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已经说过了,只要他的师傅愿意出手,咱们的豆豆有可能在半年期间完全康复,这也是医生大概给我说的时间,所以我们两个都要做好到持久战的准备,别到时候你给我掉链子!”

    我说完之后看向李佳,现在的李佳哪里会拒绝,一听到有治疗豆豆的计划他当然是一百个,一千个愿意,不等我话说完,他就急忙打断到,“哈哈,您就别说了,咱们要不现在就走吧,孩子我们两个都吃得差不多了,反正我们两个也不饿,一切都以豆豆的病症为先把这孩子最近看起来确实有些闷闷不乐的,看样子应该是病情有些恶化了。”

    “虽然不是外伤,甚至说内伤,但是心理上的疾病,确实要早点治疗,不然到时候长大了,有他个人的思想,那到时候支起病来,却是非常的麻烦,现在他还小,什么也不太懂,一会儿咱们就商量一下看到底怎么安排,你刚才说的,我举双手双脚赞同,你说吧,我该怎么办?只要能治好豆豆的病,让我怎么样都行!”

    我看着李佳一本正经的样子,确实让我不由得苦笑的摇了摇头,我从未见过李佳如此认真的模样。

    并且她这一次为了豆豆,根本就是压上了自己的全部,别看平日里她不怎么收拾家里边,其实他心里想的比我真的是多的太多了,都说女人的心思细微不至,的的确确和其他人口中说的一模一样。

    我笑呵呵的看着李佳笑到,“你先别着急,刚才我已经跟医生商量过了,我跟医生刚才也没怎么吃,况且这还是中午饭,下午正是需要耗费体力的时候,你不让我们两个吃饱到时候怎么开车怎么去他师傅家呀,孩子那边,你就只管开导他就行,到时候你尽量控制孩子的情绪,别让他出现其他的问题,我请的这个医生之前也帮助我的女儿治好了病症,手底下确实有两把刷子。”

    “所以到时候他要是做出一些让我们感到惊奇的事情,你到时候也不要惊讶,咱们要全力配合医生的工作,尽量在短时间内把豆豆的病治好,至于其他的,我也就没什么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不让豆豆这个小家伙,一会儿就怀疑了!”

    李佳乖乖的点了点头。紧紧的跟在我的身后,我正准备推开门进入包厢的时候,突然听到里边小孩子悦耳的笑声。

    我和李佳顿时一阵,根本没想到,短时间内,医生竟然和豆豆竟然聊的这么开心,我轻轻地扣动包厢的房门,而医生走上前,把门打开,看到我们两口站在原地,微笑的点了点头儿,豆豆这个小家伙正在包厢里乱跑,手里边拿着一个小玩具,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看到医生开心的模样,顿时明白了过来。

    我和医生一边聊着天,说着一些无关的话题,吃着可口的饭菜,而医生的神色时不时的看向豆豆,而豆豆都是俏皮的给医生扮着鬼脸,自己一个人笑得非常开心。

    中午的饭在孩子的笑声和愉悦的气氛中度过,这次吃的倒是非常的饱,而李佳吃完之后直竖大拇指,没想到这里的火锅倒是非常的美味,比我们之前在其他地方吃的火锅都要实惠,并且人家做出来的味道也是非常的独特,虽然价钱有点贵,但是既然出来吃饭,那就不要可惜钱,都说钱是王八蛋,没钱咱在赚,但是对于一个乐观而且积极向上的人来说,钱确实在生活中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虽然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但是用钱衡量的东西确实不怎么样,只有那些用钱办不到的事情才是最珍贵,最值得珍惜的。

    李佳拉着豆豆的手,朝着外边停靠的车辆走去,而医生来的时候打的是出租车,所以这次车上所有的座位坐得满满的,而豆豆和李佳坐在后座位上玩耍,我和医生坐在驾驶座和副驾驶上聊天路上的时候。

    我瞥了一眼后视镜,看到后边的豆豆,笑呵呵的说道:“豆豆,咱们吃饱喝足了你这个叔叔想邀请你去他家里做客,你看你要不要去呢?叔叔刚才可是跟我说过了,叔叔家里边有很多的玩具,而且家里边还有一个小朋友,你们到时候可以玩哦!”

    而坐在副驾驶上的医生,也是扭过头看着正在后座位上玩耍的豆豆。微笑的说:“豆豆叔叔家可是有很多好吃的,你要是去叔叔家的话,我把好吃的都给你拿出来,我儿子也在家里边到时候你们两个可以一块儿玩积木,也可以一块儿玩赛车,对了,我家里还有一个专门买来的赛车跑道,你们到时候可以一块玩哦!”

