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九月一号刚开学的第一天,春归乡遇到了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把便是——

    “你们想要干什么?”

    一名女高中生正在被三名男高中生拦住了前面的路。 ..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男高中生a:“还能干什么,今晚和我们兄弟们几个一起玩。”

    女高中生:“玩?玩什么?”

    男高中生b:“一起k歌在喝几杯酒呗。”

    男高中生c:“兄弟你这话可说错了,你应该说哥几个是带要她装13带她飞。”

    男高中生a:“对对对,你这话说的在理。”

    本来女高中生就有点儿害怕了,现在三个男高中生露出猥琐的面容,还放声哈哈大笑的模样更是将女高中生吓得半死。

    女高中生:“没没空,我晚上还要复习。”

    男高中生c;“复习什么的又不差这一天,可是哥哥们邀请你就只有今晚而已。”

    对此女高中生自不必说,理所当然的拒绝了,然而男高中生们却没有放过他们意思,死缠着那名女高中生不放。

    此时让春归乡感到犹豫的地方,那就是他该不该去帮助这一名女高中生了。

    “唉,只能当做是我运气不好了。”

    前一刻春归香还在迟疑的,可当他看到几个男高中生不依不饶,最后甚至是想要将女高中生拉走的时候,就算是明知可能有诈还是忍不住走上前去。

    春归香挠了挠头,漫不经心的说道:“喂,哥们几个,能否放开我朋友的手?”

    多半是被吓坏了吧,女高中生并没有配合配合:“你是谁?”

    男高中生三个也不傻,这一听明白是怎么回事就不高兴了,其中男高中生b不怀好意的威胁道:“少给我多管闲事,否则被怪我们不客气。”

    春归乡摆了摆手,全然不以为意的回应道:“细节就别太在意,总之她是我先看上了的,麻烦你们几个将她让给我吧!”

    高中生b:“你个臭小子耍我们是不是?”

    高中生c:“明知道他是耍我们的还跟他废话什么,一起上将他揍趴了看他以后还敢不敢!”

    “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动手打人。”

    春归乡是这么说了没错,可是他却是不仅是还手打人了,并且下手还打的不轻,一分钟不到三人就已经趴在地上站不起来了。

    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虽然春归乡身上没有多少沾到多少灰尘就是了:“都说了别动不动就打人了,我可是练过的,现在好了吧。”

    男高中生b:“你早说嘛!你‘妹’的!”

    本来春归乡已经收手了的,听到男高中生这一句话一时没忍住,上去就将对方拧起来往其脸上打了两拳。

    打完人春归乡才意识到冲动了:“抱歉。”

    男高中生b:“知道不好干嘛还打人,你“妹”的。”

    话音刚落,春归乡依旧是一时没忍住,又往这人脸上迎面打出了一拳。

    春归乡:“抱歉,一时手快没忍住。”

    男高中生b:“耍我呢是不是,认错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嘛,你……”

    有了前面的两句话,春归乡一听到男高中生b这后半句话,顿时便意识到了对方后面想要说什么,没等其把话说完他又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准备一拳打出去。

    看到这一幕男高中生b可是吓坏了,赶忙认错道歉:“我的爷啊,别别动手,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嘛,我再也不骂你‘妹妹’了还不行嘛?”

    这道歉的很及时,眼看就要与男高中生脸蛋发生亲密接触的拳头,在距离不到一厘米的距离时听下下来。

    男高中生b:“呼。”

    迟疑了片刻之后之后,春归乡才开口说话:“我是独生子没有妹妹。”

    男高中生b闻言一脸的蒙蔽。

    男高中生b:“等等一下……”

    之后没给男高中生b反应过来的时间,春归乡又往对方的脸上打了一圈,然后才松开了对方的衣领。

    春归乡:“另外你说得对,要是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

    男高中生b皮青脸肿的说道:“那你倒是……把……我交给……警察呀!”

