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阵调侃倒是让上官婷婷有些羞得抬不起头,其实事情的起因和经过,我看婷婷头一次露出这样娇羞的表情,让我不由得调侃了几句。

    随后我们两个草草的吃完饭,而医生本来想要让我在医院里住上几天,但是都被我拒绝,一旁的上官婷婷本来想要阻止我的,但是看到我心急如焚的样子,也只好作罢。

    我抬头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下午两点多,我拿出手机查看了一下机票,发现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有一趟飞往香港的班机?我急忙订了一张,忙完之后,微笑的看着旁边的上官婷婷。

    上官婷婷还是那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只不过看我的眼神倒是充满着一丝柔情,她淡淡的问道:“机票你都订好了吗?下午要不要我送你?”

    “别了吧,反正又不是生死离别,以后等我们有时间了再去,但是公司出现的事情可能有些重大,我必须要立刻赶回去,这几天在你这里也够忙的,让你跟着我操心,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感谢你了。”我客气的说到。

    “切,行了,你也别在这里跟我说一些客气的话了,咱们俩谁跟谁要不是你救我一命,恐怕我现在都不会站在这里跟你继续说下去了,既然你公司有事,那我也不拦你,要是以后来了大陆尽管给我打电话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都能帮你解决掉,但是前提你也知道的,我这个人有底线的,栽赃枉法的事情,我绝对不会管的。”

    我呵呵一笑,“你还不知道我吗?我怎么会干那些触犯法律的事情呢?另外你跟你队长请的假也够长的了,你要不下午早一点回军队吧,反正我一个人也挺好的,正好没事,可以在大陆这边转转要是你这个大美人陪着我,恐怕到时候又会有许多异样的目光盯着我,美的我,整个人都有些不太好了。”

    表面上倒是有些拒绝,可是话里的意思上官婷婷还是听得非常清楚的,她知道我是在拍她马屁,而上官婷婷只是淡淡一笑,也就没有接我的话。

    一路上,上官婷婷在一旁开着车,直接把我送到了机场,我们两个处在机场的大厅里,我这次来的倒是匆忙,什么也没有带,只是提了一个公文包,至于其它的也就一部手机,但是因为上次自己的冲动,造成了那个手机已经提前退休。

    所以上官婷婷特意给我买了一部新的,本来想要给她钱的,但是她不要,我只好作罢。

    我们两个都不是同一路人,再说了,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事情,不能所有的*都告诉对方,互相都有各自的小空间。

    我也不便打扰,我们站在原地看着对方愣了好久,我慢悠悠的张开双臂而上官婷婷站在原地,有些纠结,她低下头,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事情大概过了五六秒她这才慢慢的朝着我走过来。

    我上前一把把她抱在怀里,上官婷婷感受到我那强有力的心跳,她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但是我知道我们之间没有所谓的爱情更没有超越男女之间的关系,我们也就是好朋友之间单纯的一个拥抱,除了这个,也就没有其她的意思。

    我低头嗅着她那乌黑的秀发,上边还残留着洗发水的味道,我们两个紧紧的抱了两分钟,而我也感觉到上官婷婷的浑身有些发热,看样子她应该是第一次与一个陌生男子拥抱。

    这或许也就是她的第一次拥抱,也就这么草率的给了我,我轻轻的把她推开,笑呵呵的说道:“既然这样,时间也不早了,你就赶紧回去吧,别一会儿,天色晚了,回去也就不太方便,我看你们这边堵车也堵得挺严重的,我一个人在机场,没事转转,你就不用管我了,反正有你这个大姐罩着我出了事情我一定会给你打电话的,我可是不会客气的哦!”

    上官婷婷一个白眼飘过来,我倒是笑嘻嘻的挠挠头,而她的一记白眼到时引来不少欣赏的目光,驻足观看的男性乘客们,眼神时不时的打量着上官婷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位大明星,其中还有几位蠢蠢欲动,想要走过来问上官婷婷要签名,可是她浑身冷若冰霜的气势,倒是一下子把那些。乘客们给镇住,不敢再往前走上半步。

    我玩味的看着上官婷婷,她倒是毫不在意,甩了一下乌黑的秀发,直接转过身朝着。外边停靠的汽车走去,我只能站在原地,直直的看着她,一步一步离我远去。

    我们之间或许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也有很多,让人感到质疑的关系,但是我们双方都知道,我们都在刻意的保持着关系,因为我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而且人家的家族也不是我这么一个小人物能攀得上的,所以事情和关系也就不了了之。

