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东坐在篝火旁喝了口水,眼神冷漠的对着那三个岛国人道:“喂...你们趁着天还没全黑,赶紧解决好个人生理,不然天全黑了,你就当着所有人的面随地解决吧。 ̄︶︺sんцつ”

    短发女生听到陈东一直喂喂喂的叫,心里很是不满,她不顾少年的阻拦,气愤的走到陈东的面前,插着腰大声道:“我们都有名字,能不能我们的名字?我叫西园寺世界,不叫喂...”

    陈东的眼神有些诧异,看着这个蠢蠢的少女有些好笑:“这姑娘莫不是脑残片吃多了?在这个陌生玄奇的世界随意告知别人的真实姓名,真是傻的可爱啊。”

    当然了,这个想法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不然这么说出来的话,眼前这个姑娘肯定会炸毛。

    点点头,陈东对着这个名叫西园寺世界的姑娘道:“我知道了,但是你名字太长了,小西,这就是你的代号。别给我吹鼻子瞪脸,这是为你好。”

    虽然西园寺世界还想再说什么,但是看到陈东严肃的表情只得作罢了:“好吧...”

    陈东的眼睛看向长发少女桂言叶和内向男生伊藤诚:“你就叫小桂,至于你就叫不藤,我不会恶意伤害你们,这个世界鬼知道有没有知道真名就能下咒术的诅咒,所以不要再犯傻把自己的真名随意外露。”

    陈东一说完,颇有高手风范的离开了原地,没办法,陈东也是人,需要吃喝,肯定会有拉撒。

    虽然这是饥荒的世界,但是吃喝拉撒都是需要的,可不像那个不科学的饥荒游戏当中只有吃喝没有排泄。

    走到不远处就背着他们开始宣泄肚子里多余的水分。

    西园寺世界等人愣愣的看着走到稍远的地方就开始撒水的陈东,刚刚还是一副高手风范的陈东,一下子就变成了街头的*丝,反差感实在太大,着实让三人目瞪口呆。

    宣泄过后,陈东回到篝火旁看到这三人呆愣在原地不动,眉头一皱道:“你们还不快去?想在天黑之时众目睽睽之下解决?”

    岛国三人众这才反应过来点着头各自离开:“好好好...”

    陈东再次坐在篝火处,心中思考着下一步的打算:“树枝和木头虽然有不少,但是在长达两个月的超长生存时间内是微不足道的,而且水和食物更是匮乏,缺少武器的自己根本不足以应付,现在的目标是....嗯?”

    “啊...”

    原来是长发少女桂言叶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喊打断了陈东的思考。

    陈东连忙拿起一旁的简易短矛跑向桂言叶所处的地方,可是接下来的一幕是在令陈东有些尴尬。

    原来是桂言叶离开之后,找到一个相对没人的树丛里解决今天腹中所堆积的多余水份,看到地上有个相对干净的白色的菌毯处(蜘蛛网铺盖而成,不仔细看还会以为是菌毯),桂言叶开始排泄,可是一只磨盘大的黑色蜘蛛从一个方向直奔桂言叶而来,女生嘛,见不得这些虫啊,蛇啊之类的东西,连校裙都忘记提上先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喊。

    当陈东闻讯赶来后见到桂言叶光着屁股蹲在蛛网所在的领地内,她脚下一滩淡黄色的水渍在血色的黄昏下微微刺眼。而那只黑色磨盘大的蜘蛛已经快要接近了。

    看到这一幕,陈东有些无言以对,但是现在不是尴尬的时候,摇摇头驱散脑海里的笑意,赶忙出声道:“你赶紧把裤子提上,快点离开蜘蛛领地。”

    桂言叶的脸上不知是血色的黄昏影响还是其它什么原因,反正她此刻的脸上比血色的黄昏还要红,眼睛内有泪滴滑落。

    但是她也没有再次犯傻呆愣,将**和校裙提上后直奔陈东的方向。

    八足踏在菌毯上的蜘蛛如同蛟龙入海,猛虎入林,速度猛然上升一大截。陈东看着朝着自己方向而来的巨型蜘蛛,心中早已骂街:“该死的...现在跑已经来不及,避无可避了”

    转过头严肃的对着桂言叶道:“小桂,待会我与这只蜘蛛战斗时可能会有其他的蜘蛛出现,我希望你能将其引开,然后我逐个击破,明白吗?”

    桂言叶将眼泪擦去,点了点头。

    陈东举起短矛声音怒吼道:“来吧,该死的畜生。”

    先下手为强,短矛用力击打在巨型蜘蛛的身上将其击飞一段距离,蜘蛛吃痛,落地后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顿时远处又有两只模样大小相同的蜘蛛在飞速赶来支援。

    陈东快速击打着眼前这只巨型蜘蛛:“小桂,快去将那两只引开,在地面,这些蜘蛛追不上你,往篝火处引...快。”

    虽然心中有万分恐惧,但是桂言叶还是依话照做,反方向的朝着两只赶来的黑色蜘蛛跑去。

    陈东现在只能祈祷桂言叶能够将那两只蜘蛛拖住:“麻蛋...这蜘蛛是怎么做的?全力抽打10次了还不死?”