    坐在豆豆旁边的李佳也是煽风点火的看着豆豆说道:“豆豆,妈妈今天可是要去叔叔家做客的,刚才咱们也吃过饭了,不如去叔叔家玩一会儿好吗?”

    我们的目光都看向了豆豆,当时把豆豆看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刚才还有跟李佳玩得十分开心现在倒是有些纠结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们全车人的希望都寄托在豆豆的身上,只要这个小家伙愿意,那我们就立刻改变路线,朝着医生的师傅家走去。

    而我把车速逐渐降了下来,就等着豆豆的一句话,虽然李佳身为豆豆的抚养人,只不过现在的选择权还在豆豆的手里,他要是不想去,恐怕没有人能拦得住他,这个小家伙可是非常的激烈,有时候他要是不想做的事情,别说是十匹马,就算是二十匹马也拉不回来,跟李佳一个性子非常的倔。

    我时不时的扭头看豆豆一眼,而他一直静静地坐在后座上不说话,甚至连眨眼的动作都非常的少,我只能略微摇了摇头,李佳朝着我们示意了一下,随后医生和我急忙收回了目光,就在我们都以为豆豆不愿意去的时候,突然豆豆淡淡的的说:“我……我愿意!”

    寂静的车厢,回荡着豆豆的话语,坐在一旁的李佳倒是听得清清楚楚,她一把把豆豆抱在大腿上,看着豆豆那明亮的双眼,激动的问道:“豆豆,你再跟妈妈说一句,你刚才说的什么?”

    豆豆还以为做错了什么,羞愧的垂下头,用蚊子般的声音嘟囔道:“我……我愿意,我愿意,妈妈!”

    本来刚才还死气沉沉的车厢顿时间。爆发出了热烈般的掌声里家和坐在副驾驶上的医生都是给豆豆鼓掌,虽然豆豆不明白到底是为何事,但是看到立家还有医生都在为他鼓掌,他顿时心中仿佛被什么东西充满,又一次自信的抬起了头,豆豆把目光看向了我。

    而我从后视镜上看了一眼坐在李佳腿上的豆豆,笑呵呵的说道:“豆豆好样的,叔叔,刚才可是说了这次把全部的家底都给你拿出来,他家里可是有很多好吃的,咱们这次把叔叔的东西都带到家里边,好不好?”

    这次豆豆回答的倒是斩钉截铁,“好!”

    坐在一旁的医生,拉着一张苦瓜脸,苦笑的摇了摇头,而我和李佳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一车的欢声笑语伴随着西来的微风,飘散的很远很远。

    在半道的时候,为了表达我们的心意我特意停下车子,在路边的大超市买了几箱营养品,一些事,老年人的补品,另一些就是咱们给孩子带的奶制品。

    像医生师傅这样的年纪,恐怕已经不再担心家里边的情况,他现在最期望的就是他们两个老人的身体状况,另一方面就是孩子的健康,带礼物可不能仅仅给老人带,还需要给孩子带,就算没有给家里边的老人带,但是给孩子在也是一样的,因为老人根本就不会计较什么,只不过要是给老人带,没有给孩子带的话,老人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边却对你降下了一层好感。

    而医生也想要给他的师傅带点礼物,但是看到我已经买了一大堆,后备箱里已经放不下去,医生只能无奈的站在原地,看着车子发愣。

    我虽然不知道医生跟他师傅之间到底发生了怎样的矛盾,但是从他刚才发愣的样子来看,我想应该非常的严重,或者说他和他师傅之间的矛盾,确实是时候该好好的谈一谈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能把本领教给徒弟的师傅。毫不客气的说,跟自己的父母并没什么差别。

    我站在医生旁边,微笑的说道:“要不这样吧,一会儿我把东西给你,带着东西去见你的师傅,要是可以的话,我跟孩子在下车,不然到时候我们一大堆人直接进去,恐怕影响不是太好总得给你师傅面子吧。

    不然我们要是直接硬生生的闯进去,恐怕你师傅就算嘴上答应,肯定心里到时候也是非常的不舒服,你先跟你师傅好好的谈一谈,等到你们之间的矛盾解决的差不多了,等改天我请你师傅到家里人出来,咱们好好的吃上一顿,聊聊天,其他的什么都过去了。”

    医生看了我一眼,暗自苦笑的嘲讽自己到,“康总您还是对我师傅不太了解,我跟我师父之间的矛盾,根本就不是一顿饭两顿饭能解决的实话跟你说吧,如果说,您要是请我师傅家里人吃饭,恐怕我只能回避!”

    “哦?这……这到底是为何?”我不解的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