    孰不知上官婷婷在走向汽车的那一刻,晶莹的泪光从眼角滑落,上官婷婷也是一愣,今晚擦了一下眼角,加快步伐。

    我站在原地,只能哀叹着,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的功夫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而这大半个月的时间里,我一直都在疗伤,虽然现在有些后悔,当初为上官婷婷挡下了一颗子弹,可是现在自己细细品味,感觉那一枪子弹挡的不太亏。

    至少以后自己来大陆,好歹有了一个靠山,虽然这个靠山也不算太靠谱,可是有总归没有强,另外也接下了一帮子仇人,我想按照王浩的脾气来看,这家伙应该属于那种有仇必报的人,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她一定会牢牢的记在心里,等到一定的时机,他必然会要狠狠的报复我。

    我现在惹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也不介意她他这么一个人误插进来,虽然他背景很大,可是光脚的也就不怕她们穿鞋的,大不了就是一死嘛,反正已经留下了种,以后的事情就让鬼去想去吧!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立刻赶回香港,前几天自己从手机上看到的一则新闻,的确震撼到了我,我也没想到上边的行动既然提前加快了速度市长直接被双规,最重要的事情是市长后边牵扯的人真的是太多,而我们黑虎帮也在其中,市长已经落马,那么接下来有可能就会朝着市长周围的亲信,甚至我们黑虎帮下手。

    我必须回去,立刻稳住阵脚,迎接暴风雨的袭来,现在的香港真的是太平静了,或许这就是暴风雨来临的征兆吧。

    我百无聊赖的在飞机场周围闲逛着,来来往往的乘客在大厅里穿梭,而时间在不经意间,悄悄的流逝,等我掏出手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半,我取完机票,按照工作人员的知识坐上了期待已久的飞机。

    装上飞机之后,我也就不再想别的,关上机,戴上眼罩,先美美的睡上一觉,不然自己到了香港,恐怕连睡觉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谁也不知道上边到底是怎么想的。

    她们会不会重新改写香港地下势力的篇章,或者我们就是那个篇章的开头者,在活着,我们也会成为这个篇章的祭者。

    飞机拔地而起,轰隆隆的噪声充斥于整个机舱,气压的原因让我有些喘不过起来,可是没有一会儿的功夫,飞机平稳的行驶在万米的高空中,我深深的喘上一口气。

    现在我坐飞机都有些阴影了,因为前两次的原因,现在我对飞机上每一个人都产生了非常强烈的警惕性。不知道为何,我看每个人都是像坏人,而出于这个原因,自己不有多大量了周围的人群,可是她们一个个懒散的坐在各自的座位上无聊着,打发着时间,这倒是让我不由的深深的松口气。

    晚上六七点的时候飞机已经平稳的降落在跑道上,我刚准备掏出手机,给林峰打电话的时候突然一亮黑色的奔驰越野停靠在我的旁边,我眉头一皱,不解的看着这辆车子,可是从上面走下来一位让我感到熟悉而又陌生的人。

    一名身穿黑色紧身衣的女子,带着墨迹镜款款的朝着我走过来,而我惊讶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欣喜起来,来的人真是小七,我也有些奇怪,这个小丫头这么长时间没跟我联系,怎么突然之间就出现在我的面前再说了她单独一个人怎么会有我的信息?

    她又是怎么知道我是做这一个班机,而且这个时候到的香港,这倒是让我有些疑惑,但是看到小七冷淡的眼神,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我试探性的问道:“小七,你怎么来了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找你,你到底跑哪去了?”

    小七淡淡的回答我,“先上车,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再告诉你,现在这里太危险了,不然这次我也不会亲自来接你!”

    小七的话更是让我产生了疑惑,香港虽然非常的复杂,可是好歹我也是黑虎帮的老大,而且手下还有几万号兄弟,怎么我到了香港,本来在我心目中非常安全的地方,现在一下子变得危险重重,这倒是让我非常的费解。

    可是我依旧按照小七的安排坐上了车子,小七默不作声的直接一踩油门,立刻离开了机场,就在我们刚离开机场了,一分钟之后,四五辆悍马长急匆匆的赶到了机场的大厅门口,从上面下来十几名彪形大汉她们的腰间撑得鼓鼓囊囊的,而过往的乘客不小心碰到了一名大汉,而黑色的手枪顿时暴露在空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