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东心里很是疑惑,但是目前最重要的是得到这个世界的确切消息,还要在途中收集生存必备的资源,因为之前的火柴人也说过,生存才是他们这群新人的主要目的。

    “嗯?这一束草这么长?绿色地皮?”

    看到一样东西后,又看着脚下所踩的绿色地皮,陈东的心里疑惑再起。

    陈东围着一人高的长草转了一圈后心中想到:“试试吧...”

    将手拽住长草后稍微一用力,却发现根本拔不起来,而且手上也被长草割出一道小口,原来长草有着肉眼不可见的锋利边缘,普通抚摸还会相安无事,如果暴力拔出,那么长草的边缘就会变成锋利的刀片切割你的手掌。

    陈东看了看手中的伤口,又将心神看向长草:“看来这个草是不能用手直接暴力获取,在饥荒里做为基础资源的草可以直接收获,那么可以确定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就算是以饥荒为背景,我也不能再用饥荒中的种种来看待这些事物。那么可以反过来想,既然不能暴力获取,那么肯定会有其他的办法。”

    看着这迎风摇摆的柔软长草,陈东的心里疑惑越来越多,不得已只得再次朝前走去。

    陈东在远处看到地上有一样东西,快跑几步走进后,将东西捡起:“这是?燧石?”

    一块巴掌大小却有着锋利切面的扁平石头安静的躺在陈东的手中。

    陈东握着这块锋利的石头陷入了沉思:“既然有了锋利的石头,那么就能割断那柔软有韧性长草。”

    说做就做,看到不远处有着一束长草,陈东握着锋利的燧石走向了长草。

    稳了稳心神,陈东呼出一口气,将燧石的锋利切面割向长草:“一定要成功啊...”

    还好,事情在预料之内,长草被锋利的燧石割断,长草那锋利边缘没有了根部的支持也不再锋利,变的有些软乎乎,当长草被全部割断后,本来还是青绿色的长草立马变得干黄。

    陈东手里拿着这一束干草,心中别提多激动了:“噢耶...没想到真的成功了。真的是饥荒世界,虽然不同于游戏饥荒世界,但是这一发现让我就更有信心。哈哈哈...”

    拿着长草思索一番:“那么就继续收集基础资源,既然是饥荒世界,那么夜晚的到来才是最恐怖的。”

    一路行走,所有见到的长草都被陈东用燧石割断,长草被收集不少,全部塞在背包内,好在这个背包没有限制重量,同种物品又没有上限,可以一直叠加。

    打开背包查看一番后,现在背包已经有四个格子被占据,分别是面包,水瓶,长草,燧石,在一路的收集长草中连燧石都碎了一块,幸运的是在一路探索的路上又捡到好几块。不必担心没有替换的燧石。

    陈东看着背包内的东西摇头心下道:“不行不行,光有草还不行,还得需要树枝,木头,不然连火把都造不出来。”

    口中有些许干渴,腹中也有些空,又再次查询了个人面板后,饱食度已经只有四分之三,水分更是只有三分之二,体力还算不错,还有五分之四左右,毕竟收集草不需要太多体力,行走的速度也不快,所以体力消耗并不大。健康度下降了两点,应该是在收集草的时候割破了手掌流了点血造成的,精神状况很是满足。

    陈东看着面板心中沉思道:“这才仅仅两个小时左右就已经下降了这么多,我得加紧时间了。”

    关闭面板后,陈东再次迈步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不一会儿,陈东发现一株两人高碗口粗带有分叉的树木,可恶的是树木还带有锋利的尖刺,不能直接用手将其掰断,围着此树转了几圈后,陈东得到一个信息。

    “这应该就是饥荒中的树苗,可是这也不是树苗啊,带有尖刺不能用手徒掰,那么只有靠你了...”

    将燧石从背包里拿出来后,陈东向着树木砍去。

    “砰砰砰...”