    断断续续的说完一整句话后,男高中生b直接被气晕了过去。

    至于男高中生b的同伴,见到这一幕他们大概是把他们吓坏了,他们两个都生怕说错话一样捂住了各自的嘴。

    见这三人总算都是老实了下来,春归乡没有在去理会他们,他转过身向着那一名目瞪口呆的女高中生走了过去:“这位美丽的小姐,既然我救了你,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呢?”

    女高中生有点儿不知所措:“你想要我怎么报答你?”

    春归乡少沉吟了片刻:“要不你就以身相许吧!”

    女高中生脸蛋红红的,难以置信的开口说道:“呢你说什么?!”

    春归乡没有急着回答,他大步向前,走到了女高中生将对方搂进了怀里,重复一遍的说道:“我说了让你以身相许,今晚你的三个哥哥已经没办法跟你玩了,所以今晚就由我带你装13带你飞。”

    “你……”女高中生突然羞愤交加,脸红的像个红苹果,“你这个丑流氓快放开我。”

    女高中生先是赏了一巴掌,而后又挣脱了春归乡的怀抱,最后还用力将他给推倒才唯恐避之不及的跳跑了。

    望着逃跑的女高中生背影,春归乡没有丁点的失落,也没有感到生气,反倒是悻悻然的自言自语到:“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我就只是个流氓,以后最好是老死不相往来。”

    直到女高中生的身影消失在落日余晖,春归乡才从地上站起了身,伸手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然后看向了另一边还躺着的三名男高中生,继续以漫不经心的口吻说道:“你们的妹妹已经走了,你们还不走嘛?”

    可是这话落到了男高中生三人的耳边却是另一回事,就仿佛恐吓一样将还醒着的两人吓得不轻,转过身争先恐后的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春归乡:“等等!”

    两名男高中生才刚开始跑而已,春归乡突然就叫住了二人。

    他们虽然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却还是停下了脚步,其中男高中生a转过了头,观察着春归乡的神情心惊胆战的开口问道:“还还有什么事情嘛?”

    春归乡举起了手指向了被气晕过去的男高中生b:“你们忘了把他也一起带走了。”

    男高中生a和男高中生c松了口气,一边开口应着“是是是”的同时走到了同伴身边,一同将男同学b扛起后唯恐避之不及的跑了起来。

    春归乡就这样站在原地没有离开,他望着高中生三人组,直到他们的身影从眼前消失之后,才开口说道:“无关紧要的人已经走了,现在你们可以出来了吧?”

    话音落下并没有见人走了出来,对此春归乡倒是没有娇妻,也没有离去的意思,他就这么站着继续等着。

    维持了这样的安静小好一会儿,总算是有人待不住走出来,只不过对方似乎并没有想要认罪的意思,而是装傻充愣道:“嗨,啊乡,还真是巧呢,居然能够在这里碰到。”

    女生长得很可爱,跟春归乡是相差不到一岁的年龄,只是身高看上去却是矮了有两个头,外加长相方面也是一张偏向萝莉的可爱脸蛋,看上去比起高中生,她更像是个长得比较成熟点的小学生一般的感觉。

    这名女生跟春归乡是青梅竹马,兼邻居,顺带一提她的姓氏也是和春归乡一样姓春,名字就叫做春燕归。

    见到来人春归乡笑了笑:“还真是巧呢!”

    只不过这也就维持了几秒而已,不过这些都是之后的事情。

    春燕归并不清楚这一些,看到春归乡脸上的笑容,她还以为是这件事情糊弄过去了,神情放松了下来,应声道:“是啊!”

    几秒过去另外,也就是春燕归开口的刹那,笑容从春归乡的脸上消失:“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嘛?”

