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灵道人比陆妍更紧张,要知道,刚刚鼎内的嗡鸣声,极其悦耳,丹药的品级必定不低。

    只见空灵道人伸出颤抖的手打开鼎盖,没有一丝药香,一颗浅灰色的暗哑的丹药静静待在鼎内。

    “师傅,成了吗?”

    陆妍有些紧张,不确定问道。

    空灵道人一言不发,而是有些纳闷地端详着手中的丹药。

    过了好一会,方喃喃低语道:

    “不对呀?怎如此奇怪?”

    “师傅,是成了还是没成,您倒说句话呀。”

    “说成也成了,说它不成也不成。”

    空灵道人虽然回答了陆妍的问题,可视线仍没离开那颗丹药。

    “难道是失传已久的净元丹?”

    陆妍一听净元丹三个字,忙在传承中搜索起来。原来,净灵单既不是一品丹药,也不是二品丹药,而是介于一品和二品中间的半步二品丹。

    净灵单是上古丹方,丹方有些底蕴的都知道,但有一味药引却是世间难寻,那便是灵液。即使在紫幽国,也仅余两瓶,一瓶在皇宫,一瓶在空灵道人家族的藏宝库中。

    灵液的作用可大了,传说有起死回生之效,即使经脉尽断,丹田俱毁,只需一瓶灵液,便可完全修复。而灵液原本不属于这位面,而是上界方有。几千年以前,下界和上界有一些空间乱流,很多冒险者会通过空间乱流,只是几千年某一天,这空间乱流闭合了,再之后,下界更无人修道飞升,灵液更显得尤为珍贵。

    而净元丹,作用则是净化体内元气中的杂质,比如修炼之人吸收的天地灵气,实际上并不纯净,沾染了尘世的杂质,日积月累,积累到一定程度,便会成为修炼者的桎梏,如服用净元丹,则可以解决此问题,让修道之人未来的道路走得更远。只是灵液如此珍贵,除非是脑袋被驴踢了,才会用灵液炼制净元丹。毕竟,所谓的桎梏,还不知在未来哪个阶段,也许道消身死,都用不上。所以师傅说的失传不太准确,只是净元丹对于大家,仅仅是一纸丹方的存在。

    听着空灵道人的讲述,和自己传承中记载的一应证,丝毫不差。

    “只是,你炼丹时,确实没有加入灵液,丹体本身和书中描述也有偏差,可这药香确实如书中所述。”

    “试试不就知道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可谁来试丹呢?要知道,连空灵道人自己都不能确定的丹药,试丹之人所冒的风险还是极高的。要知道,同样比例的药材,因为融合程度及炉温,还有成丹火候的掌握,炼制出来的丹药也是千差万别。

    就在此时,陆妍感觉到空间的异动。分出一缕神识到空间,发现上次去看舅舅时只出来没多久之后便一直熟睡的小胖妞醒了。小家伙正吵闹着要出来。

    陆妍被它吵得烦,同它千交待万嘱咐,出来一定不惹事。小胖妞小鸡啄米般不断点头。陆妍这才悄悄将它移出空间。

    小胖妞一出空间,圆溜溜的身子一震,就那么一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跃向空灵道人。

    一时间,陆妍愣住了,没有反应过来。空灵道人的整个心思都在那丹药上。忽然一团东西向自己飞奔而来,情急之下往旁边一闪。

    待看清来物时,忍不住暴走:

    “这是什么东西,速度如此快。”

    陆妍狠狠瞪了小胖妞一眼,汕汕道:

    “师傅,它是一位朋友寄养在我这的,还小,有些淘气,惊扰了师傅,还请师傅恕罪。”

    “不碍事,不!”

    空灵道人上一秒还是慈祥的脸,下一秒完全变色,语气也急转直下:

    “我,我的净元丹!”

    陆妍这才发现,一直在师傅手中的丹药,已然不见。听到一声突兀的打嗝声,朝声音的方向望去,见小胖妞用那短胖的爪子在挠肚皮。虽然目测看不出到底是不是肚皮。

    空灵道人自然也被这打嗝声吸引了过来。陆妍正准备询问,识海中传来小胖妞稚嫰的声音:

    “主人,好吃好吃!还要还要!”

    陆妍的表情由无奈变成吃惊,再由吃惊变成愤怒,愤怒变成紧张,最后,一把抓住小胖妞,用尽全身力气吼道:

    “赶-紧-给-我-吐-出-来!”

    “主人,主人,你抓着人家小屁屁了,头好晕!”

    陆妍一瞧手下圆溜溜的家伙,哪分得清是头还是尾,粗暴地把她翻转过来,对她怒目而瞪。

    “主人,我好难受!”

    陆妍一听这压抑的声音,也顾不上训它,打算用神识查探一下,却发现怎么都进不去,仿佛有一层看不见的结界阻止外力进入。

    正当陆妍一筹莫展时,从小胖妞身上冒出一股黑气,紧接着,小胖妞身上的绒毛尽数脱落,完全是一只拔了毛的小鸡。

    “徒儿,原来真是只小鸡。你的朋友爱好很特别。”

    空灵道人一直没离去,见到这小东西拔得精光的样子,强忍住笑正儿八经道。

    “师傅,你想笑就笑吧。你的丹药,就是被它吃了。”

    因刚刚陆妍和小胖妞一直在用神识交流,虽小胖妞没有同她契约,但陆妍身上有小胖妞母亲的本命丹,故和小胖妞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刚刚的对话,空灵道人自是不知的。

    “什么?!!!!快点救人!不对,救小鸡!”

    正当陆妍和空灵道人将小胖妞放在平台上,准备实施催吐时,小胖妞肉色无毛的身体停止了黑气溢出,而是表体渗出黑如墨汁的液体,发出一种有如坏鸡蛋的臭味,不仅如此,陆妍的神识也断了与小胖妞的联系。

    “一切,还是迟了吗?”

    陆妍傻傻地站着,乱了方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