独自离去...10...”

    虽然没有了这三人在资源收集上会有所减慢,很多重要资源也无法装载,但是没有他们自己也能活的下去,如果他们还不能适应这个世界,那么抛弃他们独自离开是自己唯一的选择,因为现在的他们给自己带来的弊端远远大于利益,不要怪陈东太过势力,这是生存世界,不是小孩子过家家。

    听到陈东的话后岛国三人脸上的迷糊不再,赶紧迅速起身将皱起的衣服抹平后站在陈东的跟前等待着下一步的指示。

    “我对你们很失望...”陈东眼神冰冷的看着这三人,声音听不出喜怒。

    “我们不是来郊游踏青...之前的现象你们看到了吗?想必你们还在梦中神游吧?昨天晚上死去了28个人,如果没有我,今天早上的数字或许会是31。第一个晚上已经过去,今后的日子只会更加恶劣,在此声明,我不是保姆,更不是骑士,不会无条件的保护你们这群公主王子,因昨晚的篝火燃烧,木材和小树枝存储不够,今天你们每个人都得给我收集10棵草5棵多枝树,如果做不到,我会离开,你们自己生存,言已至此...接下来就看你们的吧。”说完陈东将还未烧完的木柴放进包裹,头也不回的离开。

    岛国三人看着脸上看不出喜怒但行动中充斥着怒火的陈东,感到惭愧,桂言叶的眼中甚至有着泪花膳闪烁,她被打击到了,从记事以来从未被人说过如此重言,桂言叶擦去眼中的泪花率先跟上了陈东的步伐,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泪水是软弱的代表,没有人会怜惜弱者。

    “诚,不对,应该叫你不藤了,不藤...我们赶紧跟上。”西园寺世界叫着伊藤诚的名字,但是想起之前陈东所说过话连忙改口道,两人跑快几步跟上了前面的陈东。

    一行人都在默不作声的赶路,整个队伍及其压抑。

    “队长,那边有一棵多枝树,要不我去将它砍了?”桂言叶指着不远处的一颗多枝树对着陈东说道。

    陈东停下了脚步,目光转向桂言叶,桂言叶也挺直了身躯直视着陈东,两人对视的一瞬间,桂言叶读懂了陈东眼里的信息,从陈东的目光中桂言叶居然看到了恐惧与害怕,她想不到一直面不改色的队长居然也在恐惧,原来一直临危不惧的队长心中也有害怕,桂言叶心中甚至有些笑意,因为她觉得这样的队长才是真实的,追上他的步伐也不再是梦想。

    在对视中陈东可不懂桂言叶心中的所想,如果陈东有心灵感知的话,得知她的猜想也只会无奈一笑,没有人不会恐惧,害怕,只是陈东将这负面情绪压制到了最深的心底,现在的他只是觉得桂言叶有所进步,心中多少有些许欣慰,今天早上的话想必她是听进去了。

    摇摇头陈东对着桂言叶道:“小桂,现在不是收集资源的最好时刻,现在优先赶路,只需沿路收集一些燧石和食物便可,现在最重要的目的是找到中立生物聚集地...”

    话毕,队伍内再次恢复了沉默,压抑。

    “嗯?大家小心,有情况...”

    一个躺在路中间的人形生物出现在眼帘,陈东小声告知了众人。

    陈东将手中的短矛握紧,浑身肌肉紧绷,警惕的慢慢走向躺在地上的人形。

    “喂,兄弟?能听到吗?”

    站在稍远的地方,陈东出声道,可惜陈东的叫喊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走近几步再次询问却得到了相同的结果。

    定了定心神,再次走近几步,发现这个人影是之前被火柴人一举削掉胳膊的兽人,陈东拿着短矛轻轻点了点躺在地上的兽人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走近一瞧发现这兽人已经没有了生者的特征,眼睛睁的溜圆,无神的眼瞳内只有残留挥散不去的恐惧,仿佛生前遇见了什么最可怕的事般,然后......

    陈东转过头对着三人道:“过来吧...”