    还好,这只蜘蛛被打之后一直处于僵直状态,但是用尽全身力气抽打使得胳膊酸胀,但是在此刻危险之际,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

    终于,在第11下时这只蜘蛛总算八脚朝天死于陈东的短矛下。

    顾不得休息,陈东赶紧向着篝火的方向全力跑去。

    而此时的篝火处桂言叶和西园寺世界一人一只领着巨型蜘蛛转圈,而名叫伊藤诚的少年躲在远处瑟瑟发抖。

    “麻的...废物”

    这是陈东内心对那少年的评价,连一个女生都比不上,枉费了你这个男儿身,先将心里的不满先放下

    ,此刻最重要的是解决这两只蜘蛛。

    将两只蜘蛛逐个击破后,陈东的胳膊肿胀酸痛,肌肉已经拉伤,脱下衣服后,毛孔内流出点点血迹。

    桂言叶喘着粗气凑到陈东的身边,一个劲的鞠躬道歉:“都怪我,你才会遭遇...对不起,对不起....”

    陈东摇摇头:“没事,回去休息吧。”

    眼神看向身旁的短矛对着伊藤诚道:“拿着这个把两只蜘蛛弄过来。”

    伊藤诚显然没想到陈东会让他去做这种事,看着那两只磨盘大的蜘蛛心下恐惧无比:“队长...我我...可不可以不去?”

    本来还在休息的西园寺世界站起来道:“既然他不愿意,那么让我来吧...”

    伊藤诚对着世界好感顿生,感激道:“谢谢你世界。”

    陈东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下已经了然,默许了世界的自作主张。

    当世界将两只蜘蛛用短矛滚过来后,陈东忍着肌肉的胀痛拿出一块锋利的燧石将蜘蛛的肚子割开,里面有着一个晶莹的腺体。将腺体小心翼翼的取出,再将蜘蛛肉分割好后,陈东对着桂言叶道:“将这些肉放在背包内,今后能用到。对了,那边还有一只,你带着他两去把那只也弄过来。”

    陈东对桂言叶有救命之恩,对于陈东的话,桂言叶点点头照做。

    当三人回归时,陈东按照之前的方法取出一个腺体和分割出几块散发着恶心气味的怪物肉。

    陈东拿着一个腺体对着桂言叶道:“将这里面的东西挤出来涂抹到我肿胀的手臂上。”

    腺体带有丝丝温热,没有任何恶心的气味,实在不知道这么丑陋的蜘蛛内居然会长有这么美丽的东西。

    桂言叶接过晶莹的腺体点点头。

    当温热的腺体和桂言叶那冰凉的小手接触道陈东的皮肤时让陈东的身躯猛然一颤。

    桂言叶赶忙停下动作紧张的问道:“没...没事吧?”

    陈东将脑海中本能的悸动压死,摇了摇头:“没事,效果不错,继续。”

    的确有用,当桂言叶将腺体内的汁液涂抹到陈东那肿胀的手臂时,疼痛感顿时减轻不少,不消片刻,肿胀已经消失,甚至连桂言叶之前砍树时,手掌磨起的水泡也消失不见。

    涂抹完手臂后还有点点剩余,将之涂抹在西园寺世界和伊藤诚的手掌,两人手掌内的水泡也如同被施了魔法般奇迹消失。

    陈东的背包放不下其他杂物,将剩余的两个腺体交给桂言叶:“这两个放在背包内,会有大用。”

    愣愣的接过陈东递过来的腺体,桂言叶的嗓子有些哽咽,在以往,其他人对于自己都是本能的排斥和美貌上的垂涎,除了亲人以外,陈东是唯一一个将重要东西交给自己保管的人,而且从他的眼神中看不到任何恶心的想法,最重要的是他救了自己。

    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候,率先出现的是这个面冷心热之人,之前伊藤同学嘴上说保护自己,可是在自己引诱蜘蛛时却躲在一旁瑟瑟发抖,两人之间的一对比,着实是天上天下。

    桂言叶郑重的对着陈东道:“队长,我会保管好的。”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妮子是在发什么神经,也没有多问,点了点头:“将之前的浆果拿出来吃了吧...这东西不能长时间保存...”

    伊藤诚看到陈东与桂言叶的互动心里暗恨道:“不就是比我大几岁嘛,如果我像你一样大的年纪,我一定会做的比你好。”

    只是除了他自己本人以外,没有人会回应他的不满。

    血色黄昏如同回光返照一般亮度猛然增加,瞬息之间,光芒开始暗淡,黑夜突然到来,这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墨夜。在漆黑不见的黑暗中仿佛有着无数双眼睛在注视。

    恐惧源于未知,而这个墨夜恰巧将埋藏在人类心底中最原始恐惧拉了出来。

    陈东赶忙道:“赶紧到篝火这边来...不要待在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