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互联网诞生,人们的距离不再遥远,天南地北的人相聚在这个虚拟空间内,各种聊天打屁,玩游戏...随着网络日新月异的变化,网络直播这一行业宣布诞生,自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肥的流油后,各种各样的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一个紧接一个破土而出,有不少主播因此而获利不少。

    经因当主播而月入过万的老乡推崇,陈东也加入到这个潮流之中,花了不少工资购置了一套直播设备,白天工地上班,晚上就在网络上当一名名不见经传的游戏主播,心中期待着幸运女神的眷顾。

    熟悉打开直播设备,并点开桌面上的饥荒游戏,陈东对着麦克风说道:“大家好,我是黑暗书童,这一期直播我准备做一期饥荒生存攻略。”

    看着观看人数800起步后,进入这个行业已经有一段时间,也有了喜欢自己直播风格的一小群人,陈东深知此刻现在没有人,因为这些人数都是虚假的,是直播平台赠送的“机器人”,它们不会说话,更不会提问。

    看着为零弹幕量,陈东毫不气馁,他始终坚信只要坚持就会胜利,因为当初的他只是工地一个普通的工人,每天上班第一个起,重活脏活抢着干从不喊累,一些人都暗地里称呼陈东为傻子,可是陈东却乐此不疲,经过这长达一年多的持续不懈努力,现如今已是一名小组长,也是年龄最小的组长,而且根据一些风言风语,陈东貌似好像又要升职。

    陈东对着麦克风道:“初次进入游戏后只有这么一个人员:威尔逊,我来简单介绍一下这个人物吧,威尔逊又被称呼为威吊,虽然我也不知道这威吊是怎么来的,他是一名科学家,在一次实验中将自己传送到这个荒岛,这也是这个游戏饥荒的由来,威尔逊有一个特殊能力,那就是长胡子...”

    一条弹幕打断了陈浩的继续介绍。

    喵喵女:“小黑,晚上好”

    看到这条弹幕,陈浩脸上带着笑意,这个喵喵女是自己的第一个粉丝,第一个关注自己,第一个刷礼物给自己的人......是自己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粉丝,拿走了自己各种“第一次”

    陈浩对着麦克风说道:“晚上好,小喵”

    喵喵女:“你不去直播打英雄联盟吗?怎么来直播这么一个游戏,听都没听过。”

    陈浩心下一笑:“诶呀,你也知道我这技术只能在英雄联盟里当当咸鱼,顺便喊666,被各种单杀的我,心早已千疮百孔,所以直播一次我最擅长的游戏。”

    喵喵女:“什么游戏都无所谓,我就喜欢听着你的声音...”

    青蛙旺仔:“哇...日常秀恩爱,能不能在乎一下我们这群剩斗士啊?”

    天之精痕:“秀恩爱死的快”

    路人贾:“我就看看不说话”

    壹人撸:“不说话...我就看看”

    .......

    从刚开始直播道现在已经有10多分钟的时间,喵喵女的一个弹幕炸出不少潜入水中的深水怪。

    人员不多,这群人也是支持自己的那么一些熟面孔,与其说是粉丝,不如说是朋友更恰当,在这个直播间内,大家相互之间聊天打趣。

    陈东看着这群人的弹幕心中也是暖暖的,在这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中感到那份温暖。

    “主播继续直播啊...”

    一些根据陈浩的房间名而点进来的人催促着陈东继续直播。

    除去机器人,现在人已经有好几百了,陈东再次将心神沉浸在游戏内,也开始说起了自己主播风格:“你们或许会奇怪威尔逊长胡子不是很正常吗?的确,男人长的胡子非常正常,可是在这游戏内,长胡子就不正常了,威尔逊的胡子在后期是能够制造复活道具的珍贵材料,而且这胡子还能保暖,是的,你没有听错,胡子可以保暖,你想一下为什么古时候的人从不刮胡子呢?因为在寒冷的冬天这些胡子能够让自己温暖许多。唇亡齿寒的成语大家都知道,如果能在唇边加上一层防护,让牙齿更加温暖岂不是美滋滋?”

    天之精痕:“日常毁成语...”

    落毛凤凰爱上鸡:“哈哈...主播你继续,历史老师的棺材板已经被我压住了...”

    这些人可都是自己的粉丝,陈东心下开心道:“点击游戏开始,这是进入游戏的开场动画,蛮诡异的,整个星球在一双黑手的手下充当着玩物,好,游戏进去了...”

    陈东将小部分精力放在弹幕上,大部份精力放置在游戏中:“威尔逊躺在地上,一个西装革履的人从黑洞中钻出...”

    要用膜法打败膜法:“这就是魔法传说中失传已久的传送术?”

    光之举人:“这画风是相当诡异啊?楼上,我是霍格沃茨的学生?咱们要不要交流一下心得?”

