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觉得以常州的性格有可能会答应下来,只不过因为青帮的羁绊,让他一时间有些难以做决定,我想等到他们帮派的元老们都到齐之后,这件事情或许就会简单一些,到时候就算他不答应,其他人我想还是有明理的人。

    要知道在香港,拳头和实力才是硬道理,仅仅靠自己的一切和一些小手段,根本就不成大器。我已经朝着常州抛出了橄榄枝。

    他现在还在犹豫当中,看他的眼神恍惚不定,完全就是犹豫不决,他想等这些元老们来了之后,好好的商量一番,可是他的想法跟人家的想法-会一样吗?

    这根本就是让人非常失望的事情,他现在的这个帮主,也是这些元老们可以推举出来的,证明他非常的有实力,而不单单只是一个庸才,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出去收复常州的胜率应该非常的大,我也是胜券在握,希望能为李万恒和虎子他们读下一条捷径的道路。

    我本来不想这样做,可是突然冒出来的情况,也一时间让我产生了一些非常有意义的想法。

    我必须要好好护着他们两个,虽然非常的有能力,只不过在香港这个舞台上,他们要是想在短时间内拉扯起一批实力恐怕确实会有些难度,就算到时候自己把庵堂,还有疯子他们都让我去,只不过折磨合适你都会成为他们最大的困难。

    另外再加上最近香港一直都在处于打黑的时期,而且打黑的力度还一直都在加强。

    我平常要是不是因为一些太重要的事,我基本上都不会动用帮派的力量,因为这不仅仅会对帮派产生非常大的负担。

    而且市长哪边我也不好交代,要知道打黑一直都是市长抓的一方面,现在社会只要还有。人民的财产安全,不知不觉都已牵扯到打黑上香港有一半的事情都是因为黑帮的存在而导致事情的发生。

    黑帮在香港这个地方有利也有弊,只不过要看。执掌者怎么处理面前的局面。

    我笑呵呵的看着常州,“那行,既然你想等你们帮派的元老们到来那我就在这等着,丑话说在前头,他们不愿意也好,愿意也好,但是我想看到的结局就是你带着你手下的兄弟归顺我们黑虎帮,我想这是最好的局面,不然这段时间你的心血也就白费了,我不是这样说而是因为你也非常了解香港的势力,今天或者你就是香港的老大,可是明天最后谁又受得了呢?”

    “或许你的手下就被扔在大海,这一切谁都说不定,我们只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寄希望于自己的兄弟身上,所以这或许是一个非常好的忠告,也希望你好好的想一想。”

    没一会儿常州手下的元老们都将来到这个地方,这是他们帮派内部的事情,我也不好插手,我准备回避一下,我抬头看了一眼林峰,他也非常准确的点了点头,我点上一根烟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常州急忙跟上来,让手下的兄弟帮我们安排了一个包厢。

    而常州特意让他的手下买了一些饭菜和好酒放在里边,特意款待我们,我倒是一点都不惊讶,要是这家伙真的想清楚,我想最好的局面就是他们青帮归我们管理而以后也能有酒有肉。

    常州处理完之后,也就匆匆忙忙的朝着我们刚才坐的包厢走去,只留下我和林峰两个人坐在小包厢里,无聊的抽着烟,打发着时间,突然林峰说到,“康哥,你觉得这家伙会同意吗?我怎么感觉她神神秘秘的有些不太愿意呀!”

    我玩味的咧嘴笑了一声,“行了,你就不要太小了,他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那是人家的打算,咱也做不了主,我只不过给他提一个建议罢了如今的黑虎帮已不复当年的景象,我想你最近一段时间在帮派里最清楚不过了,所以我特别想找到新的道路,而不是永远的沉浸在香港地下势力老大的位置上,至于这个常州,让他自己思考去吧,刚才我也没吃饱,来来,咱们走一个!”

    而就在我跟林峰吃饭的间隙,几辆豪车开了过来,停在了酒吧的门口,随行的大约有十几号保镖人员他们穿着黑色的西服,而他们的腰间鼓鼓的,从他们每个人走路的姿势来看,应该都是练家子,而且手上的功夫还非常的不低。

    常州早已经在酒吧里等候多时,看到这些元老们来了之后,地方从酒吧里赶了出来,笑呵呵的迎上去,“大家都来了!那就里面请吧!”