    才刚一放松下来就听到这话,春归燕变得手足无措了起来。

    “这个……那个……”惊慌失措的春归燕支支吾吾的,没能说出个所以然,直到她注意到春归乡注视的眼神之时,才慌慌张张的弯下腰道歉:“对不起,真的很抱歉。”

    春归乡知晓春燕归是为何而道歉,不过他并没有点破的意思:“你为什么要道歉呢?在这里碰到你全是巧合。”

    之前春归燕还只是心虚而已,现在见到春归乡在明知故问,顿时明白事情已经败露了,这下子她更是不敢隐瞒了,主动承认起了错误:“对不起,真的很抱歉,刚才那是个高中生都是我找来的。”

    春归乡闻言用手揉了揉眉心,头疼的说道:“我就知道肯定又是你搞出来的。”

    双手合十,春归燕露出了憧憬的笑容,小嘴以甜腻腻的口吻夸赞道:“哇!啊乡你真的是好聪明呀,这都被你给猜到了。”

    “你就少给我拍马屁了……”原本春归乡想要好好的说教一下的,可是当他看到春归燕纯真的表情却有点儿说不出口,迟疑了片刻还是一样,便只能无可奈何的转移了话锋:“不然呢?世界上那有可能那么的巧,你说有事提前回家的时候,刚好我在回家的路上遇到这种麻烦事,还是有过前科的,你说我能不知道嘛?。”

    看出了春归乡的无可奈何,春归燕“嘻嘻”的笑了两声,调皮的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头。

    看到春归燕的这个表情,春归乡顿时又是感到很头疼,他忍不住揉了揉眉心不满道:“拜托你能不能好好反省一下。”

    话音刚落,春归燕想都没想,就再次弯下了腰继续道歉:“对不起,真的是十分的抱歉,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了。”

    春燕归嬉皮笑脸的样子,一听就明白她没有丁点儿悔改的意思,这让春归乡感到越加的头疼了:“你这道歉道歉还能更没有诚意点吗?”

    这时春燕归才收起了笑脸,强装出一副认真的模样态度,“我这话可是很有诚意的,只是知道啊乡没生我的气后有点儿小高兴,所以才没办法做出悔改的样子的,不信我重新做给你看……”说着春归燕重新站直了,然后才继续往下了腰道歉:“对不起。”

    不同的是,这次她的态度与口吻确实很诚恳,从中确实能够感觉到一丝语气。

    事实如何,也就只有她本人知道了。

    春燕归这种严阵以待的态度,春归乡了解到在这下去事情肯定会没完没了,只能摆摆手无可奈何的说道:“得了,我信你还不行么?”

    这时春燕归微微抬起了头,仔细的观察了下春归乡的神情,小心翼翼的开口:“那啊乡你会原谅我做的事情嘛?”

    春归乡伸手轻轻的摸了摸春归燕的头:“你不早就知道我没生你的气了吗?该相信的诚意我也相信相信了,你说你还要让我原谅你什么?”

    闻言春燕归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她像是吃了蜜糖一样露出了甜美的笑容,迈着轻快的步伐,一把牢牢的抱住了春归乡的手,窃喜的说道:“我就知道啊乡最好了。”

    春归乡并没有感到丁点的不适:“少给我耍嘴皮子,好好的记住你刚才保证过的话。”

    春燕归歪了歪小脑袋:“咦,我刚才保证过什么了吗?”

    春归乡:“亏你刚才还那么的有诚意,怎么?这才过了多久你就忘的一干二净了?”

    “我实在是太高兴了,都忘记刚才说了什么……”春燕归又是调皮吐了下粉嫩的舌头,不过话没说完就注意到了春归乡的视线,这才带着一丝悔意改口:“要不啊乡你提醒提醒我一下?”

    叹了口气,春归乡提醒道:“就是却不在做出今天这种事情的承诺。”

    春燕归恍然大悟:“对哦,我确实是说过这句话来着。”

    伸出了右手,春归乡轻轻的弹了下春归燕额头:“我看你根本就是没有履行的打算吧?”

