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疯子直接一口回绝道:“那你知道这次康老大为了我们的训练费了多少心血,费了多少资金吗?当初要不是康老大看上我们,我们怎么可能会站在这里,要不是靠老大聘请红龙佣兵团来帮助我们训练,你现在会成为这个样子吗?

    你还会有这个实力吗?你说话都不过脑子连知恩图报都不懂,何谈要过那种雇佣兵的生活,我们现在学的只是皮毛,你连枪都没打一下,你怎么知道你适应得了这种生活?今天打架就是因为我不服,我不服气你这样说!我不允许你侮辱康老大!不允许你侮辱黑虎帮!”

    疯子说完之后一副想要决斗的架子,眼睛通红,虎视眈眈的看着对面的十八号,十八号看到我之后也是略微低了一下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是没过三秒钟,仿佛充满斗志一样,继续昂扬着高傲的头颅,一点也不怂的看着疯子。

    这一时间陷入了无穷的轮环,我和红龙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他们说的话,或许这段时间,这些学员和红龙佣兵团之间培养出了感情,他们都非常向往于雇佣兵的生活。

    可是他们又曾知道雇佣兵每天都生活在刀尖上过着舔血的日子,他们又曾知道三天甚至一星期没吃上一口热乎饭是什么感觉?他们根本不知道就说出这样的狂言,我真的是当初有些看走眼了,对他们本来充满了期望,可是现在,一丝丝失望充斥着心田。

    红龙或许因为这些学员之间的尴尬,再或者刚才十八号说出了他心中的真实想法,红龙猛的一转身,拿起枪托,直接朝着十八号的下巴上就是一下,十八号,直接昏死了过去。

    我们看到这样的结果,倒是非常的满意,十八号身后的一帮子人,顿时仿佛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我站在原地,而疯子也是非常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才几十号人现在就已经发生了这么大的内乱,本来我都想要离开,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都不知道该何去何从,而这些学员是否该继续训练下去。

    如果真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我又该怎么做,本来我已经打算好这批学员,讲解训练结束之后就马上投入战斗中。

    只是现在一般的人想要跟着佣兵团离开,而一般的人想要继续留在我的身边等进退两难的地步,的确让红龙我们俩脑袋都变大了。

    我看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不如完美的解决,也算是对这些学员对红龙佣兵团的负责。

    我严厉的大声说道:“所有人十分钟之后立刻来这里集合,我有话要给大家说!”

    而红龙看到我的行为之后没有阻止,只是拉过来一名教官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不到十分钟的时候,我已经坐在一张椅子上,而面前一张非常简易的桌子,坐的整整齐齐的学员。

    非常认真的看着我,刚才被打昏过去的十八号,现在就坐在我的面前,他们分成了两拨人,一拨是跟着十八号的,另一拨人就是疯子带头的。

    而红龙也坐在我的身边,既然今天事情要解决,那就必须拿出来一个可以解决的办法,这样僵持下去不是问题,要是我早一点知道他们出现了这么大的事情,那我也可以早一点准备。

    看着面前斗志昂扬的学员们,我心中不仅感慨万分,可是刚才这些学员的所作所为让我感到非常的难受,但是现在我又不得不说我巡视了一圈之后,淡淡的说道:“我想知道你们每个人从最开始加入这个集训营,心中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而台下的学员们没有人回答我的问题,大眼瞪小眼,仿佛没有人情味儿的机器,不知道该做什么更不知道该说什么。

    既然刚才十八号和疯子他们两个都是两拨人的代表性人物,我开口说道:“那好,既然你们不愿意说,那咱们就让你们的领头人说话,你们看行吗?要是没意见,那先请十八号说一下他内心的想法,另外九号也做好准备!”

    我刻意的看了一眼就好,而他也是非常羞愧的垂下了头道是十八号直接站起身回答我的问题:“报告康老大,我从一开始的想法是想要把我本身的能力提升一下,我想变得更强,我想像红龙佣兵团的佣兵们一样,过着和他们一样的生活,我…。”

    十八号的话还没说完,我桌子上的茶杯直接飞到了他的脸上,杯子里面滚烫的热水少了他一脸,烫的他呲牙咧嘴,只是还是直直的站在原地,动都没动一下。

    我站起身,朝着他走过去,十八号还以为我要打他,十八号的眼睛一米,仿佛就像是死鱼一般,随便任由我打。

    令他没想到的是,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是想过雇佣兵一样的生活,那你知道雇佣兵他们泪水与血汗背后的秘密么?”

