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场景,正是医生心中所想的场面,只不过画面中却增添了一笔浓厚的色彩的伤感之色。

    坐在车里边的李佳也是潸然泪下,看到眼前的场面,或许触动到他内心深处的心灵,都说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这句话的确如此。

    我坐在驾驶座上,也是不由得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我也没想到一个毫不起眼的医生竟然有如此悲伤的故事,现在好了,这个故事即将到达结尾,只不过这个结尾到底该如何改写,就看医生自己的抉择了。

    我扭过头,看见坐在一旁,全神贯注把玩着手机的豆豆,也是不由得轻轻地叹了口气。

    李佳和我都是无声流泪,所以豆豆也没有察觉到什么,而我和李佳乡是一件。继续把目光看向远处的门口。

    躲藏在医生怀里的女人,一边哭泣,一边用手狠狠的吹着医生的后背,发现这这些年积攒在内心的愤怒,反而那个撕咬着医生大腿不松口的小家伙看到妈妈,用手使劲捶打面前的陌生人他咬的更带劲了,一边用牙咬,一边更是上手,在医生的腿上抓挠。

    站在原地,像一根木头的医生,只顾得流眼泪,根本就顾不上腿上的疼痛,倒是站在他面前的小孩子,咬得她越痛,他心里却仿佛吃了蜜一样甜。

    时间一眨眼的功夫已经过去了,四五分钟,女人哭得有些累了,她推开面前的医生,急忙把爬在腿上,像一块橡皮糖粘着的儿子拉了过来,他看着面前的医生说道:“这些年你知道我到底怎么过来的吗?我带着孩子,含辛茹苦的把他养大,可是你倒好,连一句话都没有,这些年你到底去哪儿了?”

    “你知不知道我心里有多牵挂你,你知不知道当初我生下孩子的时候,我家里人是有多么反对,你知不知道差一点我父亲就跟我断绝父女关系了,你又知不知道?我每天过得犹如刀绞般的生活?你知不知道……,呜呜……!”

    女人心中压抑的痛苦仿佛找到了宣泄口,大声的朝着面前的医生,厚道而医生什么话也不说,一把,把女人抱在怀里紧紧抱着不松手,而一旁的小家伙顿时有些不开心了,开始用他的小脚朝着医生的大腿上狠狠的踹去,而医生仿身置身于两个人的世界,完全不顾一旁的小孩子,只顾把面前的女人紧紧的抱在怀里,而女人在他的怀里拼命的挣扎,可是到最后怎么也逃脱不了医生的束缚。

    面前的医生看似身形单薄,可是身体中蕴含的力量确实让女人迫于无奈,只能放弃抵抗,而一旁的小孩子或许是因为打得有些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只不过那双明亮的眼睛带着些许的愤怒,恨恨的看着面前的陌生男子。

    女人倒是一直趴在医生的怀里,久久不说话,而那个小家伙倒是不干了,他从地上爬起来,撒腿就往里边跑,没有一会儿的功夫,小家伙带着两位上了岁数的。老人朝着门口走来。

    医生和他的女朋友紧紧的抱在一起,突然间,医生感觉到了什么,抬头一看面前的年迈的老人,正是他口中的师傅,顿时间他急忙收回了双手,呆呆的站在原地,仿佛遭受了晴天霹雳一般,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甚至都有些手足无措,站在原地就好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样。

    而被小孩子带出来的两位老人,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嘴上还带着丝丝的微笑,但是看到面前。不打招呼,突然冒出来的男子,顿时间两个老人的面孔严肃了起来。

    站在。老人身边的妇女。把一旁的小孩子抱在了怀里,朝着里边走去,而门口只剩下医生的师傅还有他师傅的女儿,她们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

    我正在朝里边,明显看到医生喉结蠕动了一下,他想要张口却说不出话来,倒是面前的老人拿起拄在手里的拐杖,狠狠的朝端面前,医生的身上抽打过去。

    站在原地的医生,根本就没有躲闪,任凭老人手中的拐杖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身上,医生疼的呲牙咧嘴,可是他嗯是憋着嘴没有吭一声,而老人看到男子没有任何的面部表情还以为打的不疼,顿时间,双手握起拐杖,抡圆了,朝着男子的腿上狠狠的抽去,而就在这时,突然站在一旁的女子快速的挡在了医生的面前,而老人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拐杖却已狠狠的抽打在女人的后背上,女人痛的叫出了声。

