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快...抓紧时间,时间非常宝贵,不要抱怨,如果你现在不紧迫,那么你就等待死亡的到来,我不是开玩笑...”

    陈东领着三个岛国人拿着燧石砍多枝的树,短发呆毛女还好,工作很是卖力,但是对于其他两个人来说,他们根本没有经过社会的洗礼,这么艰苦的工作实在是太辛苦了,不得已陈东只得一边工作一边为他们开解。

    解释过后,陈东看到少年还是不以为意,在那磨洋工,心里着实憋着一把火。

    当陈东又将一棵多枝的树倒砍倒在地后,一瞬间又变成干燥的木头与树枝让这三个少男少女着实震惊了一把。

    将资源收取到背包后,陈东眼神冰冷的看着这三个岛国人:“我不管你们之前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你们还不能适应这个世界,那么很抱歉,请你自觉离开,我不需要累赘。”

    陈东的话深深刺痛了这三人,其中长发少女和短发少女两人眼里都有着湿润,少年的脸皮厚些,想安慰却无从下口。

    短发少女擦拭一番眼中欲滴的泪水,因为她也是在外打过工的人,深知社会的险恶,陈东现在的样子已经很好了,扭过头继续拿着燧石对着一棵多枝的树继续砍。

    而长发少女以前是个大小姐,虽然在上学时被班里的同学所暗暗排斥,但是这么冷漠的话还是第一次听到,尽管手上已经有了很多水泡,擦拭完眼里的泪水,继续拿着锋利的燧石敲击着树。

    “嗯?”

    “啊...”

    陈东眉头一皱,岛国三人组却发出了恐惧的尖叫,原本刚刚还是明媚的白天瞬间进入到黄昏,而且黄昏的光芒带着鲜血般的红色,身体内的恐惧本能在侵蚀着陈东这支小队伍,岛国三人都凑到了一起,身躯在瑟瑟发抖。

    而这时天空中也出现了火柴人的头像:“咳咳...之前忘记和你们交代了,血色黄昏会引起这个世界的怪物们暴动,你们可要注意这些怪物的亲切问候,在黑夜到来之际请你们找到光源,不然你们就和黑暗融于一体吧...我相信你们不会喜欢的...哈哈哈...”

    火柴人的大笑声传到了这个世界中的每一个生存者的耳中,事关生命,所有生存者都严阵以待。

    陈东对着这三个岛国学生道:“还要发抖到啥时候?想活着就继续给我砍。”

    训斥完,陈东拿出两块燧石,将一块燧石敲击另一块燧石,心下道:“必须要有武器,我先做一把简易长矛,不然遇见蜘蛛什么的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听到陈东的话,岛国三人众总算从恐惧的神情中稍稍脱离,再次拿起燧石对着多枝树砍起来,一边砍树,少年还向其余两人问道:“刚刚那个火柴人说的融于黑暗是什么意思?”

    长发少女见识比其他两人多,她紧张的向少年解释道:“融于黑暗应该就是死去的意思吧...毕竟融于黑暗就再也没有见到光明的可能了。”

    少年听到长发少女的解释后,心中的疑惑已解,对着其微笑道:“桂同学你可真是聪明,谢谢。”

    短发少女看到少年与长发少女的互动,心中有些许不满,出声道:“先不要聊天了,我们还是快点做事吧,不然那个华国人又要训斥我们了。”

    长发少女和少年听到短发少女的声音制止了话题,拿着燧石用力敲击多枝树。

    陈东当然听到了这三个岛国人的密谈,但是他根本就无所谓,没有他陈东,这三个人必然会死于今晚的黑夜之中。

    “砰砰砰”

    在血色的黄昏下,只有燧石敲击燧石和燧石敲击树干的声音传来。

    “呼...”