    时间就在陈东用燧石敲击带刺的多枝树木中离去。

    随着树木倒地的声音响起,这颗多枝的树总算被陈东用燧石硬生生的磨断,只见倒在地上的树木不见了身上的尖刺,而且树木中的水分立即蒸发,树干变成了干硬的木材,树枝也即刻从树干上断掉,变成了一束束干燥的树枝。

    陈浩对这神奇的一幕虽然心有惊奇,但是仔细想想也不再见怪,毕竟都能将自己从水蓝星活生生的拉到这个有着饥荒游戏作为背景的世界,还有什么不能发生?

    陈东拿出水瓶小小的嘬了一口,在没有找到充足的食物来源时,能省则省,抹去头上的汗水,陈东的目光注视着已经形状大变的树木:“难道这个世界就这么一直用燧石获取资源?如果能造斧头那可就快好多了。可惜的是将燧石和树枝放一起并没有出现变成斧头的神奇景象。”

    将地上的树枝和木头收集到背包内,再次查询面板时,饱食度和水分已经消耗一半,体力也只剩大半,健康与精神还是老样子。

    关闭面板后,陈东心下想到:“不管怎么样,现在背包已经全满,但是同等材料可以无限制叠加,那么先把这些主要资源收集好,然后再去找些食物,这个面包能省则省,似乎这个干面包能够永久保存,那么就继续收集树枝和木头吧。”

    不远处又有一个与刚刚磨断的树木相同的树木,陈东的目光又再次瞄准了它,花了一段时间后再次将多枝树弄断后,将资源收集到背包后,陈东坐在地上稍作休息。

    一个怯生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打断了陈东的休息:“那个,我们能和你组队吗?”

    听到声音的陈东赶忙从地上一跃而起心下道:“该死的,我连有人接近都没发现,这种事情我只愿发生这一次,也是最后的一次,要时刻警惕。”

    浑身的肌肉邹然绷紧,警惕的看向声音的原处,只见这是一个两女一男的组合,三人都穿有岛国特有的学生服饰,而且之前的声音也是岛国特有的语言,虽然听不懂,但是这个世界的规则让陈东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少年见陈东没有回复,再次出口询问道:“你好,我们能和你组队吗?”

    陈东没有回答,身体紧绷,目光透着冰冷,直视着眼前提问的少年,反问道:“你们是岛国人?为什么选择我?而且我貌似没有提出组队的意向。”

    少年有些不知所措,一个劲的支支吾吾:“那个...那个...”

    一旁头发稍短,发丝中还有一束翘毛的少女见少年有些窘迫立马站出来向着陈东道:“我们是神野学园的学生,而且都是未成年人,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根本不知道如何生存,我们不加入其它人是因为相差的太大,要么是怪物,要么就是古代人,而你身上穿着的衣服与我们差别不大,我想有可能我们是来自一个地方,这才一直跟随着你。刚刚听你的声音应该是华国人吧?我很喜欢华国的文化。”

    显然这个少女比之前的萎男要坚强许多,但是陈东的目光依旧冰冷的看着这个短发少女,在这个陌生的饥荒世界,陈东谁都不相信,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在脑海斟酌一番后陈东开口了:“我没有组队的打算,你们离开吧。”

    陈东说完后再次转身离开,心下却暗自戒备,只要他们一有动作,自己可以从快速从背包内拿出燧石砸向他们的脑袋。

    少男少女们没有跟上陈东,愣愣的看着陈东远去,少年手足无措的出声道:“怎么办?他拒绝我们了,怎么办?我们这些没有一点生存能力的学生怎么在这陌生的世界生存?”

    短发少女微笑的看少年安慰道:“诚,不用担心的,我们可以继续跟着他,华国有句古语叫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我们继续跟着他,他一定会接纳我们的。”

    少年听到少女的安慰后心神总算稍有好转,点了点头少年道:“谢谢你世界,我知道了。”

    “咕咕噜...”

    三人各自的肚子向自己的主人提出了抗议。

    短发少女道:“时间也过去这么久了,我们吃点东西吧...”

    少女说完后,三人从各自的背包内拿出干面包就着水喝了下去。

    少年率先吃完手中的食物:“这个食物味道虽然不咋样,但是这么一块面包让我有种吃撑的感觉,真是神奇。”

    短发少女第二个吃完,目光:“是啊,这可真是个神奇的世界。只是不知道我妈妈她怎么样了?”

