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件,这设施,堪比现场直播啊!

    刚才也幸亏刚才自己多带了两包烟,不然坐在这里还真不知道做些什么事情,我点上一支烟,跷着二郎腿,看着上面的应聘。

    而常州就坐在包厢的一旁,而那些元老们嘴里都叼着雪茄,该喝茶喝茶,该抽烟的抽烟,迟迟就是不说话,而气氛异常的尴尬,我在这边看的十分清楚,包间里的东西看的一清二楚,而且这些摄像头带一些特殊的功能,更是雪上添花。

    最后常州迫于无奈,只好站起身说道:“既然今天大家都来齐了,我有些事情要向大家宣布一下,我也想跟你们好好的谈论一下这件事情,咱们青帮到底该怎么抉择!”

    “客套话我也就不多说了,大家也知道我们青帮现在的情况,如今我们从最开始的几百人到现在的上千人,乃至以后的上万人,我想这或许对于我们青帮都不是一个难题,只不过现在大家都知道,因为香港黑虎帮的原因,完全限制了我们青帮的发展空间。”

    “所以这些事情大家都十分的清楚,我今天之所以说这个事情,是因为今天黑虎帮的老大康号亲自来我们总部吃了一个便饭,而我们恰好就谈到了此事,我虽然是大家选举出来的,但是我也有义务想要把自己真心的事情告诉大家,当初我们也是共同联手,打造了如今的青帮,大家也知道实所不易,非常的艰难,至于过程,我也就不多说了,我只是希望大家能好好的想一想。”

    “我也不瞒你们,黑虎帮的老大确实有意向想要收服我们青帮,但是我当时根本就没有答应他,因为青帮不止我一个人的,是大家共同创造的,我根本就没有那个权力,之所以今天把大家招集的这么匆忙,也希望大家能理解,至于这件事怎么考虑怎么处理,也要看大家的意见了,我个人的意见暂时的保留。”

    常州的话刚落地,明明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喝着茶的元老,脸色非常的不好看,非常的凝重她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场中,说道:“你说的非常对,的确,青帮是我们大家共同创造的,虽然你现在是青帮的帮主,但是也是大家选举出来的很多事情,你个人也没有非常大的抉择能力,你今天能把我们叫来,确实非常的明智。”

    “我因为你刚才说的那个事情我想对于我们穷人来说,或许是一个不小的麻烦,但是你要知道,如今的黑虎帮已不复当年的威风,他们只不过是掉了牙的老虎而已,没有什么好怕的!”

    那名气势汹汹的元老继续说到,“咱们都是后者居上,你要知道,咱们青帮发展的势头非常难忘,而且咱们的事情也比他们黑虎帮的强,咱们兄弟的能力也是没得说了,再加上咱们也有那个能力,敢跟他们黑虎帮碰撞要是咱们现在就被这个黑虎帮给收服了。”

    长老越说越慷慨激昂,脸上的肥肉随着他说话的语气变换着形状,没想到长老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接着上边的话继续说,只是旁边的常州有点不乐意了。

    “那咱们当初创立和青帮还有什么意义,我你或许把黑虎帮想的太牛逼了,他们现在根本就不算什么,我听一些小道消息说他们很火爆,现在内部十分的混乱,已经产生非常大的矛盾,而且据有关人员说,黑虎帮或许要不了几个多月,他们有可能会面临全面崩盘!我想到了那个时候就是我们青帮最鼎盛的时期!”

    而这名元老的话带动了周围座位上的元老们壮志雄心,这些话确实听起来激情昂扬,只不过在我的耳中连一张擦屁股纸都算不上。

    我看来青帮的内部还真是有许多喜欢作死的人,根本就不知道现在他们是什么情况,居然还想挑战我们黑虎帮的尊严,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我耐下心来,继续观察着面前的屏幕,而常州坐在一旁也是听得有些热血,可是想到我跟他说的一些话之后,顿时仿佛一只瘪了气的皮球。

    他无力的站起身回应道:“刘哥,你说的非常对,当初咱们也是因为要取代黑虎帮为目的,创建了如今的青帮,这确实是一个非常的好的想法,但是咱们现在要符合实际来行动,以咱们钱包目前的实力来看。

    咱们根本就不是香港黑虎帮的对手,恐怕咱们只要敢跟他们作对,要不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人家直接就能把咱们给一窝端了,我想你对于黑虎帮还是没有足够的了解,根据我的调查来看,他们跟市政府的一些官员都有非常密切的交往,再加上他们在人数和实力上都比我们更上一层楼。”

    “我们现在拿什么比我们要人没有人,这完全就跟他们没得比,你觉得咱们要是继续干,等下去对我们青帮有利吗?你可别忘了香港可不止我们青帮一家独大,跟我们相同的事例可不少的,你说万一人家黑虎帮和其他的势力勾结起来,联合搞我们,你觉得咱们青帮以目前的实力能撑下来几天还是说你觉得想要跟黑虎帮现在就闹掰?”