    陈东看着这个尖锐的石质矛头心里总算有些松了口气,心下道:“矛头已经做好,那么就将其绑好,固定,快点,时间不够了,还要生火。”

    好在陈东出生在农村,农村特有的稻草搓绳陈东也会,从背包拿出柔软又韧性十足的干草开始搓绳。

    “砰”

    “砰”

    “砰”

    接二连三的树木倒地声让陈东的目光看向这三个岛国人,原来这三个人终于砍断了各自的多枝树,陈东对着他们说道:“把树枝和树木捡到背包里,然后放到我这里来。”

    三人依言照做,陈东将资源放进背包后,眼神赞赏的对着三人道:“嗯...干的不错,希望下次你们的速度会有所提升,现在休息一下吧。”

    没办法,虽然这三人的工作效率低的吓人,但是好歹也是收获,如果就自己一个人收集的话也要花费不少的时间,虽然心中不满,但是口头嘉奖一番是必不可少的,这样会让这群岛国人不会心生怨恨,这是身为管理者的话术,接触过不少老板的陈东当然也明白。

    岛国三人众早已筋疲力尽,找了个离陈东稍远的地方席地而坐,但是眼神却偷偷的望向陈东,少年轻声道:“这个华国人在干嘛?”

    短发少女回道:“应该是在编织绳子,乡下人有很多人都会这种技艺。”

    长发少女目光盯着陈东,听到短发少女的话却摇摇头:“他在做武器,之前的石头已被他敲击成锐利的尖头,现在他应该在固定武器。”

    不错,长发少女和短发少女说的都对,陈东是在编织绳子固定武器。

    不一会儿陈东拿着一条一米左右的绳子将矛头和一根一米多左右的树枝绑定好之后,一把自制短矛就新鲜出炉了。

    陈东用手握紧尝试性的用力甩了几下,突刺了几下,心下道:“好...还算能用。”

    皱眉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三人,陈东心里明白他们也在戒备着自己,但是自己又何尝不是提防着他们,心下暗道:“这个世界,并不是人多就能行的,但是自己也要把握主动权,虽然自己身为名义上的队长,这三人也对自己表面恭敬,但是人心不可测,谁知道他们有着怎样的想法?可是这三个人为一体也是个麻烦,我不可能晚上不休息时刻盯着他们,但是一休息也很是问题,等机会吧。”

    陈东提着短矛走到三人的面前冷冷的说道:“好了,休息时间差不多了,跟着我继续前进”

    话一说完后,陈东再次走在前头,岛国三人众跟在了陈东的后面。

    走到一个目光所及相对空旷的地带后,陈东停了下来:“停,今晚就在这里过夜...你们注意一下周边,我生火。”

    陈东说完不再理会这三人,从背包内拿出一块木头用锋利的燧石磨出一道小口,又在其上方钻出一个能够容纳树枝的小洞,在没有任何生火装置的情况下,钻木取火是唯一的办法。

    “呼呼呼”

    凭着单身二十二年的手速,树枝在陈东的麒麟臂快速抽转下,树枝与木头的摩擦中有了点点烟迹。

    手很酸,很胀,很想停下来,但是不行,陈东咬着牙继续抽转。

    “啊”

    一声咬着后槽牙的大喊从陈东的嘴里发出,在没有掌握技巧的前提下,只有蛮力的陈东只得一直抽转,手掌已经起泡,手掌已然鲜红,但是在生存的压力下,这些都不是问题。

    短发少女看着拼命的陈东嘴里喃喃道:“佩服...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长发少女眼神怔怔看着陈东,嘴里脱口而出:“他是一个认真的人...”

    少年看着陈东心里很是敬佩,但是听到她俩的话心里很不乐意了,心下暗道:“我也可以的...如果我年级和他一样大的话,我能做的比他还好。”

    但是少年的话只能在心里想想。

    热灰已经足够,将热灰放置到干草里慢慢吹拂后,越来越多的浓烟开始四溢。

    “砰”

    火焰的橘黄色光芒突然出现,这个血色的黄昏被照亮,陈东表面不显露分毫,实则内心已经激动不已:“火,哈哈哈...我发明了火...”

    没人知道陈浩此刻心中的激动,因为火真的是智慧的起源。而在这个世界,火也是生存的必要之一。

    将火源逐步加大后,早已准备好的篝火被引燃,好在之前准备的资源充足,不必担心没有木柴供火燃烧。

    岛国三人众看到陈东将火升起后都松了一口气,因为之前的火柴人已经说过,没有火,融于黑暗他们只有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