    要用膜法打败膜法:“抱歉,我早已退出了魔法界,我现在正隐藏在麻瓜的世界之中,魔法已经离我而去。”

    天之精痕:“楼上两戏精...”

    泼粪涂墙:“我已经向天朝的神秘部分举报了你们俩,你们要知道,我国建国之后不许成精,你们两个神秘侧的人已经被神秘部门关注,赶紧逃吧...”

    陈东看着弹幕中已经歪楼,心下也是无奈一笑:“首先我们要捡取资源,草和树枝类的都能直接收取...在地上找找看看能不能招到燧石,用树枝和燧石便能组合成各种各样的道具..”

    时间在陈东的讲解下,水友们聊天打屁下,渐渐的流逝,从一开始的歪楼变成了对游戏中的提问,陈东也乐意为这些提问解惑,因为自己喜欢这一款游戏,所以尽可能的让更多的人加入到这个游戏中。

    陈东看了看直播时间,已经过去很久,陈东直言道:“今天直播到此结束,对了,我想起来了,官方马上就要出联机模式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和我一起联机玩。晚安”

    喵喵女:“晚安小黑”

    天之精痕:“晚安主播”

    落毛凤凰爱上鸡:“下次早点直播”

    ......

    陈东看着弹幕中一个个祝福语,心中温暖无比,这些可都是自己的朋友:“会的,安啦...”

    陈东下播后拿出一个记录本,将今天所得到的收获记录在这个册子上,弹幕的数量在什么样的话题下能够让更多的人喜欢...将今天的经验记录在册后,陈东准备将电脑关闭。而这时电脑的桌面上却弹出一个对话框。

    “在虚假的世界中,你渴望真实吗?

    付出的努力与收获不成正比,你想超越今天的自己吗?

    行尸走肉般的活着不是你想要的,你愿意真实的活着吗?”

    “yes/no”

    陈东看着这个突然弹出的对话框久久无语,心下也唯有疑惑,心下吐槽道:“这个黑客是脑子发傻了吗?无限恐怖的梗早已经不再流行了好吧?”

    陈东虽然无语于这个病毒手段,但还是心下疑惑道:“不管是点no还是yes,这台电脑都会中毒。再者说我也没有逛违规网站啊,怎么会突然中毒呢?”

    既然想不明白也就不再想了:“算了,把电脑关机吧...”

    可是在陈东将电脑关机后,出现了诡异的现象,电脑屏幕都已经全黑,而那个桌面上的那个面板还在发着亮,这可让陈东心中莫名一突。

    陈东看着这诡异的时刻,后背已然发麻,身上的汗毛都开始根根树立,这是人恐惧紧张的表现:“我碰见鬼了?”

    好在电脑屏幕并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情,陈浩就这么呆愣愣的待在房间内看着电脑上的诡异。

    这时,电脑屏幕上的对话框闪动一下,上面的字开始变动:“时间已过3分钟,天选者没有选择yes与no,系统默认为确认,开始传送天选者...”

    电脑的屏幕上的对话框开始变动扭曲,仿佛无形的手在揉捏这个对话框。

    对话框变成一个漩涡形状的黑色洞口,仿佛是地狱的入口,深渊的大门。无形无相的巨大吸力没有吸走房间中的任何物件,只是将陈东缓缓的拉向其中,当陈东想起逃跑时已经晚了,脚步连迈开的力气都万分困难,嗓子也被无形的手捏住说不出任何的话语,陈东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步步被吸入这个恐怖的黑色漩涡内。

    现实世界时间已过去七天,当房东来收取房租时并没有发现陈东的身影,打通陈东的电话时,铃声就响在旁边,房东和陈东的关系还算不错,每次陈东出门时都会经过房东的门口时打个招呼,意识到不对劲的房东立马报警,就这么的,陈东的身影消失在这个节奏飞快的都市之中,而陈东的信息也上了警察局人口失联中的名单......

    土地特有的气味,青草上特有的湿润,以及鲜花的芳香让躺在地上沉睡中的陈东感到不适,眉头微微一皱,撑开双眼时,不见自己所熟悉的天花板,而是白云层非常厚的天空。

    陈东回忆起事件的种种心下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电脑出现了诡异事件,自己被吸入了电脑中的黑暗的漩涡,在天旋地转的眩晕感中自己本能的晕了过去,醒过来时自己却躺在地面上。恐怖绑架?不可能,做为孤身一人的自己根本没有值得绑架的地方。灵异事件?外星人绑架?有可能,毕竟将自己弄来这个地方的“方法”实在是太过诡异。”

    陈东正在整理脑海内的思路,而此时一道不耐烦的声音传到此刻的陈东耳中。

    “你总算醒了,你是这里所有人中素质最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