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汤姆先生就像是骑虎难下,他不得不这样做,已经容不得他继续在我面前拿着鸡毛当令箭下去,虽然平时他干的一下小手脚,我都可以置之不理,但是这次我要说“不”了,老实人不是没有脾气,只是你不知道把他惹急了,你会有什么下场?

    我也是时候改改变了,香港也是时候改变天了,刺眼的猩红已经染满了半边天,落日的余晖不是永远的寂寥,只是为了新一天的开幕。

    香港之所以这么繁荣,就是因为有太多的国外经济和当地产业的催动,所造成的现象,经济的确非常的可观,但是要知道温暖而又活力的阳光下也会有照射不到的角落。

    一切的事情被赋予两面性,有好也有坏,好的方面人人得知,然而坏的邪恶的一面,知道的人又有几个呢?

    我面前的汤姆先生,战战兢兢的站在我的面前,他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要知道他的股东可是给他下了死命令,要是现在他突然给他股东回报我要跟他开视频通话,那可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就能说得通的恐慌,他有可能会面临被解雇的情况。

    可是如果他要是替我说话的话,恐怕他的股东也会对他产生一定的想法,结果有可能会成为肯定的事实,也有可能会成为他最后的结果,但是那都是不重要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他必须要把他的命给保护好,不然就算他没被解雇,没了命,那一切还有什么用?

    我倒是一点都不急,不紧不慢的坐下来挑着二郎腿,闲情雅致的看着面前的汤姆先生,刚才这家伙还傲慢的看着我,现在倒是这个角色突然反了过来,一时间让汤姆先生不知所措。

    有句话说得好,现代的你,我或许比攀不了,可是未来的你我又有谁说的算呢?

    别看汤姆先生刚在非常的牛气,但是现在还不是像孙子一样站在我的面前,大气都不敢出,我饶有兴趣的看着汤姆先生,他掏出电话,可是又装了进去,一来一回,反反复复,重复了十几遍,最后他也没拿定主意而就在最后一分钟的时候,他还是迫于无奈拨打了过去。

    “亨利先生,香港黑虎帮的康浩先生想跟你视频通话,我……。”

    但是令汤姆先生没想到的是亨利先生非常爽快的答应下来,“你不用多说了,立刻跟我打开视频通话,我要跟康浩先生谈一下!”

    而刚才汤姆先生打电话的时候开的扬声器,所以我坐在旁边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汤姆先生很快的按照亨利先生所说的去办,汤姆先生住的这家酒店自带的有一系列的投影设施。

    完成之后,汤姆先生恭恭敬敬的把我请到一个小屋子里,而投影仪里坐着一位年迈的老人头发早已花白,但是却打理得非常整齐,一根根银白色的头发仿佛就像是人世间中的智者。

    我们两个相视一笑,没等我开口,亨利先生倒是高兴的说道:“康浩先生,你好,初次见面!不知你近来可好?”

    我倒是耸了耸肩。微笑的回答道:“亨利先生,我倒是过得非常滋润,只不过看亨利先生您这个年龄跟你本人一点都不相符啊!”

    “好好先生着,要和从说起呢?”

    我开着玩笑说:“亨利先生您看起来虽然非常的年迈,但是你说话的语气和你本人的气质完全就像是40刚出头的中年男子,这倒是让我非常的惊讶,没想到原来这家公司的真正掌控人会如此……。”

    “哈哈!你没有想到我会是一个老家伙吧!但是哪都不是重要的,你也知道开公司,会浪费很多的精力,这也导致了我早些年间已经迈上了不惑之年,用你们华夏的话来说,现在的我可是半个身子都进黄土的人了!”

    我打了哈哈笑到,“亨利先生咱们也不兜圈子了,我就实话跟你说吧!”

    而我说话的时候故意扭头看了一下门口,站在门口的汤姆先生,看到我呢,玩味的眼神,顿时身子不由得猛的一颤,他还以为我要打他的小报告。

    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我笑着说:“亨利先生,您派来香港的代理人可真的不错,他的办事风格和方式倒是让我有些惶恐,要知道香港虽然不是我说了算,但是好歹有一半的江山是我所控制的,只是你这位代理人口气倒是非常的大,只是他的人品还可以,我觉得有必要好好的跟你们合作一下!”

    而投影仪里的那位亨利先生也明显的发现到站在门口的汤姆先生刚才发生的一幕,都说老奸巨猾,亨利先生算得上人精了。

    他卖着关子笑呵呵的说道:“只要考好,先生满意就行我们也只不过是暂时的,在香港待上一阵子罢了,具体的事宜我想汤姆先生都跟你说过了,只不过我们这边需要明确的答案,而且过程什么的都不重要,这些你我都非常清楚,但是我倒是非常对康皓先生的见解感兴趣,不知道你可否给我说上几句?”