    “呜,好痛呀!”明明春归乡没有太多用力,春燕归却捂住了额头,还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抱怨道:“啊乡你明明说好原谅我的,你为什么还要打我?我现在的头很疼,要你亲一下才能够恢复。”

    了解春燕归是在得寸进尺,这次春归乡并没有感到怜惜什么的,还继续往对方的额头弹了一下,并开始了说教:“不是我想要打起而是你欠教训,还有我原谅你是因为有诚意,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那里有诚意了?”

    “对了,我突然想起来,爸妈说了今晚要聚到一起吃顿晚饭的。”人生到自己理亏占不到便宜,春燕归立即便想要转移话题,最后还拉着春归乡的手臂往回家的路走出,“我们要抓紧时间一点,可不能让爸妈他们等久了。”

    春归乡没有被春燕归拉着走,反倒是反过来拉住了对方:“等等!”

    拉不动春归乡,春燕归随之停下了脚步,不安的回过了头:“怎怎么了嘛?”

    身手摸了摸春燕归的头,春归乡安抚道:“别摆出这个表情,我并不是要说你什么。”

    “呼。”春燕归稍稍放下心,可随之又感到疑惑,不解的问道:“那啊乡你为什么突然叫住我,难道是想要跟我告白?”

    当看到春燕归窃喜的模样,春归乡担心春归燕抱有什么期待而后失落,他不带一丝犹豫的做出了回应:“告白什么的是不可能的,你也别想骗我谈恋爱了。”

    见惯不怪,被春归乡拒绝习惯了多吃之后,春归燕也有了很强的免疫力,倒也没有表现出失落的样子,脸上挂着的是习以为常的微笑,淡然处之的说道:“还真是有点儿可惜,不过我还是会继续等你的回心转意。”

    明明是在笑的,可是看着春燕归的表情,春归乡却能感到不是那么回事,他的心里也感到有点儿不好受,忍不住继续用手抚摸对方的头。

    只是春归乡并没有安抚春燕归,而是试图转移了话题:“我虽然是原谅你了,只是我还没有原谅其他几个人。”

    “其他人?什么其他人?”春燕归有点儿慌了,她自然清楚这些其他人是谁,只是她没有打算把他们供出来,“啊乡你在说什么,这里根本就只有我们两个,小李他们根本就不在这里。”

    之前春归乡还只是猜想,如今听到春归燕的这一番话他总算是肯定了,这件事情除了对方之外还有第三人,甚至是第四人第五人,其中就包括这个叫做小李的这位同班同学。

    春归乡嘴角勾起一抹腹黑的坏笑:“我有没有指出名字,你又怎么知道我想说的小李。”

    “这个……那个……”春燕归本来就有点儿慌了,被春归乡这么一说更是急得支支吾吾的,半晌后才组织好语言,“难道你说的不是小李他们。”

    春归乡脸上坏笑的表情更加明显了:“我当然是说小李他们了,只不过我并没有指出参加的人,而你却说出了他的名字,还这么慌慌张张的,莫不是心虚了?”

    “那个……这个……”春燕归的心思实在是有够藏不住的。

    之前她就已经急得手忙脚乱的了,此时再加上心虚,她好不容易整理好的思绪顿时又乱成了一团。

    就这样过了又好一会儿,春燕归才再次组织好语言:“这些都只是我一个人策划的,没错,这些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和小李,小梦他们没有关系的。”

    “……”所谓的不打自招,就连春归乡都感到很无语了,不知道躲在其他角落里的其他人又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

    用手摸了摸春燕归的头,春归乡开口安抚道:“你就不需要为他们开脱了,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年的青梅竹马,难道我会连你的性格都不了解嘛?”