    只是这些元老们显得非常的傲气,只是看了常州一眼,而后头也不回的朝着里边的包厢走去,身后的保镖人员也紧跟其后,这倒是让常州异常的尴尬。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挺大的,帮助这些元老们,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让他感到十分的气氛,其实从最开始的时候,他就有些想法,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心中的那颗本来躁动的心已经开始变得坚定了下来。

    而外面的谈话刚好被我无意间听到,自己刚才喝酒喝的太多,去上了一趟厕所,而这些元老们刚好到来,我准备低着头离开,突然走在后边的常州,看到了我,顿时眼睛一愣,我给他吃了个眼色去忙低着头离开。

    但是走在前边的几个元老,不经意间看了我一眼,但是他们没有察觉到什么,只不过想开一个无事生非的人一样,一点兴趣都没有,都不如他手里的玩具感兴趣。

    而我看到这些元老文都到齐了,而且从他们带的保镖人员来看他们应该对常州都有所地方,虽然表面上,他们把长途推举出来,当选青帮的帮主。

    可是他们私底下却对常州意外的地方,这倒是让我感到非常的惊讶,我还以为青帮十分的团结,但是从眼前的局面来看,或许这次确实是一个绝佳的好机会,我可一定要把握好。

    常州没有再说什么话,低着头跟在这些元老的身后,朝着包厢里走去,而包厢里早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腾出了一大片空地。

    就在我刚到包厢里的时候屁股还没坐着,就只见一名小弟推门而入,他恭恭敬敬地走上前说道:“康哥,常哥让我带你去监控室,他说有事情找你!”

    而跟着这些元老们进入包厢的常州,突然从包厢里走了出来,他拿起电话直接给我拨打了过来,而我就站在离他五六米远的地方,常州急忙眨了眨眼,我这才领悟到。

    我赶紧掏出手机,常州的声音有些冷淡,说话的语气有一丝慌乱,“康哥,你……你要是真的感兴趣的话,那现在让我的小弟带着你去监控室,我想你现在非常想看到里边的景象!现在我想得差不多了,要是你感兴趣的话,那你就去,要是不想去的话那就算了,等一会儿我找别人忙完之后我立刻去包厢里找你这件事情也非常的保密,没有其他人会知道的,你大可放心!”

    我不解的看着他,反问道:“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你这样会让我没有安全感,这无异于是在偷窥你们帮派的机密事情,要知道我现在可是一个外人,你就不怕我对你们帮派做出一些非常出格的事情吗?还是说你已经想好了?”

    而常州那边停顿了好久,他这才无奈的说道:“康哥,你要是真感兴趣的话,那你就去监控室吧一会儿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你也就不要再套路我了!”

    我嘿嘿一笑,朝着那边晃了晃手机,而后在面前这名小弟的带领下,朝地下室的监控室走去,而林峰现在还在包厢里,他现在还被蒙在鼓里,根本就不知道事情到底怎么发生的,为了以防万一,我也就没有跟他多说什么,只是跟他发了一条信息,让她在包厢里好好的呆着,我处理一些事情马上就回来。

    而林峰倒是非常的挺好,她也知道有些事情该为有些事情不该问,所以她也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包厢里。

    而面前的小弟带着我朝着地下的监控室走去,一路上倒是过了不少门禁,都让我对他们青帮的监控都是产生了一些兴趣,这都是非常的严格,而且我想这些监控对于他们亲们来说应该非常的重要吧!

    打开一道又一道的房门,突然一股潮湿的霉味迎面而来,里边明晃晃的吊灯让我晃得眼疼,一个个彩色的的屏幕挂在墙壁上,而旁边坐着十几位专门管理监控的相关人员,这名小弟走上前跟领班的人说了几句,而那名领班眼睛顿时一亮。

    领班待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什么,最后出于犹豫不决,而那名小弟眼神冷酷无情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那名领班最后迫于无奈,只好让相关人员把包厢里的监控调了出来。

    而里边专门配的还有语音,说是我在这边完全就能把外面他们的谈话听得清清楚楚儿,相关人员把监控调查出来之后,投射到一个大屏幕上,领班的急忙把这些相关人员带走,而诺大的监控室只留下我一个人,而那名小弟倒是非常的客气,轻手轻脚的把门关上。

    我自言自语的说道:“有意思!”