    而常州又把这个皮球抛给了那个自称刘哥的元老,他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他旁边的那名元老直接站起身,神秘的笑道:“常帮主,我想你现在还是对于香港不太了解啊,刚才刘哥不是说过了吗?

    黑虎帮现在也是强攻之路他们虽然是香港的地下老大,可是你要知道,香港可不是他一家独大,他可以拉拢其他的势力,那可不代表咱们不可以拉拢其他的势力,只不过现在咱们结盟的势力过于庞大,我怕到时候不好管理而已。”

    “我希望咱们能暂时的休养一段时间,等到时机成熟,咱们就和其他的势力联合起来,一起搞垮黑虎吧,别看他们势力大,就算他们有再多的人脉,那咱们到时候私底下阴他们一把,我想以他们目前的情况来看,恐怕也会受不了!”

    “而且最关键的就是,只要咱们偷袭成功,那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好办多了我最近听说倭国人和黑虎帮还有非常大的矛盾,他们帮派的老大靠手下的公司也将即将面临倒闭。

    据说倭国人已经联合其他的公司强势打压,好好手下的那名公司,现在他们已经差不多了,万一能跟倭国人合作,或许也是咱们的一个好事情,我们何不像倭国人抛出橄榄枝呢?”

    “我们到时候也可以和他们合作一把,把黑虎帮赶出香港,甚至把他们灭在香港,那么接下来的局势也就一片大好,完全就是我们的天下,那个时候我想咱们就算想要在做点事情,那都无所谓,香港的地下势力完全就是我们的地方,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想怎么制定规矩,就怎么制定规矩,这何乐而不为呢?为什么现在我们把事情想得这么复杂,难道不觉得累吗?”

    我在这边一直在观察着包厢里的事情,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些元老们还真tmd作死,看来自己想要真的收服青帮的话,或许这些元老们都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只不过这具体的情况还要等常州忙完之后,自己好好的跟他坐下来谈一谈。

    他的内心早已动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家伙已经慢慢的朝我这边倾倒,他或许在青帮中也有些苦不堪言,有很多话都没法说,只能暂时的忍受下来。

    要知道他在大陆完全就像适应条丧家之犬,迫于无奈,跑到了香港,而短短的时间内就拉扯起这么庞大的一个青帮,这完全就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是好几个人的功劳,是她们联合创办了青帮,当初自己的想法或许非常的准确。

    那名元老说完之后常州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不愿意,要知道和平对于香港来说,那根本就不存在,只有无尽的战乱,无尽的争吵,无尽的勤奋,才有如今的老大。

    常州心中所想,我或许能领略到一点,他现在只想安安心心的把香港的局势稳定下来,把青帮以后的路规划好,而不是像这些元老们坐在这里,空口说大话,他眼神中充满了鄙夷。

    可是他又没有什么办法,青帮又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完全就是这些元老们一口表决的,如果要是现在换帮助,那根本就没有他的事情,别看他平日里手底下的小弟们都是一口帮助主,叫得非常亲热,但是给他面子的人又有几个呢?

    他只不过是一个有名无权的帮主,而这也已经让常州感到十分的厌烦。他坐在帮主这个位置上已经很长时间,但是很多事情他都不能及时的处理掉,必须还要跟这些元老们商量,不仅麻烦时间,还让他感到十分的愤怒。

    长时间的积累也让他心中对于这些元老们产生了许多愤怒,而这些愤怒的背后完全就是常州那扭曲的心理,只要他心中住的那个,他能完完全全的占据他的身体,我想到时候到常州,大杀四方也不是什么问题。

    而后这些元老们,你一言我一句开始争吵起来,坐在一旁的常州倒是像一个认真听讲的小学生坐在一旁,紧紧的不说话,看着这些元老们争吵。

    而我从屏幕中都感受到了常州内心的怒火,要知道,常州也是一个非常有上进心的男人,他十分渴望那种一人在上万人之下的感觉,他之前在大陆的事业也是非常的庞大,他现在想回复以前在大陆的景象,可是现在看来如果要是真的这样做的话,只能选择跟我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