    春燕归这下子更是急了,差一点儿都快要哭出来了:“真的,这次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策划的,小李他们一放学就去约会了。”

    看着春燕归现在的样子,春归乡有点儿不忍心弄哭她,不过一想到躲在一旁正在津津有味,一边啃着瓜子一遍看戏的样子,他就觉得这件事情不能这样过去。

    依旧是用手的抚摸这春燕归的头,春归乡以柔和的神情安抚道,“别担心,小李的性格我也了解,他们肯定是不会怪你的,至于是不是真的,我自己试一下就知道了。”

    说完没等春燕归再给小李他们开脱,春归乡便把头转向了另一边,然后扯开嗓子大声喊到:“东起风,李易白,苟含笑我知道你们躲在这附近,再不出来信不信明天见到你们就把你们给打一顿。”

    威胁的话似乎作用并不大,就这么过去了好一会儿,却不见有一人主动站了出来。

    春燕归:“啊乡你看吧,我说了没有其他人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是嘛!是嘛!看样子你们是以为只要不出来,明天在死不认账就可以了,既如此就别怪我出狠招了。”话说到这个地步了,被点名的三人依旧是没有一人走出来,春归乡也不再给他们机会,扯开嗓子大声喊到;“现在我就大声的把你们那八个网盘那一万零三百四十五g的账号和密码还有密码说给你们的老婆听,有五个账号是东风起的,cao520666……”

    这账号还没有说完呢,总算是有人呆不住了,跑过来的同时出声制止并求饶道:“够了春归乡,算我求你老了,别在说下去了,我出来还不行嘛?”

    最先坐不住跑出来的人是名男生,与春归乡一样的校服,长相方面比较倒是挺不错的,只是带着一双眼镜,看着像个读书的书呆子,一看就给人一种不开窍的死板样。

    确认到最先跑出来的这人是东风起,春归乡念到一般的话便没有继续念下去,只不过这并不代表就这样结束了:“另外三个账号的李易白,caoge520……”

    话音刚一落下,第二个别点名的也坐不住了,急匆匆的跑了出来,气急败坏:“春归乡你大爷的……”

    第二名男高中生同样是穿着校服,是个与女生一样有着相似的娇小身材的男生,他的身材不到一米五,长着一张正太脸,尽管长相方面还算是比较出众,但是这个身高在他本人眼里就是个最大的悲剧,性格也不想外表那么软弱和气。

    确认到这人就是被点名的李易白,本来春归乡说到一半的账号是不打算说下去的,可是他当听到对方的像是说出骂人的粗话时,他面无表情的重新复述了前的话:“另外三个账号的李易白,caoge520……”

    然而就算只是这样也把李易白吓得不轻,赶紧带着歉意大声喊道:“我的好兄弟,我的好爷爷呀,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嘛?算我求你了,别在继续说下去了。”

    见到气焰嚣张的李易白服软了,春归乡也没有继续为难对方的意思,便没有继续把后面的话说下去。

    当然,事情不可能就这样接触,东风起和李易白都已经跑出来,那么这事情肯定是少不了苟含笑的份,这最后一人虽不是讨厌这些,但是他并没有开网盘保存。

    只不过这不代表春归乡就没有逼他出来的手段:“苟含笑,若是以为你没有网盘就没有把柄,那你可能忘记了,去年十二月二十五号,也就是圣诞节当天……”

    话依旧是没有说完,最后剩下的一名男生也坐不住了,紧跟在东风起和李易白的后面,并一同大声喊道:“有你这么当兄弟的嘛,说好的会帮我保密的。”

    最后出来的男生面目清秀,身高有一米八左右,身材也是挺壮硕的,尽管头发跟秃头差不了多少的军人头,但是这样的一张脸外加这健硕的身材,在班上他还是挺受欢迎的。

    确认他就是苟含笑没错,春归乡本打算给对方留点儿面子,只可惜他似乎和李易白一样并不是很领情的样子:“看样子我需要复述一遍了。”

    这一听苟含笑也与李易白一样,气焰别踩灭的同时服软求饶道:“别啊,兄弟,求你给兄弟我留条活路别在说下去了,你要真的说出来兄弟我不仅会身败名裂,连好不容易搭上的老婆也会跑了的。”

    春归乡露出了温和的微笑的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答应你继续保密吧!”