    站在原地的医生急忙把她抱在了怀里,女人。却根本没有哭,而是带着满脸的笑容看着面前的医生伸出她那惨白的双手,捧着医生的脸。呆呆的凝望着。

    老人气愤的把拐杖一扔,身体斜靠着门框,蹲坐了下来,看着面前的情景,他双手插在头发里,狠狠的拽着他,那早已苍白的白发,嘴里却喃喃自语,却不知道在说什么。

    你或许是因为疼痛,让女人脸上多出了一丝痛苦之色医生连声询问,而面前的女人缓和了一会儿,这才逃开医生的搀扶站在了原地,两个人的目光看向了,靠在门框的老人儿老人抬头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知道这个时候是时候自己该登场了,不然场面真的是太尴尬了,医生甚至连准备的话语早已经忘却。

    我在李佳惊诧的目光下,推开窗门,朝着远处的门口走去。我走到三人面前,咳嗽了一声,微笑的看着面前的老人说道:“你好,老伯!我是徐医生的朋友,实不相瞒我跟徐医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而且我前些年的时候也帮他查询过,只不过当时因为情况特殊,所以也就耽搁了,但是徐医生从来就没有放弃过,他一直在查询着令尊的消息。”

    “但是到最后连一点音讯都没有,他不得不放弃,他,以为是你们刻意的躲避着他们,孰不知你们都错了,你们在等待着他的到来,而他却在寻找着你们的住址到现在他知道了,你们住的地方却不敢上门拜访,怕打搅到你们平静的生活现在大家都在这里,你们有话就直说,把话说开了,以后不就是一家人了嘛?”

    斜靠在门框上的老人,根本就没有给我一点面子他冷声呵斥道:“谁跟他是一家子人,我告诉你,这辈子我们都不会是一家子人,我就算死我也不会愿意他们两个在一起,你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就在这里指手画脚,你知不知道我女儿已经等了他几个年头了,他们两个生的孩子现在都能打酱油了,你说他对得起我女儿吗?她对得起我们全家人吗?”

    站在一旁的医生看着面前咄咄逼人的师傅,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说他这些年痛苦的经历,倒是一旁的女人含情脉脉的看着紧紧拉着自己手的医生,不用过多的言语,从他看见医生的第一眼,所有的痛苦,所有的不开心全都抛之脑后,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只想跟医生待在一起,跟他过着下半辈子幸福的生活。

    我没有恼羞成怒倒是淡淡一笑,看着面前的老人劝慰到,“老伯,您这话说的确实有些伤人了,徐医生这些年的经历我也了解过,他确实一直在寻找,只不过当初您不同意令尊跟他呆在一块儿,我想也是有原因的吧,但是既然他们已经修成正果,是缘分把他们连在了一起,你强行把他们分开,不就造成了牛郎织女的结果吗。”

    “现在你看他们两个郎才女貌,难道是多么合适,你非把他们强拆开来,这倒是苦了孩子,你总不能让孩子长大了,没有爸爸,凡事都要思考清楚,不要因为一时的气愤,一时的冲动,造成不可挽回的结果,您家里边就一个女儿,徐医生也跟我说过,况且也是医生家里边无牵无挂。”

    “他好几次还萌生出了自杀的冲动,还是他的好朋友及时拦住了他,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他一直想要得到您的允许,甚至说他连婚后的新房都已经安排好,现在他也有安稳的工作,月收入也是非常的高,在香港这个地方,足以让他们三口人安稳的生活。”

    “所以现在您要是愿意,就给他们一句痛快话,让他们两口子分开了这么多年,我想他们应该有很多话要说,并且最关键的是,只要您同意,我想您立刻就能多出来一个儿子,徐医生,他家里边没有老人肯定会入赘到你们这边,到时候您和阿姨,以后的生活不就有人照顾了吗?这倒是两全其美,您不妨好好考虑考虑。”

    我说的有些婉转,就连徐医生听得都有些云雾飘渺,很多都是一些根本就不着边的话,但是既然学生愿意捅破窗户纸,那说明他已经做好了准备现在只等眼前的老人开口说上一句话。

    而我的话说完之后,站在一旁的女人更是紧紧的把医生抱在怀里,尽管她这些年吃了很多苦,但是看到医生的第一眼,所有的痛,所有的伤早已愈合。

    爱情这个东西可真是奇妙,让人牵扯,却又让人难以忘记,任何人沾染上,就仿佛难以割舍的毒药,每天每刻每时,每分每秒,没有爱情的注入,就仿佛没有雨水浇灌的花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