    十八号呆滞的目光告诉我,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大声的说道:“虽然我没有当过雇佣兵而且我也没有经历过战争,但是我非常能够深刻体会到他们的那种艰辛,长时间的战争让他们的神经都绷成了一条线,每天过着,于是纷争的生活,可是为了金钱,又不得不创造战争,加入战争。”

    “我不是想要说当雇佣兵的坏话,而是想说当雇佣兵真的很累,非常的辛苦,如果你真的向往,我不是不可以答应你,而是我辛辛苦苦把你从帮派中挑了出来,而又经过大量的时间投入大量的资金,想要把你们培养成一柄利剑,可是现在你给我的回报是什么?我就想知道多一点,请你告诉我!”

    十八号顿时无话可说,本来高傲的头慢慢的垂了下去,在主席台上的红龙看了我一眼,也是眼神中充满着一丝丝尊敬,我说的话的确说到了他的心坎里,他非常的清楚,更非常的明白,当雇佣兵不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那需要多大的勇气,更需要多大的决心。

    虽然黑帮和雇佣兵都是一样的性质,可是他们生存下来的几率非常的小,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工作,基本上只要一出任务,就有可能会出现伤亡,不出现伤亡,那是最好的。

    可是一旦出现谁也不知道会落到谁的头上,这种无形的恐惧最为致命,每次他们都是提前。疏导一下自己的心情,强大的心理才是他们制胜的关键。

    而我见十八号不说话之后看了一眼疯子问到,“那就请九号说一下你的想法!”

    而疯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道:“报告红龙队长,报告教官,报告康老大,我从一开始就是想要提升自己重新回到帮派,为帮派作出一点成绩,我不是刻意的想要表现自己。

    而是想要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这次的确红龙队长和教官们都非常的辛苦,只不过要是没有康老大,我们也不会有,现在更不会有眼前的情况,所以我不会改变我的主意的,我希望红龙队长和教官们能理解我!”

    本来我想接疯子的话,但是没想到红龙直接站起身,一边鼓掌一边说道:“说的好!要不是你们康老大在这,我早都想把你加入我们的佣兵团了,你小子我可是非常的看好我敢跟你保证,你要是经历过两三年的实战,你保准比我还要厉害!另外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大家想要加入我们红楼佣兵团,但是必须要跟康老大有保证。”

    “至于这保证,我想得有你们的老大来说!虽然你们都是自由的,但是你们现在身上的本领,虽然是我们红龙佣兵团的教官们给你们的,但是你们要记住,从最开始带你们来的人是康老大,是他带你们来的,所以这份恩情你们不能忘,不然在我的眼里,你们就是无情的小人,哪怕你们想要加入我们佣兵团,我们也不会接受你们的。”

    这个红龙的脑子转的倒是挺快的一下子又把太极打到了我这里,我脑子飞速的运转,看到。

    一动不动的十八号再看看他身后的一帮的人,我顿时间感觉心生无力,可是刚才疯子说的一番话,让我心情倒是好受了一些。

    既然红龙已经说了出来,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开口说道:“你们想要加入佣兵团不是不可以,而是我希望你们在加入佣兵团之前,好好的为自己的人生规划一下,好好的为自己的生命,为自己的家人想一想,你们只要一进入佣兵团,我想赢来的不是困难,而是无知的恐惧,不是我这样说。

    而是等你们真的成为了雇佣兵,你们才会知道这是多么的可怕,我丑话说在前头,既然你们想要进入红龙佣兵团,只不过我们必须要签订十年或者十年以上的合同。”

    “这不是我限制你们的自由,更不是在禁锢你们,而是我把你们从帮派中挑选出来,不是让你们为其他人服务的,而是想要你们为帮派做点什么。

    可是现在你们就这样离开,是不是太伤我的心了,所以这份恩情,我希望你们能回报,签订合同之后,只要帮派有事情,你们就必须立刻无条件的赶回来,处理完事情之后,你们可以随意的离开。

    这也是我对你们的要求,至于其他的我没有什么,但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做对帮派和成员有害的事情,要是让我知道,我们黑虎帮不会放过你们,而我想红龙佣兵团更不会轻饶了你们。”,而我说话的同时,私底下偷偷的打量着红龙。

    “凡是都有两面性,在决定之前你在说什么事情今天我要说的也有这么多,你们回去好好想一想,我并不是针对红龙佣兵团说的,而是针对你们自己,针对你们以后的人生说的,希望你们能理解我更希望你们能理解我的一片良苦用心,谢谢大家!”

    我的话说完之后,队列倒是呱呱的鼓掌,十八号也是有些愧疚的鼓起掌,他身后的人也是非常听话的应从,这让我的眼神头一次十分的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