    对此东风起,李易白还有苟含笑都很是气愤,只是现在把柄都在春归乡的手上他们实在是束手无策,就连不满都不敢表现出来。

    三人只能无言以对的望着春归乡:“……”

    他们无语了好半晌之后,最先开口说话的是李易白:“那么这事情就这样了,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一步了。”

    话罢他便打算拍拍屁股走人。

    有了这么个前车之鉴,其余的两人也是纷纷效仿。

    东风起:“我突然想起来我也有点急事,所以我现在也要离开一下。”

    苟含笑:“我也是一样。”

    说着他们两个也转过身,紧跟在李易白之后就准备离开这里。

    然而春归乡又怎么可能让他们称心如意,在三人走出去没几步时,他便开口提醒中带了点威胁的话:“我们的事情的确可以以后再说,你们现在想要离开当然也可以,可是我可不敢保证我会不会一不小心将刚才没说完的话说下去。”

    一听这番话东风起和李易白还有苟含笑顿时急了,急忙调转过头,然后到这春归乡的大腿哭喊着。

    东风起:“你不能这样呀,我们可是好兄弟,你怎么能动不动就抖黑历史。”

    春归乡:“黑历史存在的价值不就是为了来威胁人的?”

    李易白:“话不是这么说的,我们不是好兄弟嘛?”

    春归乡:“亲兄弟还明算账呢,现在我就跟你们算算账。”

    苟含笑:“我们可没有拖欠你的钱,哪来账可以算,”

    春归乡:“少给我扯马虎眼了,我说的账不是钱,是你们怂恿归燕。”

    经春归乡这么一说,李易白和东风起还有苟含笑三人并没有辩解,而是沉默了,原因是因为这个时候要是解释开脱,就是见解将问题退给了春燕归。

    就算是不顾及身为男人的尊严好了,他们也需要顾虑一下他们各自的女朋友立场,从各方面考量的结果,他们迟疑了片刻,没有人在想方设法为自身开脱。

    李易白和东风起还有苟含笑不敢辩解,并不代表就没有人为他们开脱。

    见到春归乡想要找他们三个算账,因为心虚一直沉默的春燕归待不住了,赶忙上前来拉住了他的手臂:“啊乡你别误会他们了,这件事情是我一个人决定的,他们只是担心我才跟上来看看的。”

    春归乡用食指用力的戳了一下春燕归的额头:“上次我就让你别在用这种办法,你也答应了我的,你可不是记性不好的人,要不是有人怂恿的,你怎么还可能会干出这种事情。”

    情急之下,春燕归还想要为那三个人开脱:“我……这个……那个……”

    只是想不到该怎么帮他们说话,支支吾吾的结果,春燕归连一句话都没法组织好。

    “好了,这件事情你就不需要瞎操心了,我做事情有我的分寸。”安抚了春燕归几句之后,春归乡低下了头望着抱着他大腿的三人说道;“咱们的账等一下再算,现在我先把另外几只小老鼠就出来再说?”

    东风来满脸的疑问:“老鼠?什么老鼠?”

    剩下的两人也跟着一起装傻。

    李易白:“老鼠是在说刚才跑掉的那几个人嘛?”

    苟含笑:“肯定就是那四个人了,明明我们是来看他们演戏的,现在到成了他们在看我们演戏了。”

    东风起:“春归乡春兄弟,要不让今天咱们这事情就先隔一遍吧,等回到宿舍之后在算账不迟,别让兄弟我们几个还有你老在这里被人看笑话。”

    不愧是曾经被称为“基”情三人组的医院,配合的还真是十分得有默契呀。

    东风起先是开头装傻,然后李易白在将这锅给摸黑让事情变得不明不白,在然后苟含笑直接把锅甩给其他人,最后的最后再再有开头的东风起来辩解开脱。

    只可惜的是就算是他们的演技再好,相处了一年的春归乡可是对他们的人品知根知底,又怎么可能跟个无知的人一样入套。

    “说得也是呢!”春归乡露出了善解人意的微笑,见到这一幕的三人以为事情糊弄过去了,随之也浮现出了笑脸。

    只不过他们的笑脸浮现没有几秒就僵住了,原因是春归乡脸上的微笑消失,紧接着在前面的话又加了这么一句:“少给我扯马虎眼,我好说话你们却当我是傻子不成?”