    三人这才颤颤巍巍的走近。

    “他死了?”伊藤诚知道这个人,100个生存者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对这兽人不熟悉,因为他是唯一一个敢向火柴人动用武力之人,而且被火柴人当成一个合格的踏脚石宣誓了他的强大。如果不是他的贡献,肯定会有不少的人蠢蠢欲动,不得不说这个兽人还是很有价值的。

    另一方面说来,之前敢对抗火柴人的强大兽人此刻就静静的躺在地上没有了声息也让岛国三人见识到了真正的残酷,也很庆幸自己跟对了人,没有陈东,那么这三个熟悉的人也会和这兽人一样,成为这个世界的养分,肥沃身下的土地。

    “没错,这就是事实。”陈东点点头。弯下腰,陈东在兽人的身上一阵搜寻除了几件破烂的布料以外别无其它,陈东再次将手伸向了兽人身后的背包。

    虽然背包有绑定功能,背包在主人身上时,在未得到主人允许时其他人打不开背包,但是这一规定对私人来说是没用的。

    将兽人的背包打开后得到了两块面包一瓶半水,一个空瓶,一只被火柴人弄断的手臂,还有一个简易粗犷的石斧,将面包和水放置到自己的背包内,粗犷的石斧交给了直愣愣的桂言叶,然后陈东起身。

    “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人家都已经死去了,你为什么还要收走他身上为数不多的东西?你到底是不是人?”西园寺世界一副震惊的表情看着陈东,他实在无法理解,人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难道就没有了人性吗?

    “啪”

    陈东的巴掌拍击在其的脸上,击打声音和脸上的火辣辣的痛感让愤怒中的西园寺世界愣愣看着陈东。

    “蠢货...”陈东的脸上终于不再那么平淡,此刻他的脸上全是愤怒,狰狞的看着西园寺世界。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这个无药可救的蠢货。”陈东火力全开,压抑在心中的恐惧与无助全部化作愤怒涌向西园寺世界。

    “我说过我们是在生存,生存你懂吗?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无所不用其极,如果真到了绝境的地步,吃屎喝尿不再存在于幻想,在这个世界讲人性?我这就让你感受一下那种绝望,你看着他的脸,你给我看着......”陈东用力将西园寺的头按在兽人惊恐的脸上。

    “不要...不要...我不要看...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救救我,诚,救救我。”被陈东突然按头的西园寺世界没有反应过来,待到脸快要接触到兽人时这才开始猛烈的挣扎,她脸上显露恐惧,出声求饶,并没有得到陈东的怜惜,她又向伊藤诚寻求帮助却只得到伊藤诚退缩的神情。

    伊藤诚是明智之选,一个有理智的人不会去触碰一只发狂老虎,在这个队伍内,陈东就是那只发狂的老虎,只是他的这份理智深深的刺破了一个少女的美好幻想。

    “看到了吗?小可爱...这不是你的校园,这里没有充足的食物,水让你们有闲心谈情说爱,这里只有*裸的丛林法则,活着或者死去,更甚者就是生不如死...你不是问我有没有人性吗?哈哈哈...你听好了,我来告诉你真正的人性,你所知的人性不过是世间强加给我们的枷锁,你读过书吗?你所学的知识都道狗肚子里去了吗?的确在食物充足的情况下,谈谈人性做做有道德的事陶冶情操并无不可,可是在这个世界只有蠢人才会相信人性,小可爱...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

    陈东一边癫狂的说着,一边用手压着西园寺世界的头让其尽量接近这个死去却满脸恐惧的兽人,说到最后松开了手嘲讽道。

    “咳咳...咳...”松脱了束缚,西园寺世界一个劲的咳嗽,花了不短的时间才平缓过来。

    “你想怎么赌?”西园寺世界的眼神不再看向伊藤诚,她此刻的眼神有些灰暗,开口询问问陈东。

    “你不是跟我提人性吗?我们可以藏起来看接下来的发展,如果有人做的比我还过分,那么你就成为我的专属rbq,供我玩乐,就算我明知让你去死你也不得有半句怨言。如果与之相反,你的每一句言语我都会听从,以自己为代价的赌注,接不接受?”陈东面色狰狞的看着西园寺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