    这一番话让三人中的气氛都有些沉闷。

    长发少女默默无言的吃完手中的食物,看着已经消失在眼帘的陈东提示道:“那个人已经走远了,我们赶紧追上他吧。”

    “嗯,追上他吧,好在这个人会留下标记,不然可不好找。”

    他们三个以为陈东用燧石割取的长草和砍掉的树木是陈东特意做的标记。

    而此刻的陈东却对着摘取了许多的浆果发愁:“这浆果好甜,味道真的不错,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美味的果实,而且这些果实还能增加失去的饱食与水分,好,不能再吃了,饱食度和水分都已经超过大半了,不能再浪费,可是怎么办?背包已经放不下其他东西了?背包内的资源都是不可扔弃的,难道是全部吃掉?不行,不能这么浪费。”

    吃又不舍得吃,扔是更不可能扔,陈东对着地上的许多的浆果范愁。

    眼观六路后,发现之前的三个岛国学生又出现在眼帘,陈东心下厌恶道:“这群岛国人真是阴魂不散...嗯?等等...他们也有背包,这个世界的资源又那么多,我的背包不可能只装基本资源,如果路上碰到了其他的资源可以可以放置在他们那里。”

    想到了办法的陈东站起身来向着岛国三人组挥手。

    少年看到了陈东的挥手,高兴道:“那个人在招呼我们,快,我们快点过去...”

    短发少女也是心下欣喜:“果然华国的古语都是不会错的。”

    长发少女却有些担忧:“大家都小心点。”

    短发少女对着长发少女道:“桂同学想的太多了,如果要动手伤害我们的话,之前那个男人就可以动手了。”

    少年也目光严肃的看着长发少女道:“桂同学,我会保护你的。”

    长发少女心下有些感动但是脸上并没有显露分毫:“快点过去吧!”

    三人加快脚下的步伐,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陈东的身边。

    陈东抱着胸,眼神冰冷的看着这三人:“我同意你们和我组队,首先声明我不会主动害你们,而且这个队伍内我必须是队长,希望我的话你们能够听从,能接受吗?”

    陈东拿着一个鲜红的浆果咬碎,果汁特有的芳香飘向了三人。

    少年咽了咽口水,之前的面包和水都是没有任何味道,突然之间闻到浆果的香甜嘴里有些生津,但是他也没有忘了回复陈东所说的话:“我答应你。”

    长发少女有些害怕陈东,她只是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短发少女见少年和长发少女都答应,她也点头附和:“只要你能做到你所说的,我也可以答应你,我叫西园寺世界,这是伊藤诚,她是桂言叶。”

    陈东点了点头,眼神蔑视的看着这三人,出声道:“我对你们的名字不敢兴趣,我会做到我所说的,至于我的名字...无可奉告,你们只需叫我队长,这些果子你们每人一个,放心这些果子没毒,然后你将这些果子放进背包内。”

    不是陈东不愿将名字告诉他们,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能少透露一点自身的信息就多一份安全,而且在这个小队内,陈东也不得不拿出以前在工地时遇见的那些个暴发户所拥有的蔑视目光。虽然以前不喜,但是在这里至少陈东的目光震慑住了这三个真正的小菜鸟。

    三人之前都亲眼见到陈东吃过这果子,所以也毫无顾忌的每人一个,咬开果子,特有的香甜芬芳让这三人对眼神冷漠的陈东好感加了不少。

    名叫桂言叶的长发少女将还剩许多的果子放进背包内,之后三人都将目光看向陈东,他们都有些代入角色的等待着。

    陈东在工地也算是一个小组长,手底下也有好几号人,对于这三人的目光直接免疫,沉吟一番后陈东说道:“在我这里,男的女的都一样,不会有任何区别对待,现在跟着我,我做什么,你们也跟着做。”

    陈东说完一马当先的走在前头,而三个岛国学生跟在他的后面追逐着他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