    李易白:“怎么会呢,你高大威猛英明神武,谁敢把你当傻子。”

    东风起:“没错没错,一看就知道你是干大事,成大器的人。”

    苟含笑:“要是谁敢把你当傻子,兄弟我第一个不扰他,肯定分分钟就把他们打成猪头。”

    这三人的表演实在是太有默契了,春归乡都不忍心打断,所以他很有耐性的看完他们的表演,之后还鼓掌表示了一下认同,才不急不缓的将想说“你们之所以这么害怕我说出你们的黑历史,不正是因为你们的老婆也掺和了一脚,现在想必她们就在这附近偷窥着呢?”

    演得正起劲的三人尽管早就料想到了事情败露,可当真的从春归乡口中听到之时,他们还是懵了。

    没去理会已经失神的三人,春归乡转过了头,看向了东风起他们跑出来的方向喊道;“我给你们十秒钟的时间,要是再不出来的话后果自负。”

    十秒钟过去了,并没有人因威胁主动站出来。

    “我已经警告过你们了。”说着春归乡从口袋取出了手机,在上面操作了几下之后高举起来,继续大声喊到:“肖静吟,这是你之前睡迷糊了流口水的照片,要是你再不出来的话,我就将照片发到学校的贴吧网站上,相信有不少男生会对此喜闻乐见的,明天他们还会让你上学校的头条。”

    就跟前面东风起三名男生一样,一听到是跟跟自己有关的把柄,女生也有人住不住了赶紧跑出来呐喊道:“春春归乡……”

    与之前男生不同的是,这名女生并不是急匆匆的跑出来,而是先喊出声之后走出来才想着这边跑过来。

    至于原因嘛,只能感叹女生和男生不同,至少胸前的阻力是不一样的,尤其是她的还是波涛汹涌的,跑没个几步就已经是在喘气了,速度还慢的令人不仅皱眉。

    深知自己的速度慢,女生生怕春归乡把照片发出去,边跑还是招手吸引注意力:“我我已经……出来了,你千万别别把我的照片发到网上。”

    这名女生穿着的是校服,长相方面自不必说肌肤胜雪,如花似玉,身材一点儿也不其相貌差,该凹的凹,该凸的凸,只看外观简直是一个完美的女性,在学校里她可是出名的校花,追求的人不胜其数。

    读书与性格两方面也很好,唯一不完美的缺点就是有些小细节容易犯迷糊。

    坐不住的不只是被点名的肖静吟,正在抱着大腿求饶的李易白也坐不住了,他站起身抓住了春归乡的衣领,怒吼道:“春归乡你个混蛋,你欺负我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敢欺负我老婆。”

    李易白会出现这样的反应,完全实在春归乡的意料之中,因此他事先就已经相好怎么应对了:“聒噪!”

    话音刚落,春归乡握紧了拳头,毫不留情往李易白的头顶来了一拳,然后抓住对方的衣领反过来威吓道:“怂恿燕归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呢,现在居然还敢先恶人先告状。”

    气焰被压过了一头,李易白顿时就懵了,他呆呆的望着春归乡,一时之间说不出什么话来。

    顿时觉得李易白有点儿碍眼,春归乡就着他的衣领将他丢到了一边,然后朝着肖静吟跑出来的方向继续喊道:“孟瑶玲,你在不出来我就把你后背上……”

    这话一说出口事情就大条了,只听肖静吟不久前躲藏地方偏左些的方向,一名女生义愤填膺的怒吼道:“春归乡你个混蛋,老娘我要杀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