    我眼睛一眯,看着投影仪里的亨利先生,真想一拳垂在他那满是皱纹的脸上,但是碍于面子,我也不好动怒,还是装作一脸不在意的样子。

    回答道:“既然亨利先生想听听我的见解,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实话跟你说,这段时间我跟你们公司黑名单上的吴月夫妇二人之间有非常浓厚的关系,她女儿是我的干女儿。

    我们很早就认识,也算得上好朋友,我知道你非常的疑惑,但是那些都不是重要的,至于具体的事情我也就不多说了,我现在就想听你一句痛快话!吴月夫妇二人是否能放他一马?”

    亨利先生倒是非常的会打太极,兜着圈子说道:“刚好先生,你要知道,金立对于每个公司来说都是极其重要的,不是我们公司不想放过吴月富,而是他们二人对我们公司造成的损失造成的影响。

    以及他们给其他人带来的一系列反响都是不可预估的,再加上他们现在逃窜到香港,而且那些机密文件虽然暂时的还有消息,可是想要尽快把这些机密文件给拿到手,我想恐怕会是一个难题!

    另外我们公司现在极其需要这个机密文件,从刚开始这个文件费他们夫妇二人的团队创造出来的时候已经开始了大量的投入,其中耗费的资金我也就不多说了,但是现在这个产品已经产生了非常大的缺陷!

    根据我们体验用户的反馈报告来看,这个产品有一定的副反应,而且最让我担心的是,如果这个产品处理不当,有可能我们公司会面临非常大的难题!”

    “你我二人都互相包涵,互相体谅,不是我不放过他们,刚才我也已经说过了,这个机密文件,我们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它拿回我们的总部,另外尽快时间内把它给完善好,如果说吴月夫妇二人要是对公司还有一点念想的话,我希望他们能到时候回来帮我们公司一马,这也就是所谓的戴罪立功吧!如果他们要是愿意的话我现在就立刻召开股东大会,商量一下,可以的话明天这个时候我给你答案!”

    这个老家伙明显就是在跟我扯犊子,这个事情完全就可以由他来决定,非要召开什么狗屁的股东大会,真是让我有些费解,他完全就是这家公司的一把手还用的着,和其他人商量着来吗?我想这大可不必了,单单是他个人的能力,就足以震撼全部股东。

    对于亨利先生,我还是做过一些调查的,他白手起家,从最开始。一家便利店里打工到现在,一步一步的走过来,可谓是惊险颇多,而且遇到的危机也不是我们平常人能想得到的,在华夏这片大陆上,的确,官官相护,可是在国外情况大致如此,钱才是打开唯一的通道更是每个人可以沟通的信誉想要在任何一片地方站稳脚跟,那就必须要大量的金钱投入。

    而一开始,亨利先生根本就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倒是吃了不小的亏,而后来也就慢慢的上道,一步一步走过来,真所谓老江湖,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的确没错,我感觉面对亨利先生自己都有些绞尽脑汁。

    亨利先生说的每句话都是一个让人无法摸索的坑,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掉入其中,刚才自己真的是没有什么该想的,可没有什么敢说的,只能把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告诉他,我现在在自己的地盘上,能用自己的势力来镇压他会和他是自己唯一的办法,至于其他的,我还真的想不到。

    找老家伙,表面上说一套,可暗地里谁又知道他会不会做另一套呢。让吴月夫妇戴罪立功,帮他们完成未完成的工作,事情恐怕就有些说不得,更有些做不到事情,原本就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样,表面上平静无波,可是暗地里却暗涛汹涌,上位者与上位者之间的博弈,完全就不是我们平常中。我们之间的打闹,一个不慎,有可能会让自己损失大量的资金和财力。

    所以我对于亨利先生还是非常的谨慎和小心,他对于我来说,或许是一个老前辈在,或许就是所谓的老司机,而自己这个刚拿到驾照,挂着实习车牌的车主,在他面前完全就是没有可比性。

    但是自己还是有一些底子的,说话还能有血液,的确,他们的人现在在我的地盘上,他们想要做些什么,那就必须经过我的同意,要是私下敢偷偷的去做,被我知道,恐怕单单是面子上就有些说不过去,我这个人虽然贪财,但是不是不义之财都是一些大恶大贪之主,从他们身上搜刮的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