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我靠,那可是神兽啊。ω δwww..你确定是真的吗?不会是那时候已经产生幻觉了吧?这本书,凡人撕逼还算正常,但是神仙打架这种事,我看咋们还是别掺和了,你说了?

    屁,我真的看见了,就知道你这家伙不相信。爱信不信,懒的和你说。

    no!no!no,我不是不相信啊,只是一下接受不了。那你说说麒麟是什么样子的嘛,介绍下啊。

    不干,你不是接受不了嘛,还问个啥,我才不要理你了。

    麒麟:中国古代传统瑞兽,性情温和。中国民间有麒麟送子之说。。。

    “嘿,这不意味着你马上要怀孕了,好事啊,是不是?喂,你干嘛拿我手机啊。”我正用手机翻着百度百科,却被杨沁一把夺去了。

    “好好的开你的车。”杨沁白了我一眼,关掉了我的手机放在副驾驶置物盒里。

    说完一掰车靠背放平躺下,把高跟鞋蹬了,将小脚摆在副驾驶台上。用最舒服的姿势将自己展开伸了个懒腰,微眯着眼睛。

    锁魂大阵,之所以叫它大阵,这并不只是夸张的说法。因为它确实很大。它的覆盖范围能有1公里。这种法术的用途,本来是对付大群的灵体的。但如果去掉大字,而改名叫锁魂绝阵,那么它的使用面积会缩小,但牢固度,会变成大阵的10倍以上不止。这个阵法的改版,是将原有的8根阵柱按两个菱形位排列,和以前的八角形排列有一定的区别,但却复杂不少。这个复杂不是摆放方式的复杂,而是在于四个交叉阵柱的灵力流动会变得杂乱不堪,如果没有高超的引导能力,是根本摆放不出来的。而且一看之下,锁魂大阵的阵柱是一个角朝上,一个角朝下的正方形。而锁魂阵却是一个长方形。

    现在这情况对于杨沁,真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旅游忘关天然气。看着眼前一圈圈正在不断刷新的紫色墙壁,杨沁已经放弃抵抗,抱着双腿蜷缩在角落里,度日如年。身上已经开始星星点点的飘起了绚烂的白色光斑,这是灵体外壳正在消散的征兆。一旦这些东西消散完毕,就等于已经被剥开了最后一层内衣,那么剩下的就只能是被人吞噬或者练成小鬼的结局。那老头的嘴角也在越发的上扬,虽然看着很慢,其实在现实时间里确是直接露出笑容的。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杨沁突然听到很远处传来一丝哞哞的叫声,很像牛叫,但是声音却异常的清脆,没有牛叫声那般深沉。跟着这声音又在离他们不到百米的地方响起,杨沁惊奇的抬起头,寻着声音望过去,就看见西南方一个黑点出现,而那老头也忘记了手里的动作,看向声音的来源。

    那黑色小点突兀的出现,却又突然的消失,两人正在想是什么东西出现了的时候,那东西直接就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准确的说,是出现在了锁魂绝阵的里面,杨沁和老头子中间。

    那东西有四条腿,腿的末端似乎是4只尖利的鸟爪还是什么爪子没看清。本来在灵体状态,看东西就模模糊糊的看的不十分真切,现在到好,这东西整个黑的就好像在一尊石雕上泼上了一瓶子墨水一般。但杨沁却看见那东西头上有一只螺旋状的尖角。头很大,没看见眼睛和嘴巴,有一团黑雾包裹着,整个黑的跟一片夜晚似得,让你有一种白天不懂夜的黑的感觉。那黑雾在这个阵里停了接近一秒的时间,跟着就出现在东方百米开外哞哞的叫唤了两声。

    然而就是这么一秒,杨沁觉得身上压力一松,各种不适都消失了。所有的感觉都回来了。跟着撞击在阵壁上,却没有在受到任何的阻拦便突破出去。杨沁回头看了看那个完好无损的阵法,和刚刚露出一丝惊讶的老脸,那惊讶正在逐渐变大。心有余悸的笑了笑,没有管留在阵中的张臻的神识却升起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向那黑色动物追赶过去。

    “追上了?到底是个什么?”我问道。

    “没有。”杨沁懒洋洋的回答。

    “没有?灵体那么快的速度,怎么可能追不上?”我吃惊的问道。

    杨沁当时以为自己能追上那东西,但她却忘记了一个设定,自己是在灵体状态下看见的那动物移动的,所以杨沁在灵体状态下的一秒移动速度和那东西一秒的移动速度完全不能比较。或者说那动物移动速度太快了,让在灵体状态的杨沁都感觉它就是在瞬移。

    杨沁沿着那动物的轨迹死命的奔跑,却发现自己离它越来越远。刚出昭山,就看见远处车尾灯稍微一闪,便消失在天边。

    “所以你也没弄清楚那到底是什么?”我问道。

    “我不是早给你说了吗?是麒麟啊,黑麒麟啊。”杨沁愤愤不平的回答到。

    “可是你不是说它一身的黑雾,你也没看清吗?”我点头问。

    “可以从它的角判断啊,不是麒麟,那螺旋角。。。那你说,那是什么。。。”好嘛,她把这个皮球踢回来了。

    “我从哪知道去啊?我又没见过这些,或者那真的是一匹黑化了的独角兽了?本来以为你是chu女,结果一靠近发现你不。。。喂,我的大腿内侧啊,别掐啦,我踩油门在。”

    杨沁追出昭山,没有在发现那神兽的身影。却突然发现天色已经变暗了,暗叫一声不好。跟着便快速摸回刚刚阵法所在地。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会,现在那阵法早已消散了。整个民房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而张臻那团神识正在那里毫无意识的打转。看来那老头子应该走了。而神识又是无法被销毁的,所以干脆懒的管他,让他在那里自身自灭算了。

    杨沁警惕的摸了过去,用老办法带上张臻,什么都没管,急急忙忙就往回跑。结果刚进暮云却发现身边一团红色的灵体正在自己身后2米开外的地方快速移动,看那样子是在追赶自己,却又碍于杨沁灵体的强大不敢靠近。这2灵体1神识就这么一前一后的在京深线上一路飞奔。

    刚跑到木莲东路上xx银行的屋顶,杨沁突然发觉自己不太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