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地图,仔细核对,这地方确实是火山没错,可根本就没有他们几人描述的绿色的藤蔓植被。??  整座山体是一座石山,上面怪石嶙峋,仿佛在此恒亘了数万年。

    想起几人描述藤蔓长出的一个细节,其中一人的腿被石尖划伤,流了一些血。血一滴到地上,便消失不见。过了没多久,藤蔓方出现。

    6妍用匕在手指划了一下,滴了约半试管的血液在岩石上,并迅后退。紧接着,眼睛一眨不眨,紧盯着岩石处的变化。

    自从修练了玄诀,将丹田处雾状物凝成灵液后,6妍的听力和视力及感观到达了一个高度,即使隔着几百米,仍能清晰地看见。

    血液眨眼间便不见了,如果不是6妍一直盯着,仿佛刚刚只是错觉。

    不到一刻钟,奇迹出现了!从滴血处为中心,像慢境头般一路延伸,片刻间,漫山遍野开满了血红色的花朵,妖艳魅惑,每一朵花瓣,每一丝花蕊,都极具诱惑,同时,散出醉人的清香。层层叠叠,让人心醉神迷,无法自拔。

    不好!一向冷静的6妍突然觉察到自己居然会迷恋上花,心中警铃大响,强行封闭自己的神识。再睁开眼,眸底一片清明。

    再看杨煜及小白,神色痴迷。6妍暗自调动灵雾,注入小白体内。小白清醒过来。如法炮制,杨煜亦恢复正常。

    保险起见,三人各服用一粒6妍研制的解毒丸,同时戴上防毒面具。

    突然,6妍闻到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

    “我不管你是人是鬼,有本事出来光明正大和我干一架。藏头露尾算得上什么人物!还是因为长得太丑,不好意思出来。”

    杨煜不可思议地望了6妍一眼,想不到看似温柔的女子,说出来的话怎就这般粗放。不过,正对自己胃口。再加上她做饭确实不错。不知不觉,杨煜对杨拙所喜欢的6妍,不再本能地排斥。

    “放肆!尔等蝼蚁,竟敢如此叫嚣!”

    此人说的话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还没等杨煜反应过来,便见6妍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杨煜这才想起自己之前也同6妍说过类似的话。

    “我们既是蝼蚁,你喝了我的血,不是和蝼蚁无二。你这是贬低自己还是贬低自己还是贬低自己呢?”

    “你的血?你,过来!”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山底再次传来。

    “你不是本事大吗?有本事自己到本姑娘面前来。”

    “哼!”

    便不再有声音了。

    一点都不好玩,才这样就不继续了?

    等了一刻钟,对方没出声,刚刚还娇艳欲滴的花朵,一下子全嫣了。不过瞬息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6妍大胆展开想象,有一个上古时代的生物,因为某种原因不得不待在这,且需要人或动物的血液。想到这,6妍开口了:

    “别以为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可一世。纵然我们是低等的蝼蚁,没有我们的血液,你还不是纸老虎一个。我回去后便告诫人们,不接近这座山体,你就在这慢慢孤独终老吧。我们走!你有本事留住我们!没本事少在那装腔作势,本姑娘不吃你那一套。”

    说完便调转头,背对山体。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6妍这一番话下来,杨煜只听得目瞪口呆,这要换作是自己,不被气得吐血才怪。

    “慢!姑娘且留步!”

    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没了之前的颇使诣指,多了一份热切与无奈。

    “你说让我留我就留!多没面子,好歹我也是这片大6上声名显赫的神医,虽说不上是万1民景仰,但也是诸多崇拜者。药到病除,在我手上,还没有不成功的例子。谁人见我不是低眉顺眼,哪像你,一来便极尽污辱。本姑娘极度不爽!”

    小白听得瞠目结舌,这还是自己平时认识的主人么。面对小白**裸嫌弃的目光,6妍丝毫不在意,还狡诘地对小白眨了眨眼。

    小白一看到主人这眼神,心想,又不知道哪个人要倒大霉了。

    “什么?你是神医!不,您大人有大谅,不与老朽计较。老朽一待便是万年,都忘了怎么与人交流。”

    有戏!果然自己猜测没错。听他声音,仿佛已经到了垂暮之年,声音虽大,但亦是强提一口气,气息不均匀且微喘。不是常年卧病在床便是受了严重的伤才有的症状。

    “哼!那是你的事!我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一个濒临死亡的人身上。”

    “别!神医留步!你如果可以治好我的病,我可以满足你三个要求。”

    害老娘浪费了这么多口水!早点说嘛。见鱼儿终于上钩,6妍心下大喜,但仍装着很傲慢的样子,哼了一句:

    “我的出诊费可是很贵的,心情好时可以分文不取,心情不好时千金不治。”

    “神医,要不,满足五个要求。不是我自吹自擂,如果是我的全盛时期,我说第一,没人敢说第二,更别说答应别人的要求了。如今是我第一次放下身段求人,还请神医出手相救,老朽一定感恩戴德。”

    杨煜一听这话,不高兴了,哼了一声比任何人都大:

    “你这老头,再说这么多费话,小心我一脚把你踩平,管你第几。”

    说完,势放一部份威压,直逼山体。

    “大人饶命!”

    威威颤颤的声音传来,甚是可怜。

    “咦?大人也是上古生物?”

    “去你的生物!我是人类!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本尊一表人才,气宇轩昂,风华绝代,俊美无双,岂是你这等连现身都不敢的快要作古的老头子可以比的?”

    听到这接连的成语,6妍忍得肚子都疼了,比之刚才自己的词藻,过之犹不及。小白也朝上翻了一个白眼。

    “神医,我不是不现身,而是只能依附这座山体。您给一句痛快话,也让老朽死了这条心。”

    6妍明白火侯差不多了,开口道:

    “你让我看病,总得介绍一下自己及病因吧。你这手不是手,身子不是身子的,医家的望闻问切在你这简直就是个鸡肋的存在。”

    6妍不傻,自己能不能医是一回事,但能对这老头多了解一些,救治那些村民便多了一些希望。

    “我,我的本体本是一个恐龙,在我生活的年代,是最高等的生物。一次大6巨变,常年温暖的大6,一夜之间生骤变,目之所及,全是冰原。寸草不生,我的族人不是被冻死便是饿死,几乎无一幸存。当时我不慎失足掉进冰原裂缝中………”

    一阵短暂的沉默,声音继续:

    “我以为,自己也难逃一死,一阵巨痛把我弄醒,一只绿色植被将我缠住,正在吞食我的血肉。原来是食人花。我虽已奄奄一息,但因体积很大,食人花一时半会也吃不完。想我是如此骄傲,现如今却被此等低等生灵生吃,自是觉得屈辱。原本想着族人己全部离去,一死百了,自己也算解脱,但却不是此种屈辱的死法。”

    说到这里,便是长时间的沉默。

    小白最沉不住气:

    “那你怎么变成这样子?”

    “说来话长。我有些疲倦,待我休